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威 > 必威-书法 > 点画信手烦推求,便取苏轼的《寒食帖》来看

点画信手烦推求,便取苏轼的《寒食帖》来看

2019-10-29 21:51

苏东坡有个和尚好友-佛印,此僧好吃且荤素不忘。每次东坡请客、设宴,他都不请自来。有一天冕上,东坡邀请黄庭坚泠舟游西湖,备了许多酒菜,特地相躲开佛印和尚,故没有声张,二人悄悄上了船,等船离了岸,东坡笑着对黄庭坚说:

宋代的四大书法家“苏黄米蔡”,排名第一的就是苏东坡。苏轼擅长行书、楷书,能自创新意,用笔丰腴跌宕,有天真烂漫之趣,后人赞誉颇高。对于他的书法,最有发言权的莫过于黄庭坚,他在《山谷集》里说:“本朝善书者,自当推为第一。”

苏轼《黄州寒食诗帖》局部

余光中老先生在纪录片中说道“如果要去旅行,不要跟李白在一起,他这个人不负责,没有现实感;跟杜甫在一起呢,他太苦了,恐怕太严肃;可是苏东坡他就好,他可以做一个很好的朋友,他真的是一个很有趣的人”,这句话说出了苏东坡的确是个有趣,并且很鲜活的一个人。

有一天,东坡到金山寺游览,寺内主持趋炎附势,鄙视平头百姓,东坡看右眼里,心中不悦。后来主持得佑来客是大名鼎鼎的苏东坡,立即笑脸奉承,临走时,再三请东坡题副对联。苏东坡若有所思,便提笔写道:

黄庭坚在《与景道使君书》中称“翰林苏子瞻书法娟秀,虽用墨太丰,而韵有余”。这种娟秀的韵味,让人看起来觉得自然率真甚至天真朴拙,毫无狂怪做作之意。加之丰腴的用墨,扁平的结字,观之犹如视敦厚贤淑之贵妇,望之未觉生疏,反而顿生一股亲近温暖之意。

苏轼 像

最后说说:中国的纪录片真的越来越来好了,从构图到拍摄所用的题材,真的用心在做,希望国产纪录片能越来越好!                           

苏东坡少年得志,却大起大落数次,但他面临苦难,却是乐观以对,不自困于怨怼仇恨之中,运用选择的自由,他反而在逆境中成就了千古文章。苏东坡差不多是中国儒家和道家两种入世出世境界的理想代表,还加上一点佛家的神秘主义;在非凡的天才、受苦的谪星,和红尘跋涉的力行者之间,他恰恰成就了文学所能期望的一个稀有典型。

笔画舒展

黄州在大江岸边,苏轼有罪被责不能签署公事,他倒落得自在,日日除草种麦,畜养牛羊,把一片荒地开垦成为历史上着名的“东坡”。有名的《江城子》写于此时:“走遍人间,依旧却躬耕。昨夜东坡春雨足,乌鹊喜,报新晴。”是在狭小的争执上看到了生命无谓的浪费,而真正人类的文明,如大江东去,何尝止息?苏轼听江声不断,原来这里也曾有过战争,有过英雄与美人,有过智谋机巧,也有过情爱的缱绻……真是江山如画啊,这饱历忧患的苏东坡,在诟辱之后,没有酸腐的自怨自艾,没有做态的自怜,没有了不平与牢骚,在历史的大江之边,他高声唱出了惊动千古的歌声:“大江东去,浪淘尽……”时年四十七岁。

《苏东坡》这部纪录片制作可谓震撼人心,我看过很多纪录片,但是没有这样的制作如此精美的任务纪录片,至少到现在我没有看到。这部纪录片的摄制组历时十五个月,行程10万余公里,踏访了惠州,儋州,眉山,杭州以及台湾等二十多个城市和地区,并将纪录片的视角延伸到美国、日本、韩国等多个国家,拍摄素材3万分钟,采访了国内外五十名重量级嘉宾,汇聚了当今最新的苏东坡研究成果。

“每次聚会,佛印总是不请自来,大吃大喝,今冕我们总算躲开了他,到湖中喝酒吟诗,玩个痛快!”

