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威 > 必威-书法 > 吴昌硕把书法与国画相结合,吴昌硕原名俊

吴昌硕把书法与国画相结合,吴昌硕原名俊

2019-11-04 00:29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书法生涯

吴昌硕书法作品【临石鼓文】节选1

摘 要:吴昌硕是我国近代的艺术大师,他在诗书画印诸方面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他的诗书画印四者相互影响,融会贯通,共同形成了一种气势磅礴、境界恢宏、内涵丰富的整体艺术风格。书法是吴昌硕整体艺术的根本,而篆书最为“名”对其风格的形成,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本文将通过浅析吴昌硕的社会背景、个人经历及篆书艺术,来展现吴昌硕的篆书艺术对后世的巨大影响。

       吴昌硕临石鼓文,参以两周金文及秦代石刻,融合篆刻用笔。他的书法凝炼遒劲,貌拙气酣,极富金石气息。吴昌硕石鼓文书法,凝练遒劲,气度恢弘,笔势圆融浑厚,风格朴茂自然,含蓄蕴藉。结体规整匀称,气势开张,具有浓郁的金石气息。不拘于石鼓规度,而独具风貌,用笔恣肆雄强,大胆突破石鼓之形制,而强调线条的书写意味,以丰富线条的生动性,从而使石鼓之意蕴更为生动丰富,为打开篆书新的艺术天地开辟了更耀眼的一盏明灯。

书法作品

这些诗文,无不精神饱满,文气盎然,想像丰富,读来酣畅淋漓。充分体现了吴昌硕的旧学功底、文学涵养和艺术才华。

图片 5

书法欣赏-吴昌硕临石鼓文

图片 6

少年时他因受其父熏陶,即喜作书,印刻。他的楷书,始学颜鲁公,继学钟元常;隶书学汉石刻;篆学石鼓文,用笔之法初受邓石如,赵之谦等人影响,以后在临写《石鼓》中融汇变通。沙孟海评:吴先生极力避免侧媚取势,捧心龋齿的状态,把三种钟鼎陶器文字的体势,杂糅其间,所以比赵之谦高明的多。吴昌硕的行书,得黄庭坚、王铎笔势之欹侧,黄道周之章法,个中又受北碑书风及篆籀用笔之影响,大起大落,遒润峻险。

吴昌硕书法作品欣赏6

在吴昌硕之前,书法家们写大篆多是亦步亦趋地拟古,继承唐宋人篆法,线条匀洁、结字端严,用毛笔束毫去追金石之气,多为工稳一派。姜寿田在书法批评中曾说“吴昌硕对近现代大篆笔法创作的最大贡献在于打破以笔追金的拟古手法,彻底解放笔法,改束毫为纵毫,加强锋面的受纸度,并以行书笔法入篆,将大篆笔法还原到自由书写状态,从气息和精神上真正把握到三代金文雄强浑肆的审美品格。”吴昌硕晚期创作用夸张变形、墨气淋漓的写意大篆超越了时代审美限制,影响了后来大篆创作的审美取向,可以说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写意篆书跟吴昌硕有着很大的关系。陶博吾深受他的影响,学习《石鼓文》和《散氏盘》,运笔速度更快,结构空间更为险绝、放纵,稚拙生辣呈现更强的“写意性”。当代书坛的篆书家,如刘江、王友谊等,他们作品中的写意倾向,或多或少受到了吴昌硕篆书的影响。当下的艺术也出现了一种不好的现象,便是分工越来越细。治书法者专门写字,事绘画者专门画画,学行书者专写行书。这种学习方法或许容易“精深”,却不能“博大”,容易早出道,却难成大家。在“德艺双馨”的中国书协会员创作的作品中谬误百出。这种现象的出现与全社会的大文化环境有关,更与艺术工作者自身的急功近利有关。

更多书法欣赏

吴昌硕年八十四

吴昌硕的楷书,开始学习唐代颜鲁公,隶书学习汉代石刻,篆书学习石鼓文,吴昌硕的行书,学习黄庭坚、王铎风格。吴昌硕的篆刻,今天学习的人很多。日本篆刻家河井荃庐从1898年开始就向吴昌硕请教,并向日本篆刻界介绍,产生极大的影响。

吴昌硕书法作品【临石鼓文】节选2

吴昌硕的艺术有其时代性和综合性。作为大器晚成的金石书画家,他将诗书画印完美的融为一体。这么好的融合,这绝非偶然,而是跟他的艺术生涯有很大的关系。他曾经说:“诗文书画有真意,贵能深造求其通。”到底怎样有“真意”又怎样“求其通”呢,这不得不从他的金石篆刻开始,“三十学诗,五十学画”这是他的一个显著地特点,与一般画家不同,走的是文先于画的文人画之路,但又与八大山人,石涛这些文人画家不同。他的艺术是篆刻——书法——诗——画独特的发展,最后将诗书画印融合在一起。

