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威 > 必威- 收藏拍卖 > 这种书法作品的无形价值是随着官员的起落而发

这种书法作品的无形价值是随着官员的起落而发

2019-10-20 08:04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官员挤进艺术圈,博取文化官员的雅好在当下不是新闻,却由此产生了有意思的艺术现象。郑州市委原书记王有杰技艺超群就是典型的一例,其书法集有著名书法家题写书名。有意思的是,其落马前,书法作品多达每平方尺2000元,落马之后书法作品30元拍卖也无人问津。这书法作品与其说是书法质量的价格,倒不如说是与权力结合才有了书法作品的价值。

  “泡沫吹得有多大,摔下来就有多疼”。这不,文学家莫言的书法便提供了最鲜活的例证。5000元,这是它在国内拍场最新的成交价;而仅仅在一年前,他的一件书法作品还拍出了近百万元。如此“过山车”行情,只怕谁痛谁知道了。这些年,影视、商业圈名人纷纷跑到拍卖场“晒”各自的书画作品,马云、王中军的画作,赵本山的书法,无不创出令人咋舌的天价。在泡沫未被刺破前,买家和卖家皆大欢喜。然而,依仗名人效应炒作起来的美丽神话,又能维持多久?

图为:官员落马,字画掉价。

这种书法作品的无形价值是随着官员的起落而发生变化,与艺术品质无关。如果要说官员的书法价值几何,需对官员的艺术水准进行区分,一类可以归入艺术家,其作品具有艺术价值,一类可归入艺术爱好者,凭借权力捞取好处,恰恰是这部分官员让艺术市场变得混乱。

  泡沫刺破,莫言书法狂跌

原河南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王有杰自诩是一位笔耕不辍的书法爱好者,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出版有《王有杰书法集》。他在台上时,有评估其书法价格为每平方尺上千元。落马后,某拍卖行曾通过网络拍卖一幅王有杰的书法作品,起拍价仅30元,却无人问津。

这让我想起艺术圈近几年的浮躁气,动不动一件作品数百万上千万的价格,实在是有违艺术的规则。这与雅贿的流行分不开。著名画家王敬恒曾说:不要看重书名名人、学者、教授,我过去也结识过一些,他们并没有什么真知灼见,不是掉书袋,便是装腔作势吓人,有真才实学者毕竟不多。以此来看当前的官员艺术家,大致也可做这般评论。

  京城某杂志社编辑韩旭东是莫言的铁杆粉丝,不仅读遍了他的全部出版物,还主动跑到拍卖场买回一件莫言书法作品。如今,那件花了十万元买回的书法让他叫苦不迭。未出三年,这件艺术品已折价过半,“虽说我是出于对偶像的崇拜,但拿出的也是一年血汗钱呐!”

关于王有杰的案例,只是新闻报道中举的一个例子,但颇为值得玩味。官员在位时作品一字千金,落马之后就无人问津,这显然不符合艺术市场的规律,而只能说明当时的一字千金不是作品的价格,而只能是权力的价格。一些官员之所以削尖脑袋往各地文联、作协里面钻,争先恐后担任各类协会的主席、副主席、秘书长、副秘书长,一是为了争一个文人官员的名号,以彰显清名,以利仕途;二是这其中蕴藏着巨大的现实利益,一旦跻身各种协会的领导行列,自身作品往往身价倍增,获利惊人。

这当然不是艺术的错。另一方面,官员爱好艺术,也无可厚非,只是看待艺术的态度就决定了官员的高下。如果说官员将艺术当成修身养性的一种方式,那是再好不过,但若拿这个谋取利益,则就有违艺术道德了。儒家对此的解释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艺术如此,官场也同样如此。如果将商业利益放在首位,忽略掉了艺术品质,难免就沦为艺术的害群之马。

  他如今回想起来,当年咬牙“吐血”,完全是为拍场屡屡坐地起价的诱惑所蛊惑。自201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文学家莫言一夜之间就多出一重“书法家”身 份,其书法作品瞬间成为各大拍场的抢手货:获奖当年他的一副14字对联,在京城拍场卖出约25万元,绝对是“一字万金”。去年其一件“莫言录毛泽东《沁园 春·雪》”书法,更是拍出近百万元。如此天价,令不少书法大家自愧弗如。

但从艺术品收藏与买卖的角度来看,官帽一落水,身价就缩水,却是对世人的一种警醒,恰恰说明这些官员艺术家之前作品的高价,不是因为艺术成就和艺术水平,而是仗着官帽和权力,等权力一丢,其作品需要接受艺术市场真正检验的时候,就马上现出了拙劣的原形。所以说,不管是官画官字还是官书,其价值上往往存在着巨大的市场泡沫,充满了市场风险,不管是收藏还是投资,都要谨慎小心才是。

无独有偶,官员挤入艺术圈,演艺名人最近几年也频频进入艺术圈。如倪萍,2011年3月,她的一幅国画《韵》出现在中国扶贫基金会慈善晚会上,首次拍卖即拍出118万元。同年4月,在中国十大品牌女性颁奖晚会上,她的画作《仙境》又拍出150万元。我理解,是现在的官员和演艺名人把艺术看成了名利场,随意画几笔写几个字都是艺术家,就可以叫卖高价。这很显然是一个艺术的误区。

  然而,伴随诺奖效应消退,莫言书法如今全然没了往日辉煌。不久前亮相北京传观秋拍的一件莫言书法作品,仅以起拍价5000元成交;而在其他拍场的遭遇更惨淡,因无人应拍而流拍的场景一再上演。

另一方面,仅凭市场对官员们的各种作品说不还远远不够,因为在这个相对封闭的圈子里,很多行为并不是市场行为,而和权钱交易、行贿索贿、权力寻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类似雅贿行为的隐蔽性,也提醒我们,国家有关部门在整顿文化圈、艺术圈腐败行为的过程中,还有很多需要突破的地方。

现在文化圈流行跨界,但这里所说的跨界是文化领域的跨界,若是从官员跨界到艺术领域,若只从利弊来分析,可能得出的结论并不是那么美妙。相对于对官员介入到艺术圈给予批评。我则认为,官员把艺术当成业余爱好,没有什么不好,毕竟官员也是人,也有着七情六欲要表达出来。那么,通过艺术的修炼是可以让官员斯文一点、儒雅一点,在管理中就有可能多一些人性化,这没有什么不好。

图片 4王中军的油画《我不是潘金莲之一》

编辑:罗远

这种想法更多的时候可能是一厢情愿。无他,权力与欲望是艺术的毒药,一旦沾染上了名利,就有可能让艺术变味。无疑,艺术品的价值在于心灵的丰饶或贫瘠,不在于荣华富贵,亦不在于有权有势,而在于人的品格的高尚或者卑鄙。历史上著名的秦桧与和珅字画一样,虽称得上艺术品却无市场,就在于他们的人格过于卑鄙。这也在提醒我们,一旦权力与艺术合谋,就有可能让官员的艺术作品价格上涨,但权力并不是决定艺术品的价格高低的因素,它更多的是取决于艺术品质的高低。

  上月中旬,国内影视大咖、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的油画《我不是潘金莲之一》在京城拍场以120万元起拍,最终成交价达345万元。而就在去年,阿里巴巴集 团董事局主席马云的一幅油画《桃花源》,在香港苏富比秋拍历经40多轮加价,以3300万元成交。画面里,是一个与真实并无二致的微缩版地球。时间再往前 溯,演员赵本山一幅四字书法“龙腾凤舞”也曾拍出近百万元。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 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这种书法作品的无形价值是随着官员的起落而发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