他的书法被历代推崇,具有以下特点:

苏轼一生多次遭迁谪流放,以后的流放,都比黄州更苦,远至瘴蛮的岭南、海南岛。黄州的贬斥,只是这一生流放的诗人之旅的起程而已,对苏轼而言,却有着不凡的意义。

图片 1

那是苏东坡被贬到黄州非常偏远的地方,想必当时的苏东坡心里一定不是滋味,清明过后想煮个东坡肉来吃,偏发现又碰上寒食节,还不能开伙,只能吃寒食,扫墓是清明节最重要的活动。在宋朝以前,扫墓并不是清明节的主要活动;清明只不过是寒时节(清明节的前一天)习俗中的一个次要节日。但是,由于上巳、寒时,以及清明三个节日非常接近,彼此的习俗活动也因为互相影响,而不再明显划分,时间久了,也就形成了现在的清明节了。 心里觉得超越郁闷而豁然开朗! 所以才能写下留传千年的黄州寒食帖行书卷。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与佛印趣谈】

《赤壁赋》写于苏轼一生最为困难的时期之一——被贬谪黄州期间。宋神宗元丰二年,因被诬作诗“谤讪朝廷”,遭御史弹劾,被捕入狱,史称“乌台诗案”。苏轼因写下《湖州谢上表》被扣上诽谤朝廷的罪名,被捕入狱。“几经重辟”,惨遭折磨。后经多方营救,于当年十二月释放,贬为黄州团练副使,但“不得签署公事,不得擅去安置所。”这无疑是一种“半犯人”式的管制生活。

图片 5

不管历史如何变迁,追随苏轼的人可以说是成千上百的了,欧阳修曾经对他的儿子说:“汝记吾言,三十年后,世上人更不道著我也!”,三十年后没人会记得我欧阳修,只会记得苏子瞻!现在想想苏轼的粉丝真的可以说到现在都络绎不绝,他的词使得他流传至今,他所创作的东坡肉至今也让人们回味无穷,仿佛他不是距离我们将尽一千年的人物,而是就在我们身边的朋友,至今鲜活生动。

在王安石变法导致新旧党倾轧的混乱政局中,苏东坡注定了他一生颠沛的仕途。四十岁以后苏东坡大部分的岁月都在荒江僻地的谪贬流放中度过,“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是他的自嘲;然而这是“以偏概全”,因为包括被贬和自请“下放”,他的足迹遍及杭州、密州、徐州、湖州、黄州、汝州、常州、颍州、扬州、定州、惠州、儋州……,其中定州在华北,密州近山东海隅,儋州是今天的海南岛。

次辩才韵诗帖

苏轼《黄州寒食诗帖》 34.5×199.5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书不尽言,言不尽意。写了那么多,总是觉得这部纪录片里有写不完的苏轼,他的快活,他的乐观,他那充满丰富人生际遇的一生,只有当我们自己去看看这部纪录片、去读读他的词句、去看看林语堂先生给他写的传记、去了解苏轼的一生,才能感受到苏东坡原来是这样有血有肉的词人,而不是仅仅是写在历史书上的人!

苏轼【前赤壁赋】04

《人来得书帖》是在季常之兄伯诚死后苏轼写给季常的慰问信,故有‘伏惟深照死生聚散之常理。悟忧哀之无益,释然自勉’之句。帖上钤有“吴土谔”、“御府宝绘、“仪周赏”等。帖后有董其昌跋:“东坡真迹,余所见无虑数十卷,皆宋人双勾廓填。坡书本浓,既经填墨,盖不免墨猪之论,唯此二帖则杜老所谓须臾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也。”

在拥挤秽杂的市集里,被醉汉推骂而犹能“自喜”,也许“我执”太强的艺术家都必须过这一关,才能入于美的堂奥。但是,谈何容易呢?