      吴昌硕的行书,得黄庭坚、王铎笔势之欹侧,黄道周之章法,个中又受北碑书风及篆籀用笔之影响,大起大落,遒润峻险。吴昌硕的楷书,始学颜鲁公,继学钟元常;隶书学汉石刻;篆学石鼓文,用笔之法初受邓石如,赵之谦等人影响,以后在临写《石鼓》中融汇变通。沙孟海评:吴先生极力避免"侧媚取势","捧心龋齿"的状态,把三种钟鼎陶器文字的体势,杂揉其间,所以比赵之谦高明的多。

链接:

吴昌硕最擅长写意花卉,受徐渭和八大山人影响最大,由于他书法、篆刻功底深厚,他把书法、篆刻的行笔、运刀及章法、体势融入绘画,形成了富有金石味的独特画风,他自己说:我平生得力之处在于能以作书之法作画。他常常用篆笔写梅兰,狂草作葡萄。所作花卉木石,笔力老辣,力透纸背,纵横恣肆,气势雄强,布局新颖,构图也近书印的章法布白,喜取之字和女的格局,或作对角斜势,虚实相生,主体突出。用色上似赵之谦,喜用浓丽对比的颜色,尤善用西洋红,色泽强烈鲜艳。名重当时的画家任伯年对吴昌硕以石鼓文的篆法入画拍案叫绝,并预言其必将成为画坛的中流砥柱。吴昌硕作画用草篆书以书法入画;线条功力异常深厚。虽然从状物绘形的角度看其线条的质感似乎不够丰富、切实,但恰恰是舍弃了形的羁绊,吴昌硕的绘画才步入了意的厅堂,从而形成了影响近现代中国画坛的直抒胸襟,酣畅淋漓的大写意 表现形式。

图片 7

图片 8

       吴昌硕书法,行草中求篆隶意,篆隶中兼草书气,在他的书法中"篆"与"草"正是一个对倒。吴的书画印皆以气势磅礴、真气弥漫为胜,他自谓:"苦铁画气不画形",同样的,他的书法也是如长江大河,一泻千里,势如破竹,劲如强驽。因此,他推重祝技山的草书。吴昌硕书法不仅根抵在于秦汉,而且亦追求古朴美——金石篆籀之气。先秦石鼓文与汉碑正是吴书的人处与基础。得益于石鼓文的笔力骨线,又胎息于汉碑的魄力气度,成为吴昌硕书法的两大支柱。引篆隶作狂草,即所谓革中有篆籀气。吴昌硕,我国著名画家,书法家、篆刻家,为"后海派"中的代表。诗、书、画、篆刻皆精。书长篆、脱胎石鼓,雄浑恣肆。篆刻上取鼎彝,下挹秦汉,钝刀硬入,茂苍劲。

此轴书法古拙遒劲,于法度之外别开生面。用笔时而厚重沉著,时而潇洒飘逸,起笔与横笔多沉实,撇笔多细长,有如其画梅之法。结字多欹侧,但以笔划之粗细保持字形的稳定,无倾倒之势,充分体现了吴氏书法“用笔遒劲,气息深厚”,“结体以上下左右取姿势”的书法特征,并可从中看到许多绘画的用笔特点,面貌独具一格。

吴昌硕的画以泼墨花卉和蔬果为主要题材,兼顾人物山水。他的作品公认为重、拙、大。用笔沉着有力,没有浮滑轻飘之意,是为重;自然却无斧凿之痕,稚气洋溢,天真一派,是为拙;气势磅礴,浑然大家,是为大。

    书法分为两大类:尚静之美和尚动之美,也有两者兼有的。而吴昌硕书法属于尚动之美。其以强悍朴野、率放不拘和粗烈秋酣的笔触所造就的新体式,引领中国近现代篆书、篆刻走向重主体、重表现的写意之途。无论是他写的大篆还是行草,其矫健放纵的用笔,全凭天然,出神入化,不可端倪。从他那精美绝伦的作品中,可以品到血性,顺到刚强,赏到风风火火,体会到有关生命的大放旷与文化的大朴质。吴昌硕书法作品重境界,求气韵,讲格调,布虚实,后人读之,总会被他那美妙动人的艺术境界感动。

马宗霍在《书林藻鉴》中说“缶庐写石鼓,以其画梅之法为之,纵挺横张,略无含蓄 ,村气满纸,篆法扫地矣。”祝嘉在1966年写《石鼓文研究》一文中,第六章专题批评吴昌硕的《石鼓文》,他引述了马宗霍对吴昌硕《石鼓文》的批评,并加以阐述发挥,并列举吴写《石鼓文》中的错字,认为吴昌硕的石鼓文有烂熟之病,晚年作品不及中年。而王道云在《吴昌硕——自出新意 落入拗峭村夫气》中通过具体作品指出吴昌硕的字“……如断骨外龇,既非传统,亦非创新,字格里有一种俗态”。

