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威 > 必威-艺术家 > 即将于5月在纽约苏富比上拍,的画为何能拍出这

即将于5月在纽约苏富比上拍,的画为何能拍出这

2019-10-03 21:42

2012年11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览之后,我陷入了一段忧郁和失落的时期,从那样一个辉煌荣耀的台阶上走下来,我的雄心壮志该如何继续延展还不得而知。记得当时我曾经说过:“站在国博的台阶,我看到了全世界。”这个豪言壮语并不可笑,也不自大,关键在于如何去准备和实现那些梦想。

1950年夏天一个酷热的夜晚,罗斯科(Mark Rothko)向艺术同仁们心灰意冷地谈论起他贫困潦倒时的情形。他说,如果谁肯每月给他600美元,那么他将心甘情愿地将自己以前所画的和以后要画的画全部奉送给他。艺术家罗伯特·马瑟韦尔曾回忆道:“我们站在那里,非常同情他,但我们知道没有人会这么做。”

一幅名为《橙,红,黄》的抽象画近日在佳士得拍出5.47亿人民币的天价,惹来一片惊诧议论之声。该画由著名抽象派画家马克·罗斯科所作。网友在微博纷纷转发该消息之余,主要对这幅画的成交价提出质疑:“就三个色块?一,不知画家要表达什么,二,我很疑惑,它哪里就值这么多钱了?”看起来如此“简单”的画为何能拍出这等高价?画家马克·罗斯科的推崇者南京画家庄重对此表示有话说。

图片 1马克·罗斯科《No. 10》

 

2013年的春节,我回到纽约住了一个月。春节期间我一直在感冒,我咳嗽,喉咙吐出的痰是那么“霾态”。我不想描述那些,那些是过度劳累以及我热爱的北京给我的,我必须接受。春节我先在洛杉矶度过,每天睡在酒店里不想醒来,虚汗常常湿透了床单,松软的床被我睡了一个潮湿凹陷的坑,我不喜欢加州,不喜欢好莱坞,尽管日落大道城就在酒店门外,可是我宁愿睡觉,反正我感冒了,还很重,于是我吃药,喝药水,喝鸡汤,心里盼着回到纽约。

然而在罗斯科离世五十年后,其作品的价格已经上涨了数万倍,并超越了绝大多数同辈艺术家,站到了艺术市场金字塔的最顶端。

图片 2

纽约时间5月13日,纽约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晚拍在洛克菲勒中心举槌。其中,马克·罗斯科创作于1958年的《No. 10》以8192.5万美元成交,约合人民币5.08亿元,亦是本场价格最高的拍品。罗斯科是现代艺术史中一位非常杰出的抽象画家。虽然在教科书中他可能只会在50年代美国抽象表现主义色域绘画一章中有所提及,但他在抽象绘 画中注入的强烈的精神成分却让人久久不能忘记。在他成熟期的绘画作品中,经常可以见到两三个色彩明亮、边缘柔和、微微发光的矩形色块,它们毫无重量感地排 列在一起,如同一种自由的思想漂浮于画布上空。简练、单纯,但却磁力般地将人深深吸引。

继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上海中华艺术宫、意大利昂布罗修美术馆举办个展之后,艾敬将举办其主题为“回到纽约”的境外个展,该展览将于2016年秋天在纽约马乐伯画廊开幕。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艺术史论家,策展人陈履生,马乐伯画廊主Pierre Levai,马乐伯画廊项目总监Marcia Levine和艺术家艾敬出席了3月29日下午在国家博物馆举行的新闻发布会。

熬过洛杉矶又到了拉斯维加斯,我是一个吝啬的赌徒,每天给自己100元美金的预算,拉老虎机。很快我又回到了酒店房间,窗外是一片平川,是灯光的海洋。站在那里我猜想,同样的光亮映照着每一个望向它的人们,而它映照着人们不同的境遇,电影里也已经描述了太多。我是一个幸运儿,我什么都不缺,我也不敢去奢望意外之财,可是也不能说我不是“赌徒”。那一刻,我望向窗外,我其实在思量着自己还有什么筹码进行下一次出发。

图片 3

 《橙,红,黄》抽象画

对于罗斯科的作品,业内也有多种解读。有业内人士认为他在利用微妙色彩对比所辐射出的情绪,通过几何本身来挣脱几何的控制,如同每个人都是在自己的命运中摆脱命运一样。罗斯科本人却在著作中说:“我对色彩与形式的关系以及其他的关系并没有兴趣……我唯一感兴趣的是表达人的基本情绪,悲剧的,狂喜的,毁灭的等等。如果你只是被画上的色彩关系感动的话,你就没有抓住我的艺术的核心。”