图片 6

苏东坡早已看见,装作不知。刚坐下就故意“唉”地叹了口气。佛印素知苏东坡性格乐观,疑惑地问道:“太守,今天为何愁眉不展?”苏东坡回答说:“唉,大和尚你有所不知,早上我想写副对联,谁知刚写好上联,下联就难住啦,一直想不出,所以心烦啊!”佛印问:“不知上联是什么?”苏东坡回答说:“上联是“向阳门第春常在”。”

此帖曾经明项元汴,清安岐等递藏,后入清内府。安岐将此帖与《新岁展庆帖》合成一帖,并称坡公杰作。《人来得书帖》凝重,笔法流畅,轻重错落,极富韵律,为书牍杰作。

图片 7


有一次,佛印在寺院,知道苏东坡要来,也照样清蒸一盘五柳鱼。刚好苏东坡进来了。佛印一想,上次你开我玩笑,今天我也要难难你。正巧旁边有只磬,他就随手将鱼放在磬里。

治平帖

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卧闻海棠花,泥污燕支雪。闇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何殊病少年,病起须已白。

他是“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苏轼;他是“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的苏子瞻;他是“八风吹不动,一屁打过江”的苏东坡。他的人生可谓跌宕起伏,却有恣意快活,他不是史书上的那个传奇的词人,他是有眼有鼻的那个快活人。

“哥,你被佛印占便宜了,你知道吗?”苏小妹听完苏东坡的话之后,提醒苏东坡。“为什么?他看我像尊佛,我看他像陀大便,怎么会是我被占便宜呢?”

图片 8

这应当死去而竟未死去的生命,在惊惧、贪恋、诟辱、威吓之后,豁然开朗。贬谪到黄州的苏轼,死而后生,他一生最好的诗文、书法皆完成于此时。初到黄州便写了那首有名的《卜算子》:“……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那甫定的惊魂,犹带着不可言说的伤痛,但是,“拣尽寒枝不肯栖”,这生命,在威吓侮辱之中,犹不可妥协,犹有所坚持,可以怀抱磊落,不肯与世俯仰,随波逐流。

纪录片分为六篇来讲述苏轼的人生,从“乌台诗案”流放到黄州、被重起重用、又被贬谪至惠州儋州,他的一生真的是流离生活,不过在这部纪录片主要着重讲述他在黄州与在杭州的情况,因为那是苏轼人生的转折点与人生的高潮,我们所熟悉前后赤壁赋,黄州寒食帖等一系列的名著都是在苏轼贬谪流放在黄州时所作,表达了他人生的境况与豁达。

【你的心中到底装了什么】

黄庭坚书法中的撇捺极其舒展,而黄庭坚曾经是苏轼的学生,被称作是“苏门四学士”之一。两人私交颇深,苏轼的很多传闻趣事,都与黄庭坚有关。研究苏轼的书法与黄庭坚的书法,不难发现,在撇捺的书写上,甚至在结字上都有一个共同点,即都很舒展。

《寒食帖》写得平白自在,无一点做态,也正是这纷华去尽,返璞归真的结果吧。卷后有苏轼学生黄庭坚的跋,对《寒食帖》赞誉备至。黄庭坚是宋四大书法家苏、黄、米、蔡,仅次于苏轼的一人,书法挺拔峻峭,但是他对《寒食帖》叹为观止,正是黄州的东坡竟可以连美也不坚持,从形式技巧的刻意中解放出来,美的极境不过是“与渔樵杂处”的平淡自然而已吧。

黄庭坚在《东坡先生真赞》中写道:“东坡之酒;赤壁之笛;嬉笑怒骂;皆成文章”,他可以在词句中写“河东狮哄”、可以写“呵呵”,文章恣意而为,把自己的感悟发挥到了极致,或许就是这样不粉饰,不做作,率性而为才使得他的文章流传千古吧。他的文章我们现在读的感想或许和在一千年前的人所读的感想是一样的!

