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威 > 必威-艺术家 > 他的绘画体现的是中国艺术传统中天人合一的观

他的绘画体现的是中国艺术传统中天人合一的观

2019-10-03 21:43

艾轩是这种风格的主要代表画家。他生于1947年,196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毕业后曾在部队农场劳动四年。本来家庭的不幸给他童年和少年的心灵中留下许多阴影,加之“文革”中他经受的磨难,所有这些缺乏温暖的环境给予他的冷遇,是形成他作品基调的原因。认识他的人,都曾被他的笑声所感染,然而这乐天性格的另一面却是一颗孤寂的心灵。所以,艺术成了他负载孤寂的诺亚方舟,而他却留给了世俗世界一张笑脸。于是在“双重”的世界里,他获得了心理的平衡,同时也给中国当代美术史留下一连串孤独的背影:《陌生人》、《那歌声不是唱给我的》、《诺尔盖冻土地》、《他走了,没说什么》……

以彭丽媛为模特儿的经典作品《青年女歌手》尤其引人关注。这幅完成于1984年的肖像作品留下了歌唱家彭丽媛当年的青春形象,当时她还未成名。与一般的肖像油画不同,《青年女歌手》以平光造型,选用了三角形构图,以北宋山水画家范宽的《雪景寒林》做背景,在真实传神的西画笔触中透露出中国传统的意象与韵味。作品的特别之处在于,画家别出心裁地将一个现实人物与北宋的山水画通过西方油画形式融为一体,使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传统与现代生活相联系,色调把握和节奏控制处理得天衣无缝。这幅画表现出彭丽媛含蓄而质朴、沉稳而自信的人物特点,被称为中国版的《蒙娜丽莎》 。

凡是和艾轩接触的人,都会被他的乐观、热情和真率所感染,这和他忧郁的画风形成很大的反差。他说,人是复杂的多面体,美也具有多样性,画风与画家的性格和世界观并非完全一致。我乐观面对生活,但我喜欢忧郁美。它常常令我感受到心灵的震颤。

《换面》画于同年,作品描绘的是两个农民换面路上偶遇的情景。画面中人物肩上扛着刚刚换来的新面,动作与对话之间好似在谈论着今年的收成。背景中一条弯曲的小路延伸到远处的农房,透视法的运用和平面化的处理手法,使得画面整体介于现实与非现实中间,但却没有紧张感与冲突感。

王沂东《 新娘》   布面 油画  尺寸:150×100cm

中国艺术的复苏,始于1979年。所谓复苏,系指艺术摆脱附庸与官方政治需要的地位,走进艺术本来的那种精神自足状态之中。这种返回艺术之途的初期,美术界呈现出对形式的热衷。但在1979年的下半年,暴露社会阴暗面的所谓“伤痕美术”骤起并席卷全国,取代了“形势热”而成为美术界的主要趋势。因为建国30年文艺思想对艺术家的禁锢,表现在艺术形式上的划一,还只是最表层的现象,其实质是对时代乃至艺术家心理真实的粉饰。这个艺术现象的最大功绩就是敢于真诚地面对现实。这批画家被称“知青画家”。他们基本上是共和国的同龄人,随着“文化革命”“上山下乡”的洗礼,尤其接触到农民生活之后,学生时代形成粉红色的理想被残酷的现实击碎。他们的心灵上的创伤和痛苦来自他们看到的现实的阴暗面,他们又对这种阴暗面的描写,找到了自己的灵魂的归宿。所以他们反叛的是某种“社会理想”对现实的粉饰,不是现实主义文艺观本身,恰恰是在校正被政治歪曲了的现实主义。随后“伤痕美术”摆脱了强烈的批判色彩,走入对平凡生活体味的“生活流”并从此明显地向两个方向发展:一是关注质朴的人情味的“乡土风”;一是注重个人内心体验的“伤感的魏斯风格”。尤其后者,就其所涉及到得艺术内蕴,标志中国艺术走进了诸如孤独、焦虑这些人类深层的意识中。从视觉表现方式看,再现不再是最重要的,而开始倾心于对蕴藏在熟悉事物中的某种“陌生感”的把握。如通过对小人物的关切,去渲染人生孤寂的伤感色彩。

但是,围绕着中国写实油画的艺术价值和投资价值,美术界争议很大。当代艺术理论家栗宪庭曾指出:“中国人对艺术的理解,在我看来还停留在‘五四’到1970年这段时间,‘画一个东西要很像这个东西’,受这种艺术观念影响成长起来,并没有像西方那样有一个博物馆体制,有艺术变迁的线索,新艺术的变化随时能让老百姓看到。”

