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威 > 必威-艺术家 > 画出心中尚无轮廓但一定得是耳目一新的,作品

画出心中尚无轮廓但一定得是耳目一新的,作品

2019-09-18 07:47

  中国近现代绘画名家 高泉强:“那边的生活环境,动荡的政治运动,繁重的体力劳动,让我在各方面得到了成长,尤其是思想方面。”

  特殊的时代背景和生活环境造就了不一样的高泉强,在支边的那段岁月里,高泉强一边磨练着自己的意志和心态,一边抓住任何空隙打磨自己的绘画功底。

更幸运的是,1981年,石齐到国务院第一招待所作画,刘海粟正好在那里休养,他通过别人的引荐,带了四十多幅作品去见刘海粟。“当时刘海粟已84岁高龄,看了我的作品就说:‘你的画跟我是一路的,有气魄,但线还不够有力。我就最后再收你这个弟子吧。’所以这一生我有两位真正名分上的老师——黄胄和刘海粟,让我受益匪浅。”

对话张天漫——黄老在新疆找到了直抒感情的最佳载体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

  中国近现代绘画名家 高泉强:“自己的一种想法,心境,对事物的一种认识,通过绘画的造型这种语言表达出来。”

图片 1

八张速写为“束脩”拜黄胄为师

“其次是他的人物画展现了丰富内容”——少数民族的生活在新中国成立后发生了重大的改变,他们开朗、活泼、热情的性格,鲜艳夺目、极富装饰性的服饰,矫好的身材等,都成了画家的描绘物象。如《塔吉克舞》中欢舞的塔吉克姑娘,《套马图》中在马背上套马的牧人,《鹰猎》中架鹰出巡的牧人等。这些典型人物以崭新面貌出现在画面里,“这是以往任何一个时代的绘画所没有体现的内容,创造出突破传统的足以影响中国画坛的不朽之作”。

崔廷瑶(中书协会员、省书协原副主席):

  中国近现代绘画名家 高泉强:“画画要从必然逐步逐步地走向偶然,所谓的必然就是技术,偶然就是思想境界,而必然有有限的,而偶然是无限的。

  中国近现代绘画名家 高泉强:“那边的生活环境,动荡的政治运动,繁重的体力劳动,让我在各方面得到了成长,尤其是思想方面。”

对话石齐:线条也要有当代性

到了晚年他也是一有时间就画画,而且基本上是看到什么画什么。他用速写记录和反映生活,同时又为创作收集素材。

大明先生卸下政务以后,被搁置的才情迅急地复苏,并以蓬勃的态势展现出来。大明先生对家乡拥有一份炽热的感情,他以一种真挚而朴素的感观从自然中直接提取画面,这种表达方式具有底层结构的含义,亦是将来审美渐变的“命门”。萍末之风亦在此渐进形成。所谓“绘画”构成因素很多,但其中塑造的功底,即具体的绘画手段,则具有重要的意义,大明先生在这方面尚待弥补,好在大明先生的文学功底及书法研究对他的绘画从另一方面提供了新鲜血液。他的文学功底的积累,使得他切入画面的视角具有特殊的诗性意味。而大量书法笔墨的运用,更使画面具有生动的人文气质。文学功底对画面底蕴的形成及书法用笔的介入所形成的人文气息,应是大明先生绘画的明显特质,而这种特质是感性的,是作者在没有任何约束及成见下的自然流露。这种直接的毫不矫情的自然流露,形成了大明先生绘画的重要基石。

  1980年,回到杭州的高泉强开始中国画创作,师从包辰初、姚耕云先生,同时也深受陆俨少艺术思想的影响。在保留传统笔墨精神价值的同时,高泉强试图通过自己对水墨的理解,以个性化的实践来开拓传统笔墨。

  高泉强将自己数十年的人生阅历和艺术体验融入作品,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震撼人心,勾勒出了一幅幅异彩纷呈的山水画卷。作品中既有南方人细腻的笔触,又有边疆人特有的雄壮气势。高泉强以自己独到的创作理念和审美情怀创作的一幅幅佳作,曾多次在国内多种专业刊物上发表、出版。

此时,一件细小的事在石齐的心底掀起了波澜。“黄胄收藏了一张仇英的画,邀约了谢稚柳、徐邦达、启功先生一起观摩。仇英的画只有一根筷子那么宽,一张饭桌那么长,上面画了很多侍女,每个侍女就小指头那么大。一支放大镜在几位鉴赏家手中传着看。侍立在旁的我很感慨:中国画要这样创作下去,靠着放大镜来看,一定完了。”

黄胄对人物造型有着自如的掌控能力。郑闻慧举了个例子,在福建时,黄胄曾带着学生张道兴等外出写生,走到一棵榕树下歇脚,大家都觉得一棵榕树,一口水井实在算不上什么入画的题材,但黄胄却先起勾勒出一棵大榕树,接着又渐次将刚才在树下经过的行人——挑水的、下棋的一一添补其中,巧妙组合,精心挥洒,一件“大树底下好乘凉”的佳作便诞生了。

