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威 > 必威-艺术家 > 但这次刘小东没有画写实油画,赵半狄的中国P

但这次刘小东没有画写实油画,赵半狄的中国P

2019-09-22 08:14

多媒体装置作品 - 《失眠的重量》

“画画不是今天被冷落,它已经被冷落好多年了。但另一方面,它仍然非常强大。”刘小东说道。“非常强大。”他又重复道。相较于当代艺术领域新的可能性,绘画显然是一个老行当,而在这位画家的眼中,这个老行当不被关注更好。

10月的一天,刘小东的画棚被一名醉酒者撞得一片狼藉,里面的画几乎毁了。损失“超过两千万”。这是金城之行最反讽的结尾,现实永远比艺术更强悍,它才是那股撕裂你撞痛你的力量。它绝不会服服帖帖地任你纳入画框。它拒绝任何观看。如果说在这次艺术生产中,有一个余数,有一个无法被生产线消化的核,那就是它。这个撞画的年轻人才是真正的金城小子。

图片 1

去年底,靳尚谊参加了“第十二届全国美展油画展”的评审,他的感受是,美展的油画整体水平很高,但没有尖子。所有的画全有问题,尤其在造型和色彩这两个基础语言上。“风格没有先进、落后之分,但水平有好坏。”他认为,做任何事情,都要重视质量,比方打扫卫生,干净是最重要的。他希望绘画从业者老老实实做学问,不要走捷径,“捷径是不存在的,要按规矩办事。”

02.白胖子和他爸

《21世纪》:你实地写生时有记日记的习惯吗?

现实与宏大或琐屑无关,与写实与否无关,更与影像或绘画无关。你是真的给力还是假装的现实,这才是关键。

时间快进回27后的2017年8月4日。当天下午,以“熊猫人”被大众熟知的赵半狄,带着他迄今最大规模的个展——“赵半狄的中国Party”,登陆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据某艺术专业媒体现场发出的报道,每位来到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观展的观众说得最多的是——30年前那个“油画天才”赵半狄,又回来了。

此次展览还将展出之前从未展出过的靳尚谊早期写生、临摹作品,比如他极少面世的7件临摹敦煌壁画的作品。1978年,在着名画家、敦煌学专家常书鸿的带领下,靳尚谊在敦煌临摹壁画,留下一批用油彩模仿中国古代壁画的作品,见证了他对于油画色彩和造型的探索,以及与中国传统美术融合的尝试。

(原标题:他的油画曾卖出5712万,如今想用新媒体量化悲伤)

图片 2

框、题目、签名、博物馆、档案、生产、话语、市场,这些同时是作品的外延和界限。框和题目就是作品本身。作品是生产,是装置,是行为。

工作室的不同也影响了两人以后的艺术道路。

中国人学油画更难到高峰

“世界范围内活着的写实画家,比不过刘小东。”

“我的绘画一直围绕日常生活,和日常百姓打交道,比较简单容易。世界不是围着我转的,我永远是围着世界转的。我没想过世界围着我,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在不影响大家的情况下,我完成我的那点事。”他说。

据说,这是一次回归。据说,刘小东的回归触动了批评家们的乡愁。

贵人相助

在靳尚谊看来,国内艺术发展很奇怪,古典的东西尽管做得比较多,但还没有做得很深入,就一下跳到后现代了,跳到当代了。他笑言,尽管近期他已经往前走了不短的路,但还是与当代艺术的东西有距离。“那些不少是心情的发泄,怨气,让人觉得行为艺术、观念艺术、装置,太容易做了。为什么要补现代主义这一课?还是那句老话,基本功、水平问题。因为现代主义这一课也体现了绘画的水平、基本功。我们的艺术是跳跃式的,我们得补课。”

画画,一粘上就很难放弃

刘小东:长。时间是对等的。如果出去画两个月,我回来就要修养两个月,哪怕天天发呆,我可能什么都不干。有点颓废的精神,对艺术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颓废是触摸你真正内心的好机会,所以你努力工作了,用同样的时间颓废自己,互相补偿了,打个平手,谁也不欠谁的。

这是一条观看之链,刘小东写生金城老乡,侯孝贤记录画家和模特的工作,媒体报道诸位牛人的金城之行,批评家娴熟地把艺术纳入话语生产中去,策展人给他们开门、殿后,最后辉煌地呈现。展览即观看,东方对西方,城里对乡下,上升了的乡愁对实打实硬碰硬的生活的观看,艺术对现实的观看。

(注:本文部分艺术作品评价文字参考与东方早报《“青春残酷绘画”:一种青春的集体逃亡》)一文)

至于人们所熟悉的《年轻女歌手》,里面人物非常写实,而背景是北宋画家范宽的“溪山行旅图”,非常写意。靳尚谊解释说,在创作这件作品前,范宽的画他还没见过,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天津博物馆展示北宋的山水。他一看,非常好,很喜欢,正好写生这张肖像,就把它用在背景上了。这也是最早将中国的山水用在油画上面的一次尝试。

