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威 > 必威-书法 > 肯请方家指正,接着书经文

肯请方家指正,接着书经文

2019-11-30 02:17

 

图片 1

从近期国内的拍卖纪录来看,唐人写经没有受到艺术品市场调整的影响,反而有越来越火的迹象,拍卖价起拍都比较低,但是都能拍到很好的价格,看了保利拍卖的纪录就能发现,几幅唐人写经精品十几万起拍,能拍到三百多万,四百万,不断地创出新高,究其为何行情会逆势而上,仔细分析后也会发现其中内在的必然原因。

图片 2图片 3

图片 4

文 | 安祥

稀缺性

敦煌藏经洞发现的写卷,上起两晋,下至宋元,其中的大部分是唐代的写经卷子,并且有很多写经卷子有抄经者以及年月的题记,为我们了解唐代经生及其书法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

书法欣赏【转轮圣王经】01

今天聊聊书法史中的一种独特形式写经体。由于自己对这一书体的接触也不太全面,正好借由这篇文章,了解和梳理一下这方面的知识。如有不对,肯请方家指正。

唐人写经历经一千多年的风风雨雨,传世品极少,清宫所藏不多,而且也流失殆尽,敦煌遗书中唐代写经所占比例也很少,残经断片居多,而且大部分被国外着名博物馆和私人收藏。一部分唐人写经的精品之作在日本遣唐使之时带回东瀛供奉诵读,目前基本也收藏在日本的一些大博物馆内列为国宝收藏,只有少数在日本民间被私人收藏。

一、写经生的身份及其抄经情况

   转轮圣王经书法欣赏,上承陈隋正楷遗风,兼收欧、虞两家笔韵,超凡脱俗,引人入定。其用笔匀净遒劲,结体疏密开合适度,允称初唐写经之精品,堪与《善见律》、《灵飞经》等媲美。此《转轮圣王经》卷,纸本,尺寸为 289.5×23.5厘米,凡一百八十五行,行十七字,款署“贞观廿二年十一月十日。用大麻纸七张二。卷中屡书唐太宗名讳,“世”字、“民”字皆不缺笔。不过,这一点无损于经卷的真实性、可靠性。因为据启功先生考证,“避讳缺其点画,始自高宗之世”正好处在唐高宗登基并开始避讳之前,其中没有缺笔也属自然、正常之事。

什么是写经体、经生是哪些人?

所谓的写经体,是以书写经书为主要内容且大多以小楷呈现的一种独特书法形式。而经书则以佛教经典为主,间或也有道教等其他经典的。

大约从汉代开始,佛教就逐渐传进了中国,到了魏晋时期,佛经在中国得到了极大的发展,而在唐代则达到鼎盛。在这跨度长达700年左右的历史长河中,大量的佛经被翻译过来,佛教宗派也被确立,其中作为中西方文化交流驿站的敦煌洞窟营造则达到了鼎盛阶段。

当时的人们为了求福纳祥和获得心理慰藉,经常做各种佛事,其中最普遍的就是写经抄经,这种活动几乎形成了一门营生,出现了专门抄写经文的“经生”。

有趣的是,从汉、魏、晋到唐,中国的书法也出现了全面的鼎盛时期,出现了汉简汉隶、二王行草、魏碑唐楷等不断变化发展中的书体,成为中国书法的主流一脉。而与此同时,写经体则与此相互并轨发展,既相互影响,又各自独立。

图片 5

<small>《武威汉简》</small>

比如,早期的写经体多以南北朝字体和隶书为主,在北魏时期,写经体就有了明显的魏碑笔法和结构特征。到了隋唐,写经法度也和唐楷一样讲究规范、精准、笔画巨细无遗、结构千锤百炼。可以说,写经体与时代书风的紧密结合,拓宽了写经体的书法风格。

图片 6

<small>西晋元康六年《诸佛要集经》</small>

其实,写经从最开始,并不是书法行为。它只是用来方便学佛之人阅读的载体。所以,字迹工整、结构匀称,易于识别,是对写经最基本的要求。但是由于抄经人的背景差异、所处时代的不同,所呈现出来的字体形式也多种多样,或秀美或冷峻,或端庄或雍容,形成了各自不同的风格。但整体上来说,在抄经的过程中,都对写经人有一定的要求,比如要有恭虔之心,要心平气和、神智宁静,还要有一定的技能、速度、质量等等。这一点和历代的其他书法遗迹都不相同。可以想象,现代人抄《心经》,想必也是要回归那种神智宁静的状态吧。

