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威 > 必威-书法 > 泗县古为夏邱、虹县,必威蔡襄书法作品欣赏【

泗县古为夏邱、虹县,必威蔡襄书法作品欣赏【

2019-11-23 06:41

    蔡襄书法文章赏识,甲骨文文章,清丽蕴藉,行笔干净利索,笔意精到平淡,结体得体俊俏,行气连贯,风范奕奕,显得自然飘逸,风度翩翩。用笔内拜内扌厌外拓兼而有之。笔法重按轻提,应用自如,于转折处更见其妙。初写时行中带楷,笔尚收敛,之后越写越放,渐变成行草,最后大肆书写。衍化成小草。特别是终极几首诗,乍看笔画纤弱,然其笔力并不亚于粗笔。他学《兰亭》《洛神赋十七行》,摄取王氏老爹和儿子罗曼蒂克豪迈的风姿;学欧阳询,追寻劲健之笔;学颜真卿、李邕,专意凝重得体;聚众家之专长笔端,显自个儿笔法之淳美。

蔡襄的祖传墨迹楷行书隶都有。历代书评感到,他的石籀文为第豆蔻年华,小楷第二,燕书第三,楷书也很可观。存世的蔡襄行书墨迹中,以《谢赐御书诗表》为代表作。此卷楷法严格,结构伏贴,字体凝重深厚,笔力稳健,兼取褚登善、虞世南之法,并存徐浩、颜真卿之风,为蔡书中精工之作。蔡襄的陶文以小楷为上乘,欧阳修曾说:“善为书者以真楷为难,而真楷又以小字为难。”蔡的小字给人后生可畏种于体面中见娇媚之感。他学《历下亭》《洛神赋十九行》,摄取王氏父子浪漫豪迈的风采;学欧阳询,追寻劲健之笔;学颜真卿、李邕,专意凝重得体;聚众家之长于笔端,显本人笔法之淳美。蔡襄的大篆作品,清丽蕴藉,行笔干净利索,笔意精到平淡,结体体面俊俏,行气连贯,风范奕奕。蔡襄草书的称心之作《自书诗》,写于宋皇佑七年,时年三十柒周岁。书诗11首,字体径寸,原系长卷,后改装成册。此幅属草稿,书时并不求工,显得自然飘逸,风度翩翩。用笔内拜内扌厌外拓兼容并包。笔法重按轻提,应用自如,于转折处更见其妙。初写时行中带楷,笔尚收敛,之后越写越放,渐造成钟鼓文,最终大肆书写。衍化成小草。极其是最后几首诗,乍看笔画纤弱,然其笔力并不亚于粗笔。整卷书体洒脱俊美,是她甲骨文中的精品,反映出她知命之年成熟的书貌。《吴氏书法和绘画论》评此书曰:“书法飘逸,黑风婆妍媚,为蔡书第生龙活虎。”

    蔡襄书管理学习王羲之、颜真卿、柳公权 。前人在谈空说有蔡襄书法时,都认为它“肖似晋唐”,如元倪云林曾跋云:“蔡公书法有六朝、唐人风,粹然如琢玉。”他的黑体《澄心堂纸尺犊》可看成是蔡襄传世墨迹中最优质、最蹈循晋唐故土的代表文章。此作秀妍恬淡,颇负晋唐人的风味。全文以行楷写成,结构放正略扁,字距行宽紧合适,一笔黄金时代划都什么富体态,工致而高贵。蔡襄时年七十叁岁,便是她余生崇尚端重书风的表示之作。钟鼓文入宋以往,蔡襄应是南陈大篆的率古人。《昼锦堂记》是蔡襄大字甲骨文的代表作品。它吸收颜书笔意成之,严刻遒劲、方圆两全,颇具颜楷宽博大度的风丈母娘。此作乃蔡襄为当朝大臣韩琦所书。为了表示对韩琦的爱慕,蔡襄在撰写进程中万象更新,每字单独写上几十三遍,择其最棒者实行拼合,故《昼锦堂记》又号“百衲碑”。把生龙活虎幅完整的著述拆开来写,无论字间的照管,依旧准绳的贯气都晤面前遇到毁坏,因之《昼锦堂记》是得失参半的——单个字是完美的,全部的排布上却存有张望失神之弊。欧文忠说:“自苏子美死后,遂觉笔法中绝。近年君漠独步当世,然谦让不肯主盟。”黄鲁直也说:“苏子美、蔡君谟皆翰墨之英豪。”蔡襄传世墨迹有《自书诗帖》、《谢赐御书诗》,以及《陶生帖》《郊燔帖》《蒙惠帖》墨迹三种,碑刻有《万安桥记》、《昼锦堂记》及鼓山灵源洞楷书“忘归石”“国师岩”等珍宝。