更多书法欣赏

苏轼书法给人第一直观感就是丰腴,以胖为美。当然,环肥燕瘦,各人喜好不同。赵孟頫评苏轼的书法如“黑熊当道,森然可怖”。黄庭坚也认为苏轼书法用墨过丰。正因如此,在苏轼的书法中,极少看到枯笔,飞白,而是字字丰润。苏轼的所有作品,皆有此特点。如《次辩才韵诗帖》:

黄州的被贬,肇因于小人的诬陷,发动文字狱,以苏轼诗文对朝政、皇帝多所嘲讽,要置他一个“谤讪君上”的死罪。苏轼自元丰二年七月在湖州被捕,押解入京,经过四个多月的囚禁勘问,诗文逐字逐句加以究诘,牵连附会,威吓诟辱交加,这名满天下的诗人,自称“魂惊汤火命如鸡”,以为所欠惟有一死。在狱中密托狱卒带《绝命诗》给兄弟苏辙,其中有“是处青山可埋骨,他时夜雨独伤神;与君世世为兄弟,又结来生未了因”这样惋恻动人的句子。

这时,躲在船舱皮底的佛印,闻着酒饭香味忍不住,就推开船舱板,跳了上来,行令道:“船舱拨开,佛印出来,愁煞人哉!愁煞人哉!”

结字扁平

图片 9

苏东坡21岁时,参加考试。当时主考官欧阳修批阅试卷时,读到苏东坡的“刑赏忠厚之至论”(文中谈到国家行政求简求宽的原则,这也是苏东坡基本的政治哲学),兴奋地拍案叫绝,并对他的儿子说:“三十年后,没有人会再谈起我,人人都会谈论苏东坡。”果然,没有人再提起欧阳修,人人都在谈苏东坡,偷读他被禁的作品。

此帖是苏轼书写的信札,内容主要是委托乡僧照管坟茔之事。根据帖后赵孟頫、文徵明、王穉登三人之跋可知,苏轼时年约30余岁。该帖笔法精细,字体遒媚,与苏轼早年书法特征吻合,正如赵孟頫所称“字划风流韵胜”。

假日无事,便取苏轼的《寒食帖》来看。这是苏轼于神宗元丰五年贬到黄州所写的诗稿。字迹看来颠倒随意,大小不一,似乎粗拙而不经意;但是,精于书法的人都看得出,那欹侧顿挫中有妩媚宛转,收放自如,化规矩于无形,是传世苏书中最好的一件。

一颗不凡的心境,才能产生千古绝唱的诗画书文四绝的一代才子,然而才子的感伤却是偶然亦必然,当我们在品味苏东坡一篇篇脍炙人口的诗文书画时,请多予细细地深入他的内心世界,他的感情看似伤感,却能转化孕育出不凡的艺术创作来,我想这是老天的安排,在亘古近千年前的坎坷命运折磨中,藉由时空的激荡沉淀,却化不开海内外中国人对他倾心歌诵的一代才华豪情。

与欧体字形的修长相反,苏轼书法的结字,多呈扁平。这一特点,在其《赤壁赋》、《洞庭春色赋》等作品中,都有突出体现。

美在不刻意

他们三人一块赏月游湖,吟诗喝酒,尤其是佛印和,尚又逮到机会,大块朵颐一番!

在杭州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辩才老师自上天竺归隐龙井寺后,便立下清规,山门送客最远不过“虎溪”,苏东坡慕名前去探访,没想到两人一见如故,马上就成了好朋友。以至于辩才老师送苏东坡下山时,不知不觉就过了“虎溪”。他们身边的随从都叫起来说:“远公过虎溪矣。”人们为了纪念这段佳话便将这里的桥,称之为过溪桥,并在桥上建亭称过溪亭。成为我们杭州龙井八景中的其中一景。而这段佳话则被苏东坡记录在他的《次辩才韵诗帖》中。

苏轼跋:轼去岁作此赋,未尝轻出以示人,见者盖一二人而已。钦之有使至,求近文,遂亲书以寄。多难畏事,钦之爱我,必深藏之,不出也。又有《后赤壁赋》,笔倦未能写,当俟后信。轼白。

东坡的思想比较复杂,可以说是融儒、道、佛三家于一体。在政治上他怀抱着儒家经世济时的理想,希望能够为国民做一番事业;可是,生活上他却倾向于佛、老两家的旷达恬淡。这形成了他的性格有儒家兼济的抱负,佛老的旷达,胸襟潇洒,达观豪放。

图片 10

文 / 蒋 勋

图片 11

杭州苏东坡纪念馆 苏轼像

图片 12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点画信手烦推求,便取苏轼的《寒食帖》来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