图片 7

<small>大般涅槃经卷第十一</small>

当时,传抄佛经之事的主要有两类人:一类是寺院僧侣,另一类就是经生(也称为写生或书手)。这些经生,很多都是功名场上的失意者,其名多不见于经传,生平更是无从考证。当然还有民间的普通信众,这些人因为不在上流社会,一般也看不到名家的手迹,所以他们习书的范本就是前人抄写的经卷。

艺术性

唐代主要写经者身份是十分复杂的,为了阐述方便,我们将其大体分为官府经生与民间经生。

    自从佛教传入中土以后,写经书法应运而生,以至于成为除壁画、造像艺术之外又一绚丽夺目的宗教文化胜景。谈及经生书法时,会自然地将其与敦煌联系起来,因为自从清光绪二十六年敦煌藏经洞被打开之后,源自该处的经卷便广为世人所知。此处所介绍的《转轮圣王经》其影响和知名度虽不及《灵飞经》,但是至少有两点与后者相似:一是它曾长期被指认为唐钟绍京的作品;二是它亦被镌入丛帖中(如清代歙县鲍漱芳的《安素轩法帖》即收有此经),一度流传颇广。书法视频。

写经体的书法特点

我们知道,历代的书法遗迹中有甲骨、金文、碑刻、摩崖、砖铭、帛书、简牍、文稿、尺牍等众多形式,书体及大小也是种类繁多,体现出中国书法的丰富性和变化性。但写经体则主要是正书,书写工整,在通篇的结构、笔法和章法布白等方面都有一定的范式,从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书法风格。

图片 8

<small>道教经典《太上九真妙戒金籙度命九幽拔罪妙经》 纸本, 25 x 142.5 cm ,敦煌。英国大英图书馆藏。</small>

但尽管如此,写经体也不是像日后的馆阁体那样的千篇一律。由于其所处的历史时代不一样,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变迁,写经体也是有很多值得一书的不同面目的。由于写经活动横跨中国700年左右的历史,因而其实也和中国主流一脉书法一样经历了不断的变化,比如具有隶书意味的楷书形式、汉简对它的影响、魏碑楷书的应用、唐楷对经书的潜移默化等等,都在写经体中体现出来,从而出现了写经体中或风格高古、或朴素自然、或天真率意,或法度谨严的各种特征,为中国书法平添了一道另类的风景线。

唐人写经的书法造诣极高,唐代朝廷中对于抄写经书非常重视,并成立了专门的部门负责,当时着名书法家欧阳询、虞世南就曾给写经生教习楷书,这也是为何唐人写经中一些书法造诣让人叹为观止的原因了,我们就先从书法说起。

官府写经生

图片 9

写经体传世作品举要

由于佛教在中国的传播以及写经的盛行,写经书法流传下来的也很多。特别是自从一九OO年敦煌藏经洞被发现以来,数万卷古代文书公诸于世,可以让我们一窥那时多彩的写经书法艺术。由于篇幅所限,这里仅罗列几个比较知名和重要的传世作品。

中国书法历史源远流长,在浩如烟海的书法类型里,有一种独特的书法形式,它就是写经体。这种特殊的小楷书法在佛家和书家的共同参修中得到了艺术上的升华。从汉魏开始,佛教逐渐传进中国。佛经的翻译与复制成为很重要的一件事。因为佛经是传播佛法最好的信息载体。自北魏开始,写经体开始渐渐在佛教内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同时也在无形之中影响着书法领域。

此类经生大体是秘书省和门下省的“楷书手”(又称书手、楷书、群书手)。属秘书省的经生抄经如:斯1456《妙法莲华经卷第五》末题:“上元三年五月十三日秘书省楷书孙玄爽写。”当然,秘书省经生抄经隋代已有,如斯2295《老子变化经》末题:“大业八年八月十四日经生王俦写”,后署“秘书省写”。

