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威 > 必威-美术 > 书林画戏——马书林水墨戏曲人物画作品展,展

书林画戏——马书林水墨戏曲人物画作品展,展

2019-12-09 04:30

“书林画戏——马书林水墨戏曲人物画作品展”亮相大剧院

11月8日,“书林画戏——马书林水墨戏曲人物画作品展”在国家大剧院东展厅开幕。展览将展出约80幅马书林创作的水墨戏曲人物画作品,包括其创作历程中最大的一件巨幅国画作品《舞台人生》。展览将从戏曲故事、戏曲行当与角色、戏曲大观等角度,展示画与戏结合所产生的民族异彩,观众将跟随马书林的翰墨丹青,走近缤纷多彩的国风戏韵。图片 1

从工笔花鸟到写意戏曲人物 漫步国家大剧院东展厅,各种艺术气息和大家风范总是扑面而来。11月8日至24日,这里新展出的“马书林水墨戏曲人物画作品展”则将带领观众在浑融笔墨中体会一场色墨交融的国风交响。 马书林是一位在中国戏曲人物画领域独树一帜的艺术家,1977年考入鲁迅美术学院,曾任鲁迅美术学院副院长,现任中国美术馆副馆长,这是其从艺36年来首次举办戏曲人物画的专题个展。 马书林早年以谨严不苟的工笔画名世,而如今则以写意戏曲人物画而蜚声画界。从工笔到写意的大幅度转型也是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画家自言:“对画种画域的不断拓宽,逐渐觉得工笔绘画的方式已满足不了我要表现内心对客观物象的感受,似乎在大写意的绘画形态上才能找到与自己的心灵物象更贴近一些的绘画语言。” “戏曲和水墨均为‘东方写意’的代表艺术形式,两者在此次的展览中和谐交融,更在国家最高艺术殿堂中相得益彰,相信观众会有崭新的艺术体验。”大剧院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此次展览作品中,马书林以京剧和水墨画为切入点,融合这两种艺术所共有的夸张、简约、凝练和诗意之美,又以自由活泼的笔墨抒写,挣脱二者的程式化束缚,自由书写心灵之像,并形成鲜明的个人风格。图片 2

突破戏曲水墨画小品化的藩篱 马书林以巨大的尺幅和非凡的笔墨驾驭能力,突破了戏曲水墨画小品化的藩篱,在此基础上把戏曲画科的多种特征作了极致化的发挥,使戏曲人物得以在一个全新的格局上重新发展。 他的戏曲人物画不仅尺幅巨大,而且场面也大。画面繁复,形象交叠,笔墨率意,墨色交融。作品凸显了民族文化的审美心理,画风融传统戏曲人物、民间美术造型、现代构成主义等为一体,朴拙强悍、泼辣放达,充分体现了传统笔墨美、古典意境美、现代抽象美的审美视觉效果。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在国家大剧院展出的作品中,有一件由20张八尺整纸组成的巨幅作品《舞台人生》,这是马书林2013年的新作,也是他个人创作历程中最大的一件国画作品。此作由生、旦、净、丑四部分组成,他以卓越的笔墨驾驭之功,创造了迄今为止中国画坛戏曲人物画题材之最巨者,其功力与魄力撼动人心。 著名理论家邵大箴评价道:“马书林的画,大场面、大构图以气势见长,不失精妙细节;小场面、小构图别有情趣,小中见大,均见扎实的艺术功力与修养。” 中央文史馆副馆长、中国文联副主席冯远评价说:“书林同样取材于早年熟悉的京剧生、旦、净、末、丑各式人物,但他似乎有意舍弃了具体戏本人物之所出,而直取人物造型的丰富变化,为的是增强其笔墨抒发的写意空间。” 水墨与戏曲的华彩交融 “这是京剧,又不仅仅是京剧;这是绘画,又不仅仅是绘画。”这是很多观众观后的感受。东展厅中,一幅幅戏曲人物画,用丰富的笔墨塑造酣畅的气象、用夸张的造型塑造形象的性格,彰显出戏曲人物生命的华彩,透溢出强烈的视觉张力,在恢弘的气象和大开大合的节奏中展现了时代的精气神。 “马书林的艺术创造借赖于视觉思维的宽阔,发力于笔墨语言的深度,以戏曲人物为载体,淋漓酣畅地表现自己的性情,表达大时代的文化气象,从艺术语言本体和艺术文化内涵两个方面实现了对传统笔墨与意境的超越。”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表示。 “作为国家表演艺术的最高殿堂,国家大剧院除了呈现高水准演出,也通过举办各类艺术展览,来为观众提供不同形式艺术之间比较和交流的平台。”大剧院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国家大剧院共举办了180场艺术展览,累积接待观众81.3万人次。此前大剧院曾举办过袁运甫、詹建俊、张仃、祝大年、叶浅予、陈丹青等画家的个人展以及各种表演艺术、文化遗产类展览,“而此次展览,观众不仅会欣赏到马书林先生浑融笔墨中戏曲人物语言,也会感受到一颗至真至纯、至情至性的心灵。”