-附.更多刘小东作品-

“画过画的人才确实地知道画画有多么的艰难,又多么迷人,一粘上它就很难放弃。如果绘画和装置新媒体一样热火朝天的话,那掺的水分也太多了吧!”他直言不讳道。

沿着这样的思路,我是不是该说,这些影像作品要比绘画更给力,更能传达现实的痛点和伤感。在某种程度上是的,文字、照片、纪录片为这次展览加分很多,没有它们,这些画会更虚弱。但是,我并不打算褒扬尤伦斯杰出的策展团队,因为他们的努力并不能阻止《金城小子》一路滑向虚无。

不停画与不愿画

他解释说,这并不是谦虚。因为油画这个画种与中国画不一样,画一张油画需要很长时间,多次完成;中国画是一次性完成,改都不能改,特别是花鸟画,唰唰几笔完了,坏了可以再来一张。因此这两个画种,画家用的精力是不一样的。“国画家越老水平越高,而油画家一般六十岁以后技艺就衰退了,很简单,力度弱了,没劲了。所以我这些画里头,晚一点画的不如早一点画的。”

05.赌博

近年来,在架上艺术之外,刘小东也开始尝试新媒体艺术。粗陋的建筑脚手架上放置着三块巨型画布,冰冷的机器操控着画笔点画着,不动声色,漠不关心,随着画布前电视的呈像一笔一笔地勾勒。刘小东的近作《失眠的重量》数月前在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完成,历时三个半月。他用摄像头做眼睛,机器做手臂,尝试了之前从未使用过的形式——多媒体装置。

刘小东把老乡们从生活环境中“写实”到了底片和画布上,到了尤伦斯到了媒体,难道这些不是现实,只有金城和下岗职工才是现实。我不是要区分金城、北京和美国哪个才是我们的现实,这就像你问蔡国强农民和双年展哪个才是他的现实一样无趣,我想说的是,没有对这个体系的自觉,你跟我谈什么写实,谈什么纪录的道德制高点,就是扯淡。回归还是出走,毫无意义。

在刘小东与赵半狄初出茅庐的90年代前后的时期,正是国内新生代绘画蔓延的阶段。1989年到1995年期间是一种弥漫着九十年代初的政治无望和情感无聊的不确定时期。而此时诞生的新生代绘画反映了一种晚期社会主义或者政治社会末期的情感特征,即抵抗的情感仍然具有明确的人格化的指涉对象,但不再陷于一种强烈的集体被害妄想和天谴意识,而是表现为一种后知识分子式的无望的末世感。

今起,《自在途程——靳尚谊油画语言研究展》亮相中国油画院美术馆。这是第一次全面回顾着名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靳尚谊在油画语言方面的研究历程。

画家 - 刘小东

“最开始我想测量一种重量。人都悲伤过,有时候你会悲伤得站不起来,喜欢很颓废的躺着,就像有某种重量压着一样。我想把这种精神生活翻出来,让我们能够看到,能够摸到,这完全是个农民的想法。”刘小东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画布上的老乡们依然沉默不语,喋喋不休的倒是我们这些旁观者。

而对于赵半狄,贵人大概有两个阶段;一个为油画时期的肯定;一个为行为期间的资助。

“我是个油画家,研究的核心就是油画的基本理论。我学到现在有个感觉,中国人学油画,比西方人学油画要困难得多,有一个天生的弱点,主要在于观察方法不一样。”在他看来,包括中国人在内的东方人的传统艺术,是线和平面的,因此看物体时,界限特别重要。但是西方人的油画是用体积语言,看它的形,就是看空间和体积。这是一个民族习惯。“这一点差异,就让我们画油画更难达到最高峰。”

湃客:收了Sola

刘小东:本来我做新媒体,就是想离绘画远一点,完全忘记绘画这回事,想能不能做一个完全互动式的艺术。但围绕这个基本的概念做成后,就像生一个孩子一样就跑了。平时我还是愿意好好画。如果再过几年,再有人跟我挑衅,没准我还会再做一个新媒体装置。装置和绘画不矛盾,反倒是拓展了我的视野,我在反观我过去的绘画的时候,会想到我是不是应该画得再老实一点。因为机器什么都能干,那有什么点是机器无法取代的?我会站在他的角度重新去审视自己,这其实是蛮有帮助的,真的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那幅被撕裂的画,被放在展厅正中央,尤伦斯的小姑娘站在旁边做守卫状,片刻不离。

赵半狄大部分的油画作品,也诞生于“新生代”时期。而对于他来说,他的新生代在美学上追求的是一种“边缘的神性”,或者一种边缘的知识分子意识和政治情感,而不是一种批判现实主义精神。在1992年前后的画面美学弥漫着一种古典维美尔式的世俗神性色彩,维美尔的关于十七世纪荷兰小资产阶级日常生活的风俗画事实上具有一种圣像画气氛。懒洋洋的没有时间感的室内昏睡(《蝴蝶》,1991年)或者刁着烟的青年坐在床上伸展肢体(《小张》,1992年)是赵半狄的典型画面,除了人物的自足的安于闲散的道德状态外,光线也具有那种微弱的弥散的神性气息。

油画家六十以后技艺衰退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但这次刘小东没有画写实油画,赵半狄的中国P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