艾敬与纽约的渊源始于1997年,2002年,艾敬定居在纽约钻研当代艺术。可以说,在纽约生活的经历使得艾敬感受到视觉艺术与音乐的内在联系,成为她由音乐转为视觉艺术创作的契机。她在纽约多年的学习在回国后得以实践和发挥,尤其在制作大型的装置作品,如《生命之树》《海浪》等,其作品在关注社会现实意义的题材中也在关注东方文化的传承。此次纽约个展包括绘画、装置与雕塑作品共计30件左右,同时将推出艾敬全新绘画系列作品,以及曾于2012年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的重要作品,如装置作品《我的母亲和我的家乡》。艾敬的家乡沈阳地处东北,地域文化特性给予了艾敬在创作上不一样的灵感源泉。她的色彩感知来源于儿时的记忆,丰收的东北土地、一片片的玉米地在季节变换的光影里不断变换的色彩。艾敬的父亲曾经工作过的工厂“沈阳第一机床厂”,儿时的艾敬在工厂的幼儿园长大,艾敬眼里对于各种金属材料都感到极为亲切也极为容易掌握,也因此完成了一些以金属材料为主的创作《棋子》《我的家乡》《To Da Vinci》等等。

在拉斯维加斯,为了打发时间,我每天去蒸桑拿和按摩,几天后终于登上去纽约的飞机。我的脸由于先前的感冒脱水,以及过度地蒸桑拿而出现各种爆皮以及一块块儿的红色敏感状,我对老伴儿说:“不好意思啊,以后我的脸就这样了。”

罗斯科(1903年-1970年)

拍出5.47亿,网友表示看不懂

不管外界理解与否,这并不妨碍罗斯科的画在当代艺术品拍卖市场上保持高价。据统计,1998年至2007年,马克·罗斯科作品流拍率仅为9%。1999年其作品《北方15度:黄色和红色》首次突破千万美元大关,9年之后类似的作品《No.15》便已经达到了5044.1万美元。2007年5月15日的香港苏富比春拍上,马克·罗斯科的作品《白色中心》更创下了7284万美元的价格,这也是2007年当代艺术家作品价格的最高纪录,2012年,马克·罗斯科一幅名为《橙,红,黄》的抽象画在佳士得拍出5.47亿人民币的天价,创造艺术家作品拍卖的最高纪录。

艾敬将“爱”的主题,持续多年地进行拓展和延伸。我们可以看到她独特导语的出现,不依靠政治波普和社会极端,不依靠舆论争议而完全依靠艺术自身。从她的绘画、装置和不同材质的表现中,我们可以看到她的努力、坚持,身为女性艺术家的精细、委婉和敏感。她对艺术多种样式的表达,包括对世界发生事情的关注,体现了大爱无疆的精神,她的作品之所以能够在西方世界得到赞赏,是因为她的艺术语言是国际性的,也体现了中国当代艺术的独特力量。

到了纽约的第二天早上,我就奔向我的皮肤科医生,我的皮肤马上就好转了,对此我从不担心,让我焦虑的是,我的感冒还没有痊愈。我不能喝咖啡了,我的嗅觉和味觉本能地不接受咖啡,可是我的生活习惯,我的记忆离不开咖啡。

即将于今年5月开始的纽约春拍中,罗斯科将再一次成为聚光灯下的焦点。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珍藏五十余年的罗斯科1960年作品《无题》将从馆藏中释出,纽约苏富比以3500万—50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2.36亿-3.37亿元)的估价上拍。

据在网上了解到,这幅描绘日落颜色的油画于前不久在纽约拍出了8688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5.47亿)它打破了弗朗西斯·培根的三联画在2008年创造的8630万美元的当代艺术拍卖纪录,该画由巨大的橙、红、黄色方块配以朦胧柔和的边缘组成,色块简洁单纯地悬浮在画布上,整幅画“看起来”非常简单。

作为中国国家博物馆推出的第一位当代艺术家,艾敬曾说:“站在国博,我看到了全世界!”。艾敬将要带着中国家乡父老对她的支持和期待回到纽约,以其“爱”的作品温暖纽约的秋天。