马书林水墨戏曲人物画作品展粉墨登场

时间:2013年11月13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张婷

马书林水墨戏曲人物画作品展粉墨登场

国家大剧院里领略戏融于画

图片 3

舞台人生 马书林

  “偶然间人似缱,在梅村边。似这等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11月8日,漫步在国家大剧院东展厅的人们,耳畔响起昆曲《牡丹亭》中的“游园”一折,随那咿呀婉转的唱段望去,此番登场的却不单单是戏曲。“书林画戏——马书林水墨戏曲人物画作品展”展出的近80幅画作,从戏曲故事、行当与角色等多种角度融戏于画,让人们得以跟随马书林的翰墨丹青,细品缤纷多彩的国风戏韵。

  一生爱好是天然

  作为在中国戏曲人物画领域独树一帜的艺术家,马书林早年的创作却是以谨严不苟的工笔画名世。从工笔到写意,历经的过程漫长、艰辛。“对画种、画域的不断拓宽,让我逐渐发现工笔绘画的方式已满足不了对内心和客观物象的表达,似乎在大写意的绘画形态上才能找到与自己的心灵物象更贴近一些的绘画语言。”马书林如是剖白他的艺术转型。

  从艺36年,把自己的戏曲人物画专题个展办到了国家大剧院,马书林以京剧和水墨画作为切入点,融合两种艺术形式所共有的夸张、简约与诗意之美。对此,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中国文联副主席冯远谈到:“国家大剧院作为舞台艺术的殿堂,引进以戏曲为主题的造型艺术作品,有助于观众们对不同的艺术形式进行比较。另外,同为国粹的京剧与水墨在马书林的作品中和谐交融、相得益彰,观众从中既得剧中意,亦识画中趣,定然会别有一番崭新的艺术体验。”

  马书林是画家,更是戏迷。或平直古朴、或宛转悠扬、又或激昂铿锵的戏曲令他迷醉,也促使他目视心记,挥洒、点染出一系列的戏曲人物形象和戏文情境。咫尺小幅的《霸王别姬》用笔率意本色,不求其形却取其神韵,霸王面对历史大势的悲愤,与虞姬生死离别的儿女情长,都在笔墨的不经意间跃然纸上;元气淋漓、酣畅的《国粹》《扎大靠》,着力发挥水墨的自身特性,又将其与画中人物糅合在一起,尺幅之间,大气荒率;《戏中有画、画中有戏》《杨门女将》虽没有宏大的叙事,却在虚实、浓淡之间,在干湿、黑白之间进行另一种探索——古典与现代,甚至是东方与西方的融合。

  书林画戏、戏写人生。画家自言:“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生旦净丑犹如世间百态。心静得安,顺其自然。绘画亦是如此,浑然天成是一种艺术的最高境界,我更喜欢自然流露的作品。自然流露是东西方的文化交融之后,综合修养的流淌,是精神情感与审美需求最朴素的存在方式,也是我挥之不去的梦想和意象,是在无意之中的必然把握,是在物我两忘中放浪形骸之外的体验。”