越来越多蔡襄书法文章赏识

陶文四贵裔是对书法史上以正体著称、

越来越多蔡襄书法赏识

蔡襄的书法相得益彰,兼收并蓄,自成风流洒脱格。他的书法有七个家喻户晓的性状:一是书法晋唐,遵循法律;二是大器晚成为佳,讲究气韵。前面一个体将来文章的点画用笔、字体间架、通篇章法上;前者体将来文章中的书法家性情、气质与书写时的思想心情上。曾有诗曰:“苏子归黄家,笔法遂中绝。赖有蔡君谟,威望驰晚节。”

    展卷蔡襄书法赏识,顿觉有生机勃勃缕春风拂面,充满妍丽温雅气息。构字收放合度,百步穿杨,极尽自然,行文如无拘无束,尽现妍丽遒劲之态。从书法风格上看,苏武丰腴跌宕;黄山谷道人驰骋拗崛;米颠俊迈豪放,他们书风自成生龙活虎格,苏、黄、米都以黑体、行楷见长,而喜欢写陶文的,照旧蔡襄。蔡襄书法其浑厚体面,淳淡婉美,自成风流倜傥体。蔡襄书文学虞世南、颜真卿,并效仿晋人,正楷端重沉着,甲骨文温淳婉媚,大篆参用飞白法。

    蔡襄书法赏识,蔡襄所善诸体之中,以宋体成就最高,今存书迹也最多。《虹县帖》的婉媚飘逸,《暑热帖》的和蔼可亲淳雅,《蒙惠帖》的留心含蓄,《安道帖》的逸笔草草,虽神采各异而法度审慎,笔触细腻而温和舒适,深得晋人风骚蕴藉之气。伍13虚岁所作《澄心堂纸帖》融颜真卿、虞世南为紧密,用笔精致沉稳,结字端雅遒媚,行间疏朗类于杨凝式《韭花帖》,颇负温润超逸的雍容气度,号称晚年大篆的最棒。蔡襄的金鼎文极具颜书风貌,又以小楷为佳,《海隅帖》、《谢赐御书诗》兼具虞世南笔意,气息闲雅而遒爽精劲;《颜真卿告身帖跋》则着力追摹颜书而颇负苍茫之意。其它,蔡襄还在今草中融合章草、飞白体势,自创“飞草”后生可畏体。《陶生帖》、《思咏帖》、《虹县帖》中均有顿按飞提的章草笔势或肥壮的“雁尾”形态的点画,或可当之。“每落笔为飞燕体,但觉烟云龙蛇,随手运维,奔腾上下,殊可骇也。静而观之,神情欢娱,可喜耳”的自己评价,也可与诸帖并观。

赵集贤((赵体)。其甲骨文圆润清秀,纠正严俊,又不失燕书之飘逸娟秀

    虹县今名天长市。来安县古为夏邱、虹县。千古名城、运河要地谢家集区,像黄金年代颗绚烂明珠镶嵌在赣南开世界。芜湖县高居林芝平原西边,东与吉林省呼和浩特市钟楼区、北与广西省海口市涟水县毗邻南与辽宁省邢台市临泉县、西与江苏省承德市南陵县分界,属皖、苏两省四县拜望处,背靠中原,地近黄海,从属韶关市,有新汴河、古汴河;据《泗虹合志》记载“虹原为贡,后为绛,再为虹,虹县旧址在岳西县西。”书法录像。《太湖县志.大事记》又载“唐,武德6年,废夏邱并入虹县(夏邱名废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贞观8年,虹县隶泗州。元和4年,虹县改隶阳江。宋,元祐7年,割虹县的灵璧镇升为县。建炎元年,宋金战役,虹地为金有所,后因年代久远战无动于衷,城邑沦为废地近60年。元,至元13年,虹复立县治,属江淮行省四川江北道,隶周口。明洪武4年,泗州改为中立府凤阳府,景泰元年,虹知县王磐重修土城,弘治元年,虹知县樊江为土城市建设造砖石结构城门,万历23年,虹县改换砖城。”