我决定一个人留在纽约,纽约的冬天很冷,我的貂皮大衣被我当成军大衣,为我遮风挡雨。我住在纽约下城这几年最喜欢的酒店,每天步行去画室练习素描,一天六个小时两节课,有时候九个小时三节课。那是一个给画家练习人体素描和速写的画室。人体模特都很有特色,黑人白人,男人女人,胖的瘦的都有。练习时间有从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到四十分钟不同的时长,提供不同的练习方式。

肯定会有人想不明白,为什么只是画了几个色块,这种简单到似乎任何人都能完成的作品却会卖到这么高的天文数字。

该消息一经传出,立刻在微博上引起热议,被转了几千次,评论也多达千余条,众网友纷纷表示“不理解”。解读不了,网友们便发挥想像,展开猜测。网友“颜仙僧”则调侃:“酷似家里的抹布,居然卖5.47亿,难道里面有藏宝图?”网友“寂夜钟”也吐露自己的猜想:“这就是艺术品?那我天天没事在家涂鸦得了!知道吗?说不定人家只是在纸上调了调色而已。”

我把自己归零,从地面开始。这个画室比地面更低,在地下室,需要走入一个陡峭的长楼梯。我每次抓牢把手,坚定地避免着滚楼梯事件的发生,这里来的画家什么样的都有,职业画家,年轻画家,住在附近的很多知名艺术家也来,但彼此很少有交流。每节课只有一次15分钟休息,大家都安静地专注于模特和笔下。这里就像是艺术家的“健身房”,操练着技法,也是一种休息。

图片 4

推崇者说:罗斯科生前也曾被“不理解”

这个过程中,在老师的提醒下,我尝试用自己的左手绘画。我发现自己的左手那么有意思,那么自由,左手画出的线条没有胆怯没有顾虑,自由流畅,似乎不可控却又能很完满地收尾。我对自己的左手非常满意。由此我想,每个人都有一个特别之处,还没有被发掘,或许是被岁月埋没了吧?我特别高兴。

马克?罗斯科《无题》油彩画布 175.26 x 127.33cm 1960年作 ,即将于5月在纽约苏富比上拍,估价3500万至5000万美元

马克·罗斯科是知名画家庄重最为推崇的画家之一。庄重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他的油画作品多次在全国获奖。近日,他和另一位青年美展获奖画家汪莺莺受邀在江苏省美术馆向市民开设美术普及讲座。讲座现场,庄重准备了多幅罗斯科的作品解读。现场发现,这些作品看起来像是大块矩形色块,用色鲜艳,矩形边缘模糊,和《橙、红、黄》很类似。

我在纽约的每一天都那么开心,想念家人,挂念老伴儿之外,我是那么开心。酒店里每一个人对我都很好。我算是大方,每次多给几块小费,算下来不是很多钱,却赢得那么多。我特别会计算小数点之后的钱,也很善于运用小数点之后的钱,因此我得到一个昵称是“点后”。我对小数点以前的钱很茫然,我可以用几十万去买绘画材料,买最好的,我坚信只有最好的才能叠加成最好。我毫不客气地“土豪”一般席卷画材店,仿佛钱就是一个“王八蛋”。我从巴黎买到纽约,店员都以为我是大艺术家,都跟我提曾梵志。几百公斤的绘画材料运回国内被海关调查了几个月,出具各种证明去解释画材乃自用而不是贩卖。

但对于罗斯科来说,高昂的价格,以及“真美”、“真壮观”之类赞叹都是对其作品最大的误读。在他看来,受市场喜爱就意味着作品将会沦为功能性的“装饰”,而这远非他的本意。

庄重还提到一点,很多作品要看原作方有感觉。据了解,《橙、红、黄》原作尺幅巨大,近乎铺满普通人家整面墙壁。而照片尺幅太小,没办法反映绘画的肌理,观者光看照片排斥该画也很正常。对于网友们的种种不理解,作为罗斯科的“粉丝”,庄重挺理解。“毕加索曾说,人人都喜欢听鸟叫,但是大家却都听不懂它们在说什么。”他认为,一个画家的作品永远不可能迎合所有人。能有一部分人钟情于它们,肯赞美它们,已经足够了。他还透露,罗斯科生前曾为某机构作画,不被机构老板赏识,他便愤然退还画金,把自己的画要了回去。

色彩的记忆

罗斯科死后赢得的巨大的声誉和财富,与生前的困苦、焦虑和挣扎构成强烈反差,如同梵高,他们生前的奋斗时期实际上只有“饿死的自由”,坚守艺术良知的自由,这种悲剧精神选择了这些具备圣徒素质的艺术家,同时也成就了罗斯科艺术哲学中最为复杂而深邃的魅力。