  突破藩篱交融戏曲华彩

  上世纪20年代,中国画坛逐渐出现戏曲人物画这一流派,继承了古代简笔人物画的传统,笔墨简括、追求情趣。不过作品中的人物造型较为简单,也多是文人墨戏小品化的面貌。

  马书林突破传统戏曲人物画的固有藩篱,不受尺幅限制,他的戏曲人物画不仅常常是尺幅巨大,而且场面恢弘。画面繁复、形象交叠、墨色交融。在他的大尺幅作品中,常常有七八个,多时甚至有十来个人物,生旦净末、色彩浓艳。此次亮相国家大剧院的作品中,有一件由20张八尺整纸组成的巨幅作品《舞台人生》最为引人注目。这是马书林今年的最新创作,也是他个人创作历程中最大的一件国画作品。《舞台人生》由生、旦、净、丑四部分组成,画风融传统戏曲人物、民间美术造型与现代构成主义为一体,朴拙强悍、泼辣放达,一扫文人画疏淡冷逸之感。美术评论家邵大箴评价说:“马书林的画,大场面、大构图以气势见长,不失精妙细节;小场面、小构图别有情趣,小中见大,均见扎实的艺术功力与修养。”

  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代表,中国画讲求气韵生动;而中国戏曲则通过“唱、念、做、打”四种艺术手段,追求“顷刻间千秋事业,三五步行遍天下”的舞台意境,两种艺术追求的想象和形似,在写意性上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因此取材于戏曲的各类人物,马书林有意增强其笔墨抒发的写意空间。他的作品中,人物的脸谱更显符号程式化。忠奸善恶之辨者,并非是某出戏、某个特定人物,而是借此观照自身,道出创作者心中块垒和人生如戏之感悟。马书林说:“原作中的人物扮相、脸谱、披挂在我看来,只是进入传统戏曲的一个切口。由此进入,去找寻中国传统文化的遗韵,也将现实中的人物幻化为画中的形象。对于戏曲人物的选择,我更多是偏向侠与义,他们的狂放、纵情与飘逸,也有一番隐忍在其中。通过描绘他们,可以阐释我对生命的领悟。毕竟画画到最后,还是要回到我,回到内心。”

  “这是京剧,又不仅仅是京剧;这是绘画,好像又不仅仅是绘画。”走出国家大剧院东展厅,一位观众告诉记者,他起初还不习惯画家笔下如此大胆、夸张的形象,但一幅幅看下来,那种强烈的视觉张力与大开大合的节奏让他觉得酣畅淋漓,“有一种久违的精气神儿!”

  图片 4

图片 5

摘要:2018年8月5日下午,“书林写意——马书林中国画作品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正式开幕。此次展览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画院、中国艺术研究院联合主办。展览现场展出了马书林自20世纪80年代初期以来的创...

关羽(左上)、穆桂英(右上)、包龙图(左下)、齐天大圣(右下)  马书林

马~来!

图片 6

  自1927年关良开始戏曲人物画创作以来,中国画坛逐渐出现了戏曲人物画这一流派,其特点是继承了古代简笔人物画的意笔传统,笔墨简括,追求情趣。但是,作品人物造型较单纯,多呈文人墨戏小品化面貌。8月5日至12日,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书林写意——马书林中国画作品展”上,画家马书林以20张八尺整纸组成的《舞台人生》为代表的系列巨幅作品,则向观众展示了他对戏曲人物画的积极探索。

马书林的水墨戏曲

图片 7

  此次展览由中国美协、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画院、中国艺术研究院联合主办,展示了马书林自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的创作历程和艺术造诣,作品涵盖了工笔花鸟、写意花卉和水墨人物等80组,共160件。

马书林档案

2018年8月5日下午,“书林写意——马书林中国画作品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正式开幕。此次展览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画院、中国艺术研究院联合主办。展览现场展出了马书林自20世纪80年代初期以来的创作历程,作品涵盖了工笔花鸟、写意花卉和水墨人物等80组,共160件,较为全面地展示了马书林先生40余年来的创作历程和艺术造诣。