“宋四家”中的苏、黄、米三家,对蔡书都推重和敬佩。苏轼对蔡书颇具色金属研商所究,一直以为蔡书法是当世第风流罗曼蒂克。苏轼在《评书》中说:“蔡君谟为方今首先。”独蔡君谟天分既高,识学深至,天马行空,分外无穷,遂为本朝第后生可畏”。苏和仲跋蔡帖云:“宣献老聃,留台太浊,自有国以来,当以君谟为第生龙活虎。今有知者,当以斯言为然。”黄山谷认为:“苏子美、蔡君谟皆翰墨之英雄也。”“蔡君谟草书简札甚亮丽动人。”“蔡君谟行简札,能人永兴之室也。”(《豫章黄先生文集》卷七十三)赵恒时任书学大学子的米南宫,说蔡襄是“勒字”,意谓书似镌刻金石。在米唐山心目中,蔡襄的字是停蓄锋锐,沉着有力。

  必威 1

蔡襄书法小说赏识【海隅帖】02

关于历史上什么人写的字雅观,首先得分哪个种类字体,毕竟爰好不一致,欣赏的角度自然不相同。

必威 2

大史学家欧阳修与蔡襄是相濡以沫的知心人,他对蔡襄很推重,请蔡书写本身的《集古录》目序。他认为“蔡襄,博学君子也,于书尤称精鉴。”“自子美死后,遂觉笔法中绝。近年君谟独步当世,然谦让不肯主盟。”(《欧文忠公集》卷一百五十四、卷第一百货公司五十)年辈稍长于蔡襄的梅尧臣则把蔡襄与王羲之、钟繇相提并举,感到:“君谟善书能别书。”“大将军姓出北齐邕,名齐晋魏王与钟。”(《婉陵先生集》卷十三、八十六)沈括在《梦溪笔谈》中云:“古代人的散笔作燕体,谓之‘散隶’。近岁君谟又以散笔作小篆,谓之‘散草’,或曰‘飞草’,其法皆生于飞白,亦特立独行。”明代大书法家鲜于枢题蔡襄书帖云:“蔡忠惠公书为赵宋法书第大器晚成。”这么多有名的人都击节称赏蔡襄的书艺,足见蔡襄书法十分受世人赏识。

必威 3

蔡襄书法文章赏识【海隅帖】01

赵孟俯((赵体)。其大篆圆润清秀,放正严苛,又不失行草之飘逸娟秀

蔡襄书法赏识【虹县帖】生龙活虎

蔡襄的书法成就全面,行体、燕体皆为历代书法家所模拟。北宋羌说成立的游丝体来自蔡襄的“飞白”;宋朝大书墨家赵种兆页能写各个书体,其源“盖自蔡书也”;唐宋大书法和绘歌唱家倪瓒亦云:“蔡公书法真有六朝、唐人风,粹然为琢玉。”明初沈度大楷学蔡襄的《安平桥记》,开台阁体之先例;明陶宗仪云:“君谟工字学,大字巨数尺,小字如毫发,笔力地方,大者不失缜密,小者不失宽绰。至于蝌蚪、篆籀、正、隶、飞白、行、草、章草、颠草,靡不精妙,而尤专长行,在长辈中,自有风流浪漫种风味。”清张南轩云:“蔡端明书,如礼法之士,盛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斋居,不敢罕有舒肆之意,见者自是起敬。”别的,文征明也后生可畏度学蔡襄,“于莆阳得其形”。可以见到,蔡襄的书艺给后代的震慑是然则浓烈的。