吴昌硕与隶书

初名俊,又名俊卿,字昌硕,又署仓石、苍石,多别号,常见者有仓硕、老苍、老缶、苦铁、大聋、石尊者等。

吴昌硕书法作品【临石鼓文】节选10

当代书法创作大部分尚处于一个模拟阶段,并未进入真正意义上书法创作。有七届“全国展”中的行草联多为模拟米芾、王铎、苏轼等碑帖的作品,不仅入展甚至可以得奖。从这些作品上可以看出当代的书法创作尚处在技术的层面上,对作品的精神内涵、个性、风格都不迷惘,对艺术创作和文化、学术等深层次的课题未涉及。模拟的作品入展,说明不少人都将书法看成是技术,认为只要练技术就行了,出现了不少不懂文化的书匠。所以说要想书法创作上升到艺术、学术的高度,必须尽快传统文化这课。随着社会生活节奏的加快,当代人的生存压力也在逐渐增大,浮躁之风早已在书坛刮起。书法家们为了入选,常常以评委的审美为准,投其所好,盲目跟风。他们的作品不是发之于心,表现自己的性情,而是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眼泪。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创作,而是作秀。久之书法界就出现了“过于注重技巧”、“没有创造力”、“面目雷同”等一系列问题。面对这种现象,我们尽心下来研究吴昌硕的艺术历程,就能得到很多有益的启示。吴昌硕“诗文书画”四艺俱全,于书法又四体兼工。吴昌硕的书法有着他人难以达到的书外功夫。沈曾植曾说:“翁书画奇气发于诗,篆刻朴古自金文。其结构之华离杳渺抑未尝无资于诗者也”。我很赞同这种说法,诗歌的确是吴昌硕书法的重要因素,于此我们可以得知修养对我们多么的重要。想要艺术走的更远更好,广泛的学习,多方面的涉猎,是很重要的。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吴昌硕的艺术历程对当下书法创作有重要的借鉴意义。对于专工一体书法家,吴昌硕是“博涉多优”、自成一家的榜样。对于那些浮躁、功利等不良现象,大器晚成的吴昌硕仍是我们的榜样。当代的书法家与理论家应该认真学习、研究吴昌硕的作品与艺术思想,吸取他的精华。

图片 9

绘画生涯

图片 10

吴昌硕出生的年代,是我国处在一个大动乱,大变革的时代。他出生前四年,鸦片战争爆发,帝国主义轰开中国的大门,给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广大的人民也开始了反抗战争。同时帝国主义经济入侵,我国的经济基础也发生了变化,逐渐沦为半殖民半封建社会。吴昌硕七岁那年(1850年),爆发了我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农民起义——太平天国运动,革命浪潮席卷全国,他的家乡也被波及。后来又经过了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法战争和甲午中日战争,清政府一再惨败,形成了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局势。于是在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进行了前赴后继的反帝运动。在这时期中,正是由于社会经济基础的急剧变化,作为上层建筑的文化科学、文学艺术,也随之发生了大的变化。

吴昌硕(1844.8.1 -1927.11.29),男,原名俊,字昌硕,别号缶庐、苦铁、老缶、缶道人等等,汉族,浙江湖州人。中国近、现代书画艺术发展过渡时期的关键人物,"诗、书、画、印"四绝的一代宗师,晚清民国时期著名国画家、书法家、篆刻家,与任伯年、蒲华、虚谷齐名为"清末海派四大家"。

吴昌硕,汉族,浙江省湖州安吉县鄣吴村人,中国清末民初的篆刻家,亦工书法、绘画。他的本名是吴俊或吴俊卿、昌硕是他的字号,他也使用过字号昌石、另有别号为缶卢、苦铁、大龙等,晚年在70岁之后,称自己为吴字。吴昌硕最擅长写意花卉,他以书法入画,把书法、篆刻的行笔、运刀、章法融入绘画,形成富有金石味的独特画风。他以篆笔写梅兰,狂草作葡萄,所作花卉木石,笔力敦厚老辣、气势雄强。与任伯年、赵之谦、虚谷齐名为清末海派四大家。

