您的位置:必威 > 必威-美术 > 都说自己是诸葛亮的躬耕地必威,诸葛亮劝刘备

都说自己是诸葛亮的躬耕地必威,诸葛亮劝刘备

2019-09-15 08:59

49. 隆中对

49. 隆中对

《隆中对》描述的是中国东汉末年诸葛亮与刘备初次会面的谈话内容,因发生于湖北隆中(今湖北襄阳一带),因此后世称之为《隆中对》。刘备谋士徐庶向刘备推荐诸葛亮,称其为潜伏在人世间的龙,并说“此人可就见,不可屈致”,建议刘备亲自拜访。刘备思贤若渴,三顾襄阳隆中之草庐,求见诸葛亮。26岁的诸葛亮与刘备进行了著名的“隆中对策”,他精辟地分析了天下形势,指出:曹操控制整个北方,实力雄厚,又因挟持献帝占有政治优势,无法与之抗衡;江东经孙氏三代经营,基本巩固,又有地理优势,不可窥视;荆州控制长江咽喉,是不可多得的战略要地,刘表昏庸无能,可从其手中夺取荆州,以此为据点,进而夺取益州;可采取东联孙权、北拒曹操的战略方针,等待时机以成就帝王之业。诸葛亮的宏论,使刘备彻底折服,诸葛亮也由此出山辅佐刘备。

是否抄袭?

其实早在隆中对提出七年以前,鲁肃就曾像孙权提出过类似的战略构想,名曰“榻上策”。鲁肃指出,汉室难复,应当坚守江东,待天下有变,先取荆州,再夺益州,站稳长江以南,伺机图取天下。可惜孙权当时并没有那么远大的志向,最多只是想行齐桓、晋文之事。鲁肃见这一战略构想难以实现,进而又改变策略,劝孙权借荆州给刘备,并制定了“联刘抗曹”的战略,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曹操对此战略极其忌惮,终其一生未敢再下东南。

那么隆中对是否抄袭了“榻上策”?不见得,当时的“榻上策”属于高层次对话,记录于史册,不会轻易被流传出去。况且鲁肃的这番言论并未被孙权采纳,还被老臣张昭斥责,更没有必要拿出来宣扬。
必威 1

《隆中对》通篇的重点就是吞并益州,而真实的行动和诸葛亮关系不大,首功也不是诸葛亮。前者有刘焉和刘表互相算计,后者有刘备和刘璋的互相算计,诸葛亮都是旁观者,并不是真正参与实施者。而《隆中对》里杂七杂八的什么联合孙权等等更是假的,历史真实是鲁肃先联合刘备而不是诸葛亮先去联合孙权。鲁肃来之前,刘备想去投奔吴巨。《隆中对》唯一可以相信的就是夺取荆州吞并益州而已,其他的全是诸葛亮自己润色加工。

庞统厉害还是诸葛亮厉害,从庞统的《襄阳对》和诸葛亮的《隆中对》就可以看出结论。

诸葛亮早年未出茅庐,却对天下形势洞若观火,除了其自身博览群书,才华出众之外,也与他选择的“卧龙”之地有密切的关系。卧龙岗位于其时的南阳郡,南阳在两汉时期,无论是在军事上还是交通上都具有重要的地位。诸葛亮自己在《隆中对》中即以开阔的眼界分析南阳所属的荆州形势:“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国。”选择南阳这样的地方来隐居,能够完全掌握英雄纷争,时局变动。

回答:

最直接体系《隆中对》添油加醋的证据就是刘备与庞统的对谈。【九州春秋曰:统说备曰:“荆州荒残,人物殚尽,东有吴孙,北有曹氏,鼎足之计,难以得志。今益州国富民强,户口百万,四部兵马,所出必具,宝货无求于外,今可权借以定大事。”备曰:“今指与吾为水火者,曹操也,操以急,吾以宽;操以暴,吾以仁;操以谲,吾以忠;每与操反,事乃可成耳。今以小故而失信义于天下者,吾所不取也。”统曰:“权变之时,固非一道所能定也。兼弱攻昧,五伯之事。逆取顺守,报之以义,事定之后,封以大国,何负于信?今日不取,终为人利耳。”备遂行。】庞统认为刘备夺取益州是从荆州荒废,人物殚尽的情势下考虑的,没有曹操赤壁战败,根本就谈不上什么“鼎足之计”。最关键的是,刘备强调自己毎与操反,最看重的是人心相背,庞统的回答最干脆也最实际:刘备综合了自己的特点和当时的条件才付诸于行动的,而刘备伐蜀没带诸葛亮,带的是庞统。此处绝不是《隆中对》里,诸葛亮侃侃而谈,刘备只说了个“善”就能完结的。诸葛亮《隆中对》里:【刘璋暗弱,张鲁在北,民殷国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将军既帝室之胄,信义着于四海,总揽英雄,思贤如渴。。。】然后,刘备只说了个,此处与庞统和刘备对谈相比差别很大。《隆中对》把刘备强调的信义全部忽略,刘备没考虑自己的特点没考虑当时的条件,连问都不问然后就说:然后他们两个就如鱼得水了。。。。。。拍电影也没这么拍的。

必威 2

襄樊古隆中遗址但是,看似定论的东西有时也并不可靠,关于诸葛亮故居隆中所在地的问题,半路上又杀出了个程咬金,湖北襄阳也出来一较究竟了。

隆重对策选自《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是刘备三顾茅庐之时,与诸葛亮之间的对话内容。此时戎马半生、前途未卜的刘备,怀着忐忑的心情,问计于尚且年轻的诸葛亮,而诸葛亮的一番对答,打消了刘备全部的顾虑,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

而到了曹操南下,刘琮投降,刘琦屯兵江夏之时,刘备的选择和部署与诸葛亮差别很大,诸葛亮想攻占襄阳与曹操争锋,而刘备弃襄阳而保江陵,让关羽先行占领江陵,而后与刘琦会和【别遣关羽乘船数百艘,使会江陵。】【先主斜趋汉津,适与羽船会,得济沔,遇表长子江夏太守琦众万馀人,与俱到夏口。】与诸葛亮口中的相比较,刘备确实是先做到了“不可争锋”,而诸葛亮反而忽略了江陵和刘琦。刘备保江陵会刘琦,做到的是“先为不可胜”此时谈不上夺取荆州的问题,而是保命的问题。而诸葛亮的做法只是印证了《隆中对》里的:【而其主不能守,此殆天所以资将军,将军岂有意乎?】。这里,刘琮能不能守还要看针对谁,而刘表能不能守还要看针对谁。刘备即便能打下襄阳,他也守不住。相比诸葛亮袭击刘琮,鲁肃的看法比诸葛亮实际的多,鲁肃认为恩信未立还不能占荆州【汉晋春秋曰:吕范劝留备,肃曰:“不可。将军虽神武命世,然曹公威力实重,初临荆州,恩信未洽,宜以借备,使抚安之。多操之敌,而自为树党,计之上也。”权即从之。】。此处不光是与曹操争锋的问题,更是人心相背的问题。与诸葛亮《隆中对》里解释“此诚不可与争锋”的理由差不多,诸葛亮说曹操是,这是骂曹操的,实际上是,更何况曹操有强大的武装为后盾,人心相背,刘备明显占下风。这种情况下,诸葛亮让刘备夺取襄阳和曹操针锋相对,此举与《隆中对》矛盾很大。

‘’襄阳对1‘’是投靠曹操的战略决策,“襄阳对2”是投靠孙权的战略决策,“襄阳对3”是投靠刘备的战略决策。

《汉晋春秋》记载说:“亮家于南阳之邓县,在襄阳城西二十里,号曰隆中。”这里的邓县不是今天河南的邓县,因为它在襄阳北面一百多里的地方,这个邓县的故城遗址在襄阳境汉水北岸十余里处。南阳郡和南郡、襄阳郡在汉代是由荆州刺史部辖的,东汉末年,则属于刘表的辖地。刘表当时虽然没有完全占据南阳郡,但其势力范围已伸展到了南阳郡的博望、新野一带,邓县更在其南,接近襄阳,在刘表的势力范围内。诸葛亮及其从父往依刘表,自然是居住在刘表的辖境之内。所以,诸葛亮的故居应在襄阳的隆中山中。