蔡襄书法赏识【澄心堂纸尺犊】

必威 4

二,行书

    蔡襄的传世墨迹楷燕书隶都有。燕书为第生机勃勃,小楷第二,黑体第三,钟鼓文也很可观。存世的蔡襄大篆墨迹中,以《谢赐御书诗表》为代表作。此卷楷法严刻,结构稳妥,字体凝重深厚,笔力稳健,兼取褚登善、虞世南之法,并存徐浩、颜真卿之风,为蔡书中精工之作。蔡襄的楷体以小楷为上乘,欧文忠曾说:“善为书者以真楷为难,而真楷又以小字为难。”蔡的小楷给人风流倜傥种于体面中见娇媚之感。蔡襄《虹县帖》尺牍,1051年,纸本,行草书31.3 x 42.3cm新北紫禁城博物馆藏。释文:襄启:近曾明仲及陈襄处奉手教两通,伏审动静酒泉,门中各佳,喜慰喜慰!至虹县,以汴流麻木不仁涸,遂寓居。馀四十八日,今已作陆计,至开封,然道途劳累,不可计数。尚为说者云:渠水当有涯,计亦不出生龙活虎二十13日。或有水,即假轻舟径来;即无水,便就驿道,至都乃有期耳。闽吴大屏皆新除,想当磐留少时。久处京尘,无乃有倦游之意耶?路中诚可防虞,民饥鲜食,流移东方,然在处州县,须假卫送,老年人幼儿并平善。秋凉,伏惟爱重,不宣。襄顿首。郎中尊兄足下。谨空。二月廿三十17日,六安。

最先提议“宋四家”的是宋代遗民、隋唐人王芝,他在《跋蔡襄阿克苏河石砚铭》中说:“蔡君谟所书《鉴江石砚铭》,笔力疏纵,自为生机勃勃体,那时职分为‘四家,窃尝评之:东坡浑灏流传,神色最壮;豫章先生瘦硬通神;宜昌驰骋变化;然皆须从放笔为佳。若君谟作,以视拘牵绳尺者,虽亦自纵,而以视三家,则中正不倚矣。”四家之中,蔡襄年最长。

    蔡襄的书管历史学习王羲之、颜真卿、柳公权,浑厚体面,雄伟遒丽。苏文忠说:“君谟天禀既高,积学至深,心手相应,千变万化,遂为本朝先是。”蔡襄为人忠厚正直,字识渊博,他的字“端劲高古,容德统筹”。《颜真卿自书告身跋》得鲁公笔法而修于鲁公书,可为楷则。北魏化学家沈括,在《梦溪笔谈》中,争辩蔡襄的小篆曰:“以散笔作宋体,谓之散草,或曰飞草,其法皆生于飞白,别开生面。存张旭怀素之古韵,有风云万变之势,又纵逸而富古意。” 这表明蔡襄那位稍欠改善精气神的书墨家还不是累教不改的,他也在追求古趣,力修改意。

必威 5

村办偏侧宋代颜真卿的燕体。颜真卿书法精妙,专长行、楷,创"颜体"草书,与赵.孟頫、柳公权、欧阳询并称呼"钟鼓文四贵族"。

蔡襄书法赏识【虹县帖】二

蔡襄存世墨迹比非常多,金鼎文小说有《安济桥记》《昼锦堂记》《谢赐御书诗》《持书帖》和《茶录》;金鼎文有《澄心堂纸帖》《虚堂帖》《自书诗帖》《山堂帖》和《大研帖》;燕书佳构相当多,有《风疹帖》《扈从帖》《中间帖》《京居帖》《郊燔帖》《入春帖》和《陶生帖》等。《三希堂法帖》收入蔡襄的《与杜长官帖》《笔精帖》《精茶帖》《与当世帖》《与陈茂才帖》《与小姨子帖》《进诗帖》《与彦猷帖》《与校尉帖》《与安道帖》《与客人帖》和《求纸帖》等等。格拉茨鼓山喝水岩摩崖有他题刻的“忘归石”三字榜书小说。《中国书法大辞典》《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历代书法鉴赏大辞典》等大型辞书,均载有他的小传及墨迹罗中凡。