书法欣赏【转轮圣王经】02

1. 隋代《妙法莲花经》

图片 10

<small>佚名 《妙法莲华经》,原敦煌藏经洞中之物,书写者佚名。上海朵云轩藏</small>

《妙法莲华经》,简称《法华经》,(梵语:Saddharma Pu??arīka Sūtra),後秦鸠摩罗什译,七卷二十八品,六万九千馀字,收录於《大正藏》第9册,经号262。梵文Saddharma,中文意为「妙法」。Pundarika 意译为「白莲花」,以莲花(莲华)为喻,比喻佛法之洁白、清净、完美。Sūtra 意为「经」,故此经之全名为《妙法莲华经》。(摘自网络)

《妙法莲华经》经文为楷体,点画飞动,体态秀逸,神采卓然。可看出其精熟的点画,细处还能看到悬丝,以及运笔的方向,字体上也是大小错落,各随其态,通篇贯气,很有神韵。此件经书为敦煌莫高窟藏经洞在清末时散出之物,从清代末年一直到新中国成立的岁月里,此卷几经转藏,现珍藏于上海朵云轩。

由于写经不完全是书法行为,还要给学习佛法的人来阅读,所以要求工整,易于识别,通篇字体均匀,这是基本的要求。在这个基础上,或秀美,或端庄,或冷峻,或雍容则全凭书者发挥而为之。无论何风格,必须以精诚贯穿以始终。究其原因,主要是意识形态上一定要达到和佛法最佳的契合,才能完整的阐述经文中表达的含义。写经最忌讳信手为之,乱画于纸实则乱心于人,与佛法违背。

展开剩余96%

    在唐代,通常情况下,传抄佛经之事由两类人担任,一类是寺院僧侣,另一类是经生。所谓的经生,绝大多数是功名场上的失意者,其名不见于经传。经生及其作品的大量涌现,堪称是当时的一种特有的文化现象。抄手们在抄写经文时,道德要有恭虔之心,心无杂念,心平气和,神智宁静,完全进入角色,甚至契入玄妙的境界。“写经体”书法的风格、特点乃至程式逐渐确立下来。经生们的书写也有一定的体例与格式。例如,先在专为写经用的纸上画出乌丝界栏,再于卷首写经名,接着书经文,最后注明所用纸张的数量或所书佛经的卷号等。有的甚至署上经生的姓名或附上发愿文等。《宣和书谱》载:经生高手创作时“修整自持”,“数千字终始如一律,不失行次”,“一波三折,笔之势亦自不苟。岂其意与笔正,特见严谨,亦可嘉矣”。

2. 国诠《善见律》

图片 11

<small>此卷为乌丝栏纸本,小楷书。275行 每行17字 纵22.6厘米 横468.8厘米,故宫博物院藏。</small>

国诠是唐初太宗时人(七世纪),名不见经传。但在当时应该是一位比较著名的经生。因而奉旨书写了《善见律》,后有文化大臣阎立本为之题跋。后来的赵孟頫、倪瓒、董其昌都曾见过此卷。笔法上以二王的《黄庭经》《玉版十三行》为基础,是罕见的小楷佳作。这篇书法通篇腕力匀整、无一败笔,字型舒严有度,可谓一丝不苟,笔法圆润纯熟,结体开张而不局促。符合写经人需要“精诚”的要求。

《善见律》简述了释迦牟尼弘佛之事,卷末上端书“善见律卷”,下署“贞观廿二年十二月十日国诠写”。

李叔同出家后,号弘一法师。因出家前书画水平已经很高了。所以出家后也常写佛经作为修行。弘一法师曾拿自己抄写的佛经给当时的印光大师看,想让大师评论下自己的书法如何。印光大师看后未作过多书法专业的品论,只说:文人习气未脱。弘一法师听后忙请教如何写经?印光大师达到:唯有精诚。弘一法师听后有所开悟,后直至去世其书法都秉承“精诚”二字,以致晚年书法半点尘俗不落,成为一代大家。

属门下省抄经的情况较多,如:斯2637《妙法莲华经卷第三》末题:“上元三年八月一日弘文馆楷书任□写。”斯3348《妙法莲华经卷第六》末署:“上元元年九月廿五日左春坊楷书萧敬写。”按:弘文馆属门下省,左春坊位于东宫,但制拟门下。