黄大明先生的美术作品,我感觉打动人的是画画的胆子很大,画得很有艺术品位,他敢这样画,尽管其基础可以说不是很好,但他没有经过训练也能画得这个样子,我也感到非常惊奇。他有文采,有很好的艺术修养。说心里话,在我们专业人眼里,都没有他那样的思想境界,胆子又大,可以说是想象不到的东西。如果在这个行业里,稍微在有些地方再加强一下,可以说那就会更上一层楼了,比如浓淡、造型等,再稍微研究一下,琢磨一下。

       最近在台州书画院展出的题为“怀素抱朴”的中国画作品展引起了不少市民的关注,气脉清新的绘画语言,不拘一格的笔墨艺术,在色彩交织的构图中,表现出了陈安纲、高泉强两位艺术家与众不同的精神世界和艺术追求,今天(6.14)让我们一起走进高泉强的艺术世界。

  中国近现代绘画名家 高泉强:“看到牛羊画牛羊,看到劳动的场景,人家就是休息了,在田埂上坐着,我呢就会拿出速写本来钩钩,画速写,完了以后收工回家,吃完晚饭,那时候北方天还很亮,完了以后知青都会活动,在篮球场上,足球场上运动,我呢就走到哪里画到哪里。”

石齐:我的革新基本不脱离中国画的笔墨。无论怎样借鉴西方,我的“新中国画”作品中,中国画的基本技法占了60%以上,其他艺术形式最多占40%,这个尺度一定要把住。有人说“打倒笔墨”,也有人说“笔墨等于零”,其实这些人本身并不认识笔墨。把中国画最优秀的元素去掉了,你如何跟人家比色彩、比造型?又有人用特技来泼墨,虽然材料是墨,但这种形式本身就已经不是中国画了。中国画不管怎么变,韵味一定得在其中。我的作品表面看像西画,近看处处是中国画,就是因为近看也很美,有韵味。另外,我的作品虽然看起来富丽堂皇,其实我所用的钴蓝、朱砂、金黄等颜料,都是中国传统建筑中最常见的。

黄胄的成功,与他的勤奋密不可分。借由张天漫女士的帮助,黄胄先生的家人对记者提出的一系列问题进行了解答,其中便有不少黄胄苦学勤练的轶事。

大明先生庐山写生作品,喷涌出的是他对庐山人文风光的一片深情。作品意境深远,其构图方式、处理形象之间的关系等画出自己所要的风格,展现出中国写意精神的创作理念。大明先生走的是一条漫长的业余创作道路。他砥砺奋进,探究绘画知识,研究中国画。他立足于本土文化,在自己熟悉的生活中激发创作灵感,把自己的感受用恰当的笔墨语言成功地表现在作品中,展出作品因此能得到观众的喜爱和专家的认可。

  高泉强自幼勤练笔墨,摹写宋、元、明、清大家作品,取法龚贤、石涛。而文革期间八年的支边生活更是对他日后的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中国近现代绘画名家 高泉强:“画画要从必然逐步逐步地走向偶然,所谓的必然就是技术,偶然就是思想境界,而必然有有限的,而偶然是无限的。”

当年,在下定决心于中国画上“变”出一条新路的那一天,石齐请花鸟画家郭石夫为他刻了一方印章——“一画白发”,誓以满头青丝为代价,画出心中尚无轮廓但一定得是耳目一新的“新中国画”。彼时,从工艺美术界闯入到专业画家行列的石齐,已经是黄胄的得意门生,其作品《泼水节》更获得了1979年全国美展二等奖,声名鹊起,前途无量,他却掉头不顾,执意要破要立。

所谓“大画家”在老百姓的眼中,就是要有那种“一招鲜”的绝技,比如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黄胄的毛驴,几乎每个对中国美术稍有了解的人,都能津津乐道地说上几句。个中原因其来有自,不过多少有些不全面,因为作为“大画家”,“一招鲜”恐怕还是单薄了些,正如著名雕塑家许鸿飞所说:那只能算技巧,算不得创造力。事实上,以“毛驴”被很多人记住的“大画家”黄胄,也是中国现代画坛上最顶尖的人物画家之一。

│责任编辑:张加友

  中国近现代绘画名家 高泉强:“当时美院也有很多的老师带着学生在我们附近去写生,去采风,这样的话就不知不觉地对画画有一种迷恋的感觉。”

  高泉强自幼勤练笔墨,摹写宋、元、明、清大家作品,取法龚贤、石涛。而文革期间八年的支边生活更是对他日后的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961年,石齐考进厦门工艺美术学校,学了三年半陶瓷,又学了两年半装潢设计,获得了大专学历。这段时间,他还暗中学了水彩、水粉、雕塑、速写和油画,并练写文成公主碑。1963年,石齐被分配到北京二轻装璜设计研究室,但他画画的心思并没有任何松动,一有时间就偷着画。“当时周六还得上班,周日我就特别忙,不是到故宫临摹古画,就是到中央美术学院看师生习作。”

1950年,黄胄认识了他艺术道路上的第四位老师徐悲鸿。张天漫指出:“他对黄胄的影响虽不是直接的传承继果,而是在创作理念、审美观点、绘画规律等方面的深刻影响,同时他对黄胄的知遇之恩也是师生之谊的楷模。”

│内容审核:陈修平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画出心中尚无轮廓但一定得是耳目一新的,作品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