必威 6

    蔡襄书法赏识均以笔致细腻温润、格调淳平淡净为基调,老年更加的遒润,独具淳淡温雅、雍容高雅的逸韵。这种作风的变异显著本于蔡襄的超过常规规的本性天禀、才情气质,尤得力于诗书的浸透和他对魏晋书法神韵的深厚通晓。蔡襄燕体,其书颜味虽浓,但还是可以评释洒脱的野趣。唐末五代以降,书法写作稳步偏离了守旧的法则,五代杨凝式虽独放异彩,但只是超人。客观地说,若无蔡襄对宋初书风从手艺格调上加以收拾,东晋“尚意”书风将不会有牢固扎实的风骨幼功。欧阳文忠谓:蔡君谟之书,柒分、散隶、正楷、行狎、大小草众体皆精。          书法虽为“小道”,却是积功乃成。蔡襄工书而颇自惜重,不随便与人,以为“儒者之工书,所以自游息焉而已,岂若一技夫役役哉”。北齐姜尧章的新“黑风婆”论也应时而生:“黑风婆者,黄金时代须人品高,二须师法古,三须笔纸佳,四须险劲,五须高明,六须润泽,七须向背得宜,八须时出新意”。所言“风岳母”已然是人格化的“作者神”,繁多因素均筑基于天资才情之上,出于诗书文化艺术的浸泡。以此观之,蔡襄书法的确温润、细腻有余,而险劲、新意不足,然而,逸韵高致迥出时人以上,也是不争的真情。

钟鼓文四富贵人家是对书法史上以正体著称、

必威 7

蔡襄的书法高绝,书法理论也可以有异常高造诣。他提议“学书之要,唯取神气为佳,若模象体势,虽雷同而无精气神儿,乃不知书者所为耳。”(《蔡忠惠公文集》卷八十一)他在论秦汉时书法说:“尝观《石鼓文》,爱其古质,物象局势有遗思焉;及得《原叔鼎器铭》,又知古之篆文,或多或省,或移之左右内外,唯其意之所欲。然亦有工拙,秦汉的话,裁得环环相扣,故古文所见止此.惜哉!”蔡襄在研商中觉得钟繇、王羲之、索靖的书法与张芝临近,但又都能自成体格。蔡襄还在《评书》一文里对唐代张旭、怀素燕书实行了商量:“上大夫笔势,其妙入神,岂俗物可近哉!怀素处其侧,直有仆奴之态,况外人所可拟议。”蔡襄站在艺术学的万丈,把汉末到宋初的书法加以综合性的研商。他敏锐地注意到了隶、甲骨文体的嬗变情状和内在因素,分明提议了魏晋时诗坛已现身了南北书风的出入。他主持学书依旧要渐进,先楷法而后甲骨文。《君谟语录》中有句说:“古之善书者,必先楷法,渐而至于石籀文法,亦不离于楷正。张芝与张旭变怪偶然,出于笔墨蹊径之外,神逸有余,而与羲、献异矣。”他对楷书亦有极其的见地,在《自论飞草书》中论述了钟鼓文“每落笔为飞石籀文,但觉烟云龙蛇,随手运维,奔腾上下,殊可骇也。静而观之,神情欢喜可喜耳。”蔡襄的书法议论理论还记下在他的题跋小说里,如《跋萧子云出师颂》《跋王献之洛神赋十七行》等。从蔡襄的无数书评理论中,可以明白到她的深厚文化修养。

越来越多蔡襄书法赏识

    蔡襄书法石籀文《海隅帖》是卓绝的颜体书风,在蔡襄之后,还尚无人学颜学得那般好。颜楷现身后,追随者许多赞佩其实用性较强的《多宝塔碑》,柳公权吸收了颜的技巧,但走向了改编与瘦硬,而忽略其书丰饶的特质。海隅帖,1045年作,新北紫禁城博物院藏。蔡襄行书,笔锋精到,无丝毫大意之痕。他既深悟唐人书法 大前锋用笔的流动感,又旁参晋人中侧锋兼施所发出线条的块面效果,由此他的用笔具备立体感。笔毫触纸未有过长的驻扎和修饰动作,明显有别于于重申线条动作修饰的晋唐书法。书法摄像。锋颖外露轻巧变成线条淡薄轻浮,但蔡襄却以超然绝俗的手艺,奇妙地行使提按提升了线条的音频,使线条的律动与情义同步而行。蔡襄书风归于婉媚秀劲生龙活虎类,其创作,有的流利畅达,有的清婉淡雅,有的轻便易行含蓄,好似面前碰着平和怡淡的高人于不经意间暴暴光人性的所有的事。蔡襄楷体是颜真卿的忠诚帮忙者,黑体也难跨出二王窠臼出新意、改正风是书法我们的最主要标识。

王羲之,代表作《陶然亭序》被誉为“天下无双行草”,太宗独爱之,《快雪时晴帖》,亦是一代君王爱新觉罗·弘历的最爱。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泗县古为夏邱、虹县,必威蔡襄书法作品欣赏【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