    吴昌硕数十年沉醉于《石鼓文》而矢志不移,以《石鼓文》为载体,一扫千年唯古是尚的酸腐之气,把石鼓文的神韵发之于褚墨,开万年水墨淋漓不可一世之姿。他以“蒜头笔”独特的功效和行草书笔法,融汇篆隶;他上追三代大篆古法,以长锋羊毫作篆,冲破了以毛笔拟金石的习古手法,彻底解放了毛笔的笔性,一改束毫而为纵毫,又以行书笔法掺人篆法,把平正整伤的《石鼓文》写的放纵、恣肆,任意又雄强,用此来强化了篆书的书写性和线条的表现性,打破了自古写篆书绝对使用中锋的教条,复兴了商周大篆古法,并为大篆古法注人了新的活力和现代精神,从而使篆书恢复了它本来的生命力。他也终于完成了吴氏特有的用笔基调:雄俊爽快,苍茫朴厚,古气生发,厚重中透着灵气,最终给人以大气磅礴、排山倒海的艺术感受。吴昌硕所开创的写意式篆书风格,为近现代乃至当代篆书、篆刻创作奠定了崭新的格局。

[2] 吴昌硕.吴昌硕印谱[M].上海:上海书画出版社,1985.

图片 11

清道光二十四年8月1日,生于浙江省孝丰县鄣吴村一个读书人家。幼时随父读书,后就学于邻村私塾。10余岁时喜刻印章,其父加以指点,初入门径。咸丰十年太平军与清军战于浙西,全家避乱于荒山野谷中,弟妹先后死于饥馑。后又与家人失散,替人做短工、打杂度日,先后在湖北、安徽等地流亡数年,21岁时回到家乡务农。耕作之余,苦读不辍。同时钻研篆刻书法。同治四年吴昌硕中秀才,曾任江苏省安东县知县,仅一月即去,自刻一月安东令印记之。同治十一年,他在安吉城内与吴兴施酒结婚,浙江归安县菱湖镇人。结婚后不久,为了谋生,也为了寻师访友,求艺术上的深造,他时常远离乡井经年不归。光绪八年,他才把家眷接到苏州定居,后来又移居上海,来往于江、浙、沪之间,阅历代大量金石碑版、玺印、字画,眼界大开。后定居上海,广收博取,诗、书、画、印并进;晚年风格突出,篆刻、书法、绘画三艺精绝,声名大振,公推艺坛泰斗,成为后海派艺术的开山代表、近代中国艺坛承前启后的一代巨匠。二十二年被举为安东县令,到任一个月便辞官南归。三十年夏季,与篆刻家叶为铭、丁仁、吴金培、王等人聚于杭州西湖人倚楼,探讨篆刻治印艺术,1913杭州西泠印社正式成立,吴昌硕被推为首任社长,艺名益扬。七十岁后又署大聋。中国近代杰出的艺术家,是当时公认的上海画坛、印坛领袖,名满天下。

图片 12

参考文献:

临石鼓文轴

吴昌硕画梅少有全树,也非千枝万蕊,他总是把环境和气氛省略到不能再添置一笔,有如特写镜头,既细致,又逼真,得梅花之真性灵,简直是划金刻石的杰作。

图片 13

作者简介: 司玉花(1990—),女,河南人,西华师范大学研究生,研究方向:书法篆刻。

汉隶以横平竖直、蚕头燕尾为其基本特点,而吴昌硕的隶书恰恰不是如此,他的隶书体态是变扁横为直立,显得特别雄强宽博;又由于吸取了临写石鼓文的经验,所以起笔收笔处,也和篆书一样,是藏锋,含而不露,与通常隶书那种波磔左右飞扬的风格大相径庭。在他的隶书里面,融合了很多篆书的因素。

他的篆刻是从浙派入手,后专攻汉印,也受邓石如、吴让之、赵之谦等人的影响。成为一代宗师。他的画起大落,善于留白,或对角欹斜,气象峥嵘,构图块面体积感极强。他的篆书个性极强,印中的字饶有笔意,刀融于笔。所以他的篆刻常常表现出雄而媚、拙而朴、丑而美、古而今、变而正的特点。篆刻方面吴昌硕上取鼎彝,下挹秦汉,创造性地以出锋钝角的刻刀,将钱松、吴攘之切、冲两种刀法相结合治印。所以他的篆刻作品,能在秀丽处显苍劲,流畅处见厚朴,往往在不经意中见功力。

    吴昌硕工篆书,尤善写石鼓文。中年以前,篆法不脱吴大澄、杨沂孙痕迹,兼取金石古意,然不过典雅古茂而已,虽学养有自,而未谓大观。及至花甲前后,用笔日渐老辣遒劲,老而能熟,老而弥新,气度恢宏,炉火纯青,隐然一代大家风范。吴氏亦善隶书、行书,且其中往往夹杂篆籀之法,观之别具一种情调的韵味。

图片 14

体态上通常是从左下方向右上方倾斜取势,右上方转笔处多呈锐角,显得方劲果断。他的行草同样受到篆书很大影响,是将篆、隶与行草合为一体,而又统一在行草的气势之下。这种书法风格实际上又是受到了明末清初张瑞图、王铎等人的影响比较大。

编辑:张辉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吴昌硕把书法与国画相结合,吴昌硕原名俊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