  马书林曾任中国美术馆常务副馆长、鲁迅美术学院副院长等职,既是一位卓有建树的艺术管理者,更是一位在中国写意画领域独树一帜的艺术家。从1977年考入鲁迅美术学院算起,马书林的从艺历程已有40余年,作品曾多次参加各种美展并获奖。其早年以谨严不苟的工笔画名世,代表作有《向天歌》 《弄春晖》 《鹅鹅鹅》等, 20世纪80年代后期由工笔向写意转型。马书林自言:“对画种画域的不断拓宽,逐渐觉得工笔绘画的方式已满足不了我要表现内心对客观物象的感受,似乎在大写意的绘画形态上才能找到与自己的心灵物象更贴近一些的绘画语言。 ”上世纪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初期,他真正开始了写意戏曲人物画的探索历程。他以京剧和水墨画为切入点,融合这两种艺术所共有的夸张、简约、凝练和诗意之美,又以自由活泼的笔墨抒写,挣脱二者的程式化束缚,自由书写心灵之像,并形成鲜明的个人风格。

马书林,中国美术馆副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化艺委会副主任、中国美协理事、教授。文化部高级职称评委、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美展评委、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艺委会委员、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艺委会委员、北京文史馆馆员、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图片 8

  在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冯远看来,马书林似乎有意舍弃了具体戏本人物之所出,而直取人物造型的丰富变化,为的是增强笔墨抒发的写意空间。在其作品中既有干裂秋风的苍劲阔笔写意,又有色墨交融的泼彩渲染;人物造型或清丽或蛮拙,一派姿纵无挂碍。“与前辈或同时代艺术家的戏曲人物画不同的是,马书林的作品表现出一种夸张、天真、大气、荒诞的风格,他以极具夸张的特点,让他的作品显得与众不同。 ”冯远说。

1956年生于沈阳。1982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1998年任鲁迅美术学院副院长兼附中校长、辽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2004年任中国美术馆副馆长。中国画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重要美术展览并获奖,2012年先后在上海美术馆、深圳关山月美术馆、鲁迅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个人作品展。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博物馆、上海美术馆、深圳关山月美术馆、国家大剧院等机构收藏。出版画集《笔墨本无界马书林画集》、《书林画戏》、《中国画名家经典马书林》、《书林画语马书林中国画作品集》,摄影集《西藏游踪》等。

中国国家博物馆党委书记、副馆长黄振春主持开幕式

  展览中比较突出的一批作品是马书林离开中国美术馆常务副馆长岗位之后为此次个展全身心投入创作的。在这些作品中,他以自己一直以来特别青睐的关羽、包公、穆桂英、孙悟空为主要表现对象,在形式语言上大胆突破,独具特色,隐隐然有大家之风。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徐里认为:“展览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有一批作品尺幅巨大、画面繁杂的戏曲人物画精品。戏曲人物画过去多是小品,大画难得一见。马书林在前人创作的基础上实现了突破,这种突破不仅仅是画面尺幅上的,更是画面构成、审美追求和情感投射上的。在这批大尺寸的戏曲人物画中,可以感受到他对画面人物的悉心经营,感受到笔墨率意、墨色交融,为观者营造了一个亦真亦幻的戏曲人物世界。这是他审美趣味和艺术追求的最佳体现。 ”

马~来!这是戏曲舞台上的一句常用语,一般是指戏曲人物(大多指那些有身份的武将,如关云长)将要离开某处时的一句叫白,因为中国传统戏曲是程式化大写意式的艺术形式,所以,当戏曲人物叫马来时,马童或马弁会手持马鞭或角儿的兵器上台,角儿会做出一些抚马、拿鞭或兵器、搬鞍任镫等跨上马的动作以示观众,而这句白也会根据剧情的变化和人物的心情起伏而产生各种效果。

图片 9

  展览现场展示的戏曲人物,除了《舞台人生》 ,关羽、包公、穆桂英、孙悟空等形象也被放大到近4 . 3米的高度,创作如此巨幅的人物,需要画家有突出的笔墨驾驭能力和深厚的审美素养,才能大而不空、大而有神、大而有力。同时,马书林在构图章法上也有突破,这在《关羽组画》 《穆桂英组画》 《包龙图组画》 《齐天大圣组画》等组画系列中表现尤为明显。这些组画以同一人物为表现对象,由不同姿态和神情的8幅小画组成一组,中间以夸张稚拙的书法点题,书画相得益彰,构思巧妙,匠心独具。