益州的地理条件决定了益州势力守不可出出不可久,如果不能迅速在关中建立牢固的根据地,靠益州支援是不可能持续发展的。后来诸葛亮与姜维多次北伐徒劳无功,就反复证明了这一点。

《隆中对》:意思是刘备不能和曹操争锋,然而,刘备途经襄阳时,诸葛亮劝刘备袭击刘琮,这一点和隆中对里的很相像,然而,刘备三顾茅庐时,刘表依然在世,对刘备猜疑防范【荆州豪杰归先主者日益多,表疑其心,阴御之。】此时的荆州还谈不上“其主不能守”,更谈不上诸葛亮隆中对里说的

“襄阳对2”是投靠孙权的方案:赤壁之战后,迅速占领荆州襄阳,再夺取益州之地。益州只派大将守卫,从荆州襄阳和合肥建安两地北伐,最后夺取江山社稷。

今天的河南南阳在汉代为“宛”。东汉末年宛城先为袁术的领地,后又为张济、张绣占据,到建安二年,张绣向曹操投降,宛城就成了曹操的势力范围。刘备是在建安六年奔依刘表的,他的三顾茅庐自然应在建安六年之后,可这时刘备和曹操已是面对面的敌人了,宛城对于刘备来说已成了敌境;而他却能够自由出入敌境,从容三顾茅庐,是很难合乎情理的。

但是,诸葛亮最后还是让刘备翻身了,并且初步实现了《隆中对》计划开启的基本条件,即控制益州和荆州五郡。这里最关键就是,诸葛亮下了一步棋,让刘琦,关羽驻守夏口重地,并让被曹操追击得一败涂地的刘备,依靠这块小小的地盘和区区二万军队为资本,和孙权达成了联盟,合作了赤壁之战,这也是刘备发迹的开始。所以,单从结果论,《隆中对》至少让刘备不再寄人篱下,并指导蜀汉建立了基业,这是诸葛亮的智慧。在施行过程中,利用刘琦,关羽占领了关键节点,更是诸葛亮的智慧。

更让人怀疑的是:这句话,当刘备全力与曹操在汉中对峙的时候,诸葛亮一反常态,甚至连当初劝刘备袭击刘琮抵抗曹操的勇气都没了。倒是杨洪驳回了诸葛亮:【先主争汉中,急书发兵,军师将军诸葛亮以问洪,洪曰:“汉中则益州咽喉,存亡之机会,若无汉中则无蜀矣,此家门之祸也。方今之事,男子当战,女子当运,发兵何疑?”】诸葛亮连争夺汉中都很疑惑,还谈什么?要知道,想出秦川就必须打下汉中。诸葛亮当初要刘备率领益州的兵去打陕西秦川,汉中都打不下还怎样出秦川?而刘备打汉中的时候诸葛亮居然疑惑了,去问杨洪要不要打汉中。难道是诸葛亮忘了当初跟刘备扬言的《隆中对》了?其实是,当初刘备与诸葛亮对话里,根本就没有什么这句话是诸葛亮后来自己添加的。陈寿顺手照抄诸葛亮集写进了三国志。

狡兔三窟,所以庞统要比诸葛亮想的周到些。而庞统是因为面相丑陋,被曹操和孙权所不予理睬,最后不得于才投靠刘备的。

综上所述,湖北襄阳的隆中更具历史的依据,而河南南阳的隆中更具人气,受到历代文人骚客的凭吊、吟咏。但是,历史名人的故居或墓地,在更多的情况下只是一个象征物。这如同中国各地的黄帝陵和昭君墓一样,是中国人特殊历史情结的产物,表达的都是人们对古人的崇敬和追思之情。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都说自己是诸葛亮的躬耕地必威,诸葛亮劝刘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