他的作品屡次拍出天价

回到北京的画室,面对那么多昂贵的丰富的绘画材料,我盘算着自己该如何把它们用好。我在想自己最喜欢什么色彩,我喜欢蓝色。蓝色那么深邃,那么清凉,那么自由,有蓝调音乐、蓝领阶层。日本语“蓝即是爱”。

置身于悲剧和纯粹之间

对于罗斯科的作品,业内也有多种解读。有业内人士认为他在利用微妙色彩对比所辐射出的情绪,通过几何本身来挣脱几何的控制,如同每个人都是在自己的命运中摆脱命运一样。罗斯科本人却在著作中说:“我对色彩与形式的关系以及其他的关系并没有兴趣……我唯一感兴趣的是表达人的基本情绪,悲剧的,狂喜的,毁灭的等等。如果你只是被画上的色彩关系感动的话,你就没有抓住我的艺术的核心。”

于是我画蓝色,将各种蓝色叠加在一起,无法自拔,陷入分不清理还乱的境地。蓝色,我根本无法掌控,难道说,我的特质不是蓝色?

马克·罗斯科(原名Markus Yakovlevich Rotkovich),1903年9月25日出生在俄国的一个犹太家庭。十岁时,罗斯科一家从德文斯克移民到美国波特兰,不久之后,父亲因为结肠癌去世,罗斯科也因而走上了为生计奔波的道路。

但是发现,不管外界理解与否,这并不妨碍罗斯科的画在当代艺术品拍卖市场上保持高价。据统计,1998年至2007年,马克·罗斯科作品流拍率仅为9%。1999年其作品《北方15度:黄色和红色》首次突破千万美元大关,9年之后类似的作品《No.15》便已经达到了5044.1万美元。2007年5月15日的香港苏富比春拍上,马克·罗斯科的作品《白色中心》更创下了7284万美元的价格,这也是2007年当代艺术家作品价格的最高纪录,而这一纪录又被他的《橙,红,黄》打破。

我想到了自己儿时的记忆,我的家乡沈阳,我儿时寒暑假常常去的新民县,乡村里的苞米地和丰收,土地和金灿灿的太阳,或许那是属于我的色彩?

图片 5

链接:马克·罗斯科其人

于是我背起行装,回到了家乡,回到了土地。如今的乡村已经大变样,我几乎找不出视觉的记忆。我发现,所有记忆都是有关情绪的。也就是说,视觉艺术、音乐、诗歌或者文学语言都是在描绘主观情绪和情感,100%去呈现现实是另外一件事情。

1912年在德文斯克的全家福,最小的那个就是罗斯科

美国抽象派画家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1903—1970)生于俄国,十岁时移居美国。马克·罗斯科生性固执,处世态度颇为僵硬,生前与不少人关系闹僵。不过,他在绘画上的执著从未改变,他常常彻夜不眠。1970年2月25日,他用割腕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回到北京,我以记忆中的东北乡村,以大自然的丰收景象、玉米地、金黄色、太阳、不同阶段的绿色作为基调展开了我的色彩之旅。我欣喜地发现,原来自己非常善于运用色彩,大胆准确,毫不迟疑。我常常不自觉地采用明亮的黄色,这些黄色也有不同的层次,由深黄到更鲜亮的黄,就像太阳和光亮。我在这些色彩前面画超过两个半小时就会被这些光亮刺激而昏眩。我夸张地使用这些色彩,把自己的情绪和情感痛快地表现出来。

1921年,罗斯科被耶鲁大学录取。作为曾被镇压的异邦人,罗斯科在美国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也正是由于耶鲁对犹太学生的限制,罗斯科最后在1923年辍学。之后,罗斯科只身一人来到纽约,师从立体主义艺术家马克思·韦伯(Max Weber,1881-1961),并开始在纽约艺术学生联盟(Art Students League of New York)学习立体派、野兽派以及德国表现主义绘画。

在其中一件作品《I LOVE COLOR #6》创作的一年多的时间里,画到最后,我是关掉画室的灯在傍晚画画,享受着那些颜料和色彩之间产生的光影。在没有照明的帮助下,透过窗外的自然光线我还在叠加颜色,很有意思。

与同时代的其他美国画家一样,罗斯科要凭着那点基本功,既要生存下来,还要摆脱欧洲现代派风格的影响。他先是为了生活,到百老汇的剧院做配角表演,画舞台背景和当灯光师;在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罗斯科被迫以每周23.5 美元工资受雇于政府。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即将于5月在纽约苏富比上拍,的画为何能拍出这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