更多书法欣赏

3. 唐人书《灵飞经》

图片 12

<small>《灵飞经四十三行墨迹本》,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每页20.8 × 8.9cm ,共9页。</small>

《灵飞经》又名《六甲灵飞经》,无名款。《灵飞经》笔势圆劲,字体精妙。是后人初习小楷不可多得的范本。

关于《灵飞经》的作者,至今还是一个谜。有说是唐人钟绍京所书,也有说它是玉真公主手迹,甚至也有人认为它是由元代赵孟頫临写而成。而《灵飞经》本身的发现与经历也算是扑朔迷离,有兴趣者可自行查阅资料一睹真相。

图片 13

<small>《灵飞经》渤海藏真帖本</small>

但无论如何,《灵飞经 》作为有真迹存世的小楷经典,其秀美身姿,千百年来始终散发着不朽的艺术魅力!

在当时有四种抄写佛经的背景:

没有注明抄经者所属部门,但从写经形制看,属于官方抄经,如斯3094《妙法莲华经卷第三》末署:“仪凤二年五月廿一日书手刘意师写。”斯3079《妙法莲华经卷第四》末署:“咸亨二年十月十二日经生敬德写。”如果把这类抄经与门下省、秘书省抄经题尾相比照,其罗列的名目,如初校、祥校者等等几乎类同,因此仍应是门下省或秘书省抄经。

4. 《佛说生经》残卷

图片 14

图片 15

<small>《佛说生经》残卷片段,此残卷现藏法国国家图书馆。</small>

《佛说生经》残卷,由释慧湛书于南朝陈宣帝太建八年(公元576年)。释慧湛为南京白马寺僧,本经由南京传至敦煌。因其书法佳绝,为主人宝藏,直至1002年被埋于莫高窟藏经洞。九百年后王道士发现秘密,遂开洞出经,陆续盗卖。此残卷现藏法国国家图书馆。(摘自网络)

第一种是出家人。在当时,佛法是通过佛经来传达佛法的,所以需要更多的法本来传播。比丘、比丘尼是最有理由来抄写佛经的。

《旧唐书》卷43《职官志》,弘文馆有“楷书手三十人”,史馆亦有“楷书手三十五人”,而崇文馆亦有“书手二人”。开元年间张九龄等人所撰《唐六典》卷10也记载,秘书省置“楷书手八十人”,卷8记载,弘文馆置“楷书手二十五人”。虽然无法确切地知道这些“楷书手”、“书手”的职责,但可知为官府抄经是他们的任务之一。

5. 唐钟绍京《转轮圣王经》

图片 16

《转轮圣王经》其影响和知名度虽不及《灵飞经》,但也是长期被指认为唐钟绍京所书的作品;甚至被被镌入丛帖中(如清代歙县鲍漱芳的《安素轩法帖》即收有此经),因而一度流传甚广。

钟绍京(659-746),字可大,据说是钟繇后裔(第17带世孙),因而被人称为“小钟”,钟繇自然就是“大钟”了。米芾的《书史》 则称绍京书法“笔势圆劲”。董其昌认为,赵孟兆的楷书就是学习钟绍京小楷而得的,因此可以从赵孟頫的楷书看到钟绍京的楷书风范。甚至也有人说《灵飞经》就是赵孟頫的临作,云云。

但此经书是否小钟所书,还有不少质疑之声。当无论如何,此经本身用笔遒劲有力,结体疏密得当,可堪初唐写经之精品。


聊聊数笔无以表述中国丰富而瑰丽的写经体书法艺术,也有很多优秀作品没有纳入介绍,如一些摩崖石刻中也有不少写经经典(《泰山经石峪》等)。但限于篇幅也只有割爱了。归纳一下:写经体(也称经书体)从汉代简书开始,一路走来,到唐代达到鼎盛,是自两晋以来抄写经卷的重要书体形式。可以说,它详尽记录了中国文字隶变以后楷化的全过程,对中国文字的发展起了重大的推动作用。同时,由于其墨迹形式的完好保存,很多作品传达出了魏晋南北朝时期书法笔法的特征和痕迹,因而对后世的书法学习者而言,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学习宝库,甚至有人提出,写经体可以成为书法初学者入门的一种学习对象