我是从反映藏族风情的绘画中认识艾轩的,后来才得知他是大诗人艾青之子。艾青青年时代原本是在杭州艺专学画的,留学巴黎后,却弃画写诗了。而酷爱绘画的艾轩,在成年后,出现在写实主义绘画新军中,成为极富个性、极有成就的一位油画家。

《十月来风》画面构图以高出人物头部的地平线为划分点,地平线以上,是透亮的天空;地平线以下,是画面的中心——一个带着渴望和悲伤眼神的藏族小女孩,微微抬头,望向观众,在浩瀚的草原中显得无助而令人怜悯。绘画技法上,女孩面部、羊毛皮袄、秋季枯黄的草地,分别使用不同的肌理效果,富有质感和层次,增强油画语言的表现力。作者以大地色系为基调的同时,有意在小女孩面颊点缀一些玫瑰暖色以突出藏民寒风吹打下特有的淳朴的肌肤颜色。

展览:2009年 中国写实画派五周年典藏 中国美术馆

自1982年他成名以来,每一幅画都只画一个人,所有画的标题都那么凄清,大部分画中人或侧、或背对着观众,是作者不愿让人看画中人苦楚的表情,还是作者笑掩肠愁的要强性格的流露;或许这就是一回事。

从世界艺术市场的范畴出发,古典性的传统油画早已不是市场的主流,19世纪的沙龙艺术作为写实绘画最后的堡垒,早已不复存在。中国当下写实油画在市场上“大行其道”,让很多西方收藏家觉得不可思议。青年批评家段君认为:“写实油画难以发挥艺术家的才情和艺术家的感觉”。更偏激的批评认为,程式化的写实画家们似乎脱离了生活轨道,被资本诱导裸奔了;而投资掮客恰如“一群装睡的人”,你永远都别想叫醒他们。

“藏区什么最吸引你?是神秘感?还是独特的人与自然的关系?”

betway体育 1段建伟 麦客到来 1994年 布面 油画 180×150cm

出版:《ZAO-WOU-KI 赵无极》P264 LEYLEYMARIE撰文 EDICIONS POLIGRAFA S.A. AND EDICIONS HIERET 出版 巴黎及西班牙 封面 1978年

在新潮美术风起云涌的今天,写实主义中国反而愈加固守自己的阵地,艾轩作为这块阵地上的轿子,义无反顾地沉浸在其中,这是一种值得深思的现象。当十年前人们刚刚从“文革美术”中醒过来,在反对粉饰现实的假现实主义的同时,“写实”曾一度受到普遍的怀疑,并且后来引咎于徐悲鸿。其实,中国传统艺术到了清末已经成了一种笔墨游戏,它使艺术家一方面专注于内心寻求“净土”,一方面在画面中寻找笔墨自身的乐趣,当艺术远离了生机勃勃的现实太久后,就已经走上穷途末路了。徐悲鸿引进写实进入传统艺术。然而,徐的艺术观与建国后强调现实主义的文艺观因在写实上的一致而合流为一了。合流后的发展,就是众所周知的被政治所束缚远离了艺术之途。但自1979年以来,对现实主义的校正,使写实在一种新的意义上被肯定。事实上,历史走了一个大弯后,又回到了“五四”时期对写实崇尚的起点上,即作为对传统绘画文化——逃避现实批判的意义上获得新的生命。从这个角度上,中国写实绘画不会因为新潮美术的崛起而衰落,恰恰相反,它肩负与新潮同样的历史重任而前途远大。因此,我极力赞同艾轩及所有在写实道路上探索的画家们,坚持走下去!

中国的现当代油画发展史就是写实油画的发展史。从最早徐悲鸿将写实油画在中国推广开来,在经历了“文艺为工农兵服务”、“全盘苏化”、“油画民族化”等历史结点之后,写实油画逐渐成为中国油画的主力军,也成为中国各大美术院校教学主课。

“我喜欢诗,也写,比较晦涩,比较怪异,写给自己看的,没有发表过。我画作的题目,也许有些诗意,比如《有风,从双肩掠过》、《歌声离我远去》、《微风撩动发梢》、《午夜,下过薄薄的雪》、《远方冰河开裂》……”