小小的一句马来就能产生诸多艺术效果,是我们今天的人们不易体会的,可见我们的中国戏曲艺术是多么的博大精深,而粉墨登场的那些伴随着各种锣鼓点和曲牌唱念作打的戏曲人物,带给我们的更多是各种穿越式的人生解读,无论时空如何变幻,人生的历史和历史的人生总会与今天的你我产生某种共鸣,中国美术馆副馆长、著名画家马书林先生更是将这些共鸣通过传统笔墨和自身的语言特点勾画泼洒于更加传统的纸面之上,借赖于视觉思维的宽阔,发力于笔墨语言的深度,以戏曲人物为载体,淋漓酣畅地表现自己的性情,他扩大了关良水墨戏曲人物中锋用笔的单一性,将中锋与散锋、枯墨与润墨、水墨与彩墨、涂鸦与意笔混融一体,在传统的规范化笔墨中,裹挟了现代水墨的概念,在线面造型中渗入了体面造型的空间关系。画的写意和戏的写意的对应,有一种艺术形式语言上的相通。通过戏曲人物画不仅画出自己的性情,自己的关切,还要画出我们这个时代,我们这个大时代发展的总体气象,放眼当下,我们的生活空间何尝不是一个大舞台,我们每个人何尝不是舞台上忙碌的角色?有付出、有贡献,也有失败、有困苦,所以戏曲是人生,画戏也是画人。

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王春法致辞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生旦净丑犹如人生百态” ,是马书林画戏多年的感悟,他画的不仅是戏曲人物,更是表现世间百态的暗语。“古老的京剧,是集文学与表演于一身的充满诗意与神韵的艺术。现代人用水墨表现京剧人物,既要反映这门传统艺术的神采,又要传达新的时代气息,这是一个困难的课题。 ”马书林选择包公、孙悟空、穆桂英等带有正能量的典型人物形象,这是他在绘画过程中有意强调的一种精神层面的传达。在作品《真假美猴王》中,他更借助真假美猴王的故事情节隐喻今天的各行各业造假泛滥的现象。美术评论家邵大箴说:“马书林从京剧艺术中看到了传统中国艺术的魅力,它以少胜多,辩证地处理有无、虚实的关系,用程式化的语言和虚拟的手法反映人间喜怒哀乐,表达对真善美追求的审美理想,给予人们以审美享受,达到提高思想情操、净化心灵的目的。 ”

hello陌生品牌创始人段晨与马书林合影

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王春法在发言中谈到:“马书林以巨大的尺幅和突出的笔墨驾驭能力突破戏曲水墨画小品化的藩篱,形成了朴拙强悍、泼辣放达的艺术风格。本次展览中比较突出的一批作品,就是马书林专为此次展览而精心创作的,在形式语言和构图章法上都有所突破,特色鲜明。”

  除了大写意戏曲人物画之外,展览还展出了马书林以荷花为主的写意花卉作品数十幅,以及数幅憨态可掬的猫的写意作品、太行山写生作品等,其中9幅高3 . 48米、宽1 . 5米的《年年岁岁岁岁年年》组画占据了展厅整整一面墙。莲叶碧绿、荷花嫣红,观众走入展厅仿佛徜徉在荷塘里,令人心旷神怡。马书林特别喜欢荷花,“因为荷花的高洁品格值得去表现” 。马书林高洁不染的情怀、率真童稚的心态,在这些作品中表露无遗。在冯远看来,不管是什么题材,都是马书林的心有所思、情有所感、笔有所运,“故此画作也是其情怀的寄托,用充满激情的笔墨和富于表现意味的形象,将传统艺术赋之以现代思维,给予传统文化以艺术解读和持续推介” 。

hello陌生品牌创始人马骐与马书林合影

图片 10

  马书林自述“我画的是我”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王镛认为,马书林的作品主要不是画花、画鸟、画猫、画戏,而是画“我” ——画自己的独家体验,画自己的个性情感,“因此他笔下的那些京剧人物也好,花鸟也好,只不过是表现画家的个性情感的符号或载体” 。

来源:2014-01-29 Hello,陌生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江苏省中国画学会顾问冯远致辞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书林画戏——马书林水墨戏曲人物画作品展,展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