小编不才,请予指正

第二种是经济条件不好的知识分子。很多落榜的读书人都有过住在寺庙里面读书的经历,对于没有信仰的抄经者,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这些人受过一定的文化教育,多有一定的书法基础,面貌多姿多彩,是传世最多的写经作品的作者。

这些政府抄经书手是如何培养出来的?唐政府曾规定,“有性爱学书及有书性者,即入馆内学书”①,著名书家欧阳询、虞世南曾教习楷法。学成的善书者分充各馆充当书手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这些书手没有官衔品第,相当于“胥吏”,为政府所雇佣。关于他们的事迹,所见不多。如国诠是唐经生,有关他的身世,明都穆在其《寓意编》中说:“国诠,太宗时人,唐贞观中经生。国诠奉敕作指顶许字,用硬黄纸本书《善见律》,末后注诸臣,有阎立本名,其书精熟匀净而近媚。”这些记载其实在《善见律》后题记中都有记载。又本卷后纸的徐□跋中说:“余家旧藏《兰亭禊序》,尾云楚生国诠摹,后有苏、米二公题识,评其书法当在庭诲之上,今观此卷,信不诬也。”从此可知,如果两种记载的国诠同属一人的话,那他应是贞观时经生,曾摹过《兰亭序》,并奉敕作《善见律》。有关他的其他资料,一概阙如。

第三种是佛教信徒,多为在家居士。佛教徒修行的方式之一,就是靠抄写佛经来加深对佛法的理解,在佛经中多有关于抄写佛经功德的描述。这些佛教信徒怀着深厚的信仰情感抄写佛经并加以传播。这类抄经的人有书法水平参差不齐,有的工整,有的天真,所以面貌多样。

政府书手所抄经书,多是发给各州道以供师法的样本,因此对写经的要求非常严格,形成了一套完整严密的制度。这种完备的制度从任意一个官方抄经的题尾中可以看得很清楚。如斯2573号《妙法莲华经卷第二》末署:

第四种比较特殊,就是在隋唐时期朝廷敕命而书写。在隋唐时代,信仰佛教的统治者占大多数,收藏供养佛经也就不奇怪了。传世作品如国诠书《善见律》等。但是落款的写经传世极少。

咸亨四年九月十七日门下省群书手封安昌书

写经经历魏晋南北朝、隋唐年代,渐渐形成写经体,成为书法领域里面一种重要的书体。对后世书法艺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宣和书谱》中记载:经生写经时:数千字始终如一律,不失行次。

用纸二十张

笔法与结构:

装璜手解集

受到内容的限制,写经的篇幅都比较大。少则数百字,多则数万字。所以只有手卷最适合这种多字的要求。在南北朝时期,这种格式就已经逐渐形成了,并成为写经的默认格式。写经纸为麻纸。工艺高超,纹理细腻,光滑,吸水性低。这样才能达到书写佛经的要求。因为吸水性强的宣纸在书写过程中毛笔很难控制,在短时间内无法书写很多的文字,所以到想写得快只有不吸水的纸才能达到。纸高约二十到三十厘米,长约四十到五十厘米,写好后装裱成长卷。纸上有非常细的乌丝栏,就是用墨画出的极细的格子,左右分行,上下不分排。每行格约两厘米左右。写经时依佛经抄写,每行因字形不同、繁简相异,大概写二十个字左右。

初校大庄严寺僧怀福

在字型上只有1厘米见方。属于小楷。早期的写经有很浓的隶书味道。大结构继承着草简的风貌,在笔法与结构上比简书更加精道,初期笔画有隶意,横画收笔上翘收笔,捺笔右下按笔微提收笔,都是隶书的影子。隋朝时期,书法笔法结构都已经成熟,小楷也随着时代完成。

再校西明寺僧玄真

一般来讲,左低右高是写经体的总体规律,横画微微向右上方收笔时笔锋回向左上方笔锋自然调整为中锋,竖笔多横笔入锋收笔多回锋,撇、捺多出字形以外,起着整个字型平衡的作用。放射性字型是写经小楷的基本结构。左右结构的字多分出高低部首,收笔处多为重心做力点。字的右下方多为重心点。到了唐代,写经体鼎盛之时,书法点画特点基于完善,结构上的突破和探索就成了书者的关注点。

三校西明寺僧玄真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肯请方家指正,接着书经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