《中国当代艺术》专场,力推学院派绘画体系,涵括国内一线写实大家的名品佳作,突出学术性和收藏性,为藏家呈现出更加体系化、专业化、细分化的拍品面貌。

出版:《静庐空间》P53 静庐空间 2011年

艾轩的作品大致可分为两个阶段。对边塞牧民的“关切”是第一阶段作品的主调。如《那歌声不是唱给我的》、《陌生人》、《诺尔盖的季节风》。这些画,画面相对着力于“再现”画中人、草地、山坡、天空的画法,从色彩到造型都强调视觉的真实感,同时也较明显地保留了魏斯画法上的痕迹。但自1983年后,他逐渐地把对画中人的“关切”转向实质是对自己内心世界的关注,因此,更加强调画面凄凉情调的渲染。如突出冷灰色调,构图上人物与背景关系单纯化和情感化,用笔趋于持重等。如《冷面》中对孩子与背景的处理,对乌云的刻画,都使读者的实现集中于画面那条地平线上,这是一条极富感情色彩的地平线,因为地平线那边也许有孩子的父亲,也许有人们所期待的东西,但正因为什么也没有画,便给这种期待蒙上了一种焦虑的色注彩。《也许天还是那样蓝》,也许室外充满了欢乐,但画面中的小伙子对此没有注意或者不感兴趣。究竟为什么,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忧伤,或者他的困倦的情景,带给读者的某些感染人的寂寞感。《还是那个秋天》还是那个地方,但今天却只能形影相吊了,此情此景,是恋人的失却?还是亲人的久别?又是一阵令人伤感的冷清,这种冷清到了《诺尔盖的冻土地》,就只剩下一大片灰濛濛的苍穹,一朵孤零零的云朵,和一尊仿佛尘土凝成的头像。

写实油画不断遭遇质疑:这种已经过时的画风、唯美的画境、脱离当代生活语境、脱离学术定位的画作,在市场上到底还能走多远?

寻找心灵的通道

《小学教师》是杨飞云先生“理想”风格的典型代表。画中人物的背景色只是单纯的浅褐色,没有具体的图像,只有在一定范围内的色域上的变化,使人物犹如沉浸在色彩构成的空间之中。画面除了人物表现别无其他,构图提炼简单、稳定。模特身着深色的上衣,和背景明显区分开来;形象平静,没有强烈的动态和表情,只是双手微微搭放于胸前,双眼望向左前方,几乎放空,似乎沉浸于寂静的思考。与此同时,画家基本适用平光,减弱对比度,使整幅画面统一在安静、典雅的气氛之中,是画家心中高贵静穆、清新明丽的境界。

《中国当代油画名家画集•艾轩》P53 人民美术出版社 2008年8月

艾轩读附中时受过科班的专业训练,那时苏联契斯恰可夫体系是中国教育的楷模,自1975年后到部队任专业创作人员,与部队通行多有往来,所以在他早期的油画技巧中,明显地保留着两个方面的影响,一是契氏体系的影子,一是契氏演变出来的“部队风格”,即以部队画家何孔德为代表的那种在明暗对比中,突出响亮的灰色系,以及爽快的方笔触塑型的风格。这甚至在他后来画的《山花》中都很明显。80年代初,美国画家魏斯随西方现代美术一起被介绍到中国,相同的心态使艾轩把魏斯的方法融入自己原来的技巧中,这在1982年、1983年的画中如《那歌声不是唱给我的》尤为清楚。1986年后,随着他艺术境界的明晰化或强化,几种技巧、风格的影响逐渐被他融为一炉,这是他风格成熟的标志。

陈逸飞《琵琶韵》

“也可以这么说吧,有一种情感的基础,人对世界潜在的感觉,以往似乎没有发掘出来的,在藏区被发掘出来了。有一个孤寂的地方,可以把自己的一生托付给它,在纷繁中寻找到一份宁静,在西藏我找到了这种感觉。我的童年和少年都是在混乱和纷争中度过的,父母离异,父亲被打成右派,‘文革’中的非正常生活,我一直想

betway体育 2艾轩 十月来风 2005年 布面 油画 90 × 90 cm

《中国现代油画名家技法精解》P11 中国民族摄影艺术出版社 2003年

betway体育 3

“你会写诗么?”

1994年创作的《麦客到来》描绘的是在乡下田间,小麦丰收时麦客出现为人们收割麦子的情景。“麦客”是指曾在中国北方一带一种流行的农民外出打工的方式,即每年麦熟季节,农民走乡到户,替人收割麦子,获取收入。整幅作品构图严谨,从透视法的运用以及人物场景的安排中可看出画家扎实的绘画功底,色彩运用上清晰明朗,作品主题虽是一个忙碌的情景,但是画面气氛却是安静而内敛、沉稳且理性,宛如室外桃园。段建伟作品中的憨气,是一种由里至外的实实在在的憨气,他没有选择十分讨巧的“反绘画”的“拙画法”,而是以老老实实的凝炼的“批判现实主义”笔法,严谨、细致地刻画着每一个物象,他以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画家弗朗切斯卡笔下那些精神肖像的古典史诗意味为依托,给这些平凡的中原农民身上赋予了一种庄重的纯真憨厚之感。

 

写实油画在中国有着稳定且广泛的收藏群体,原因很容易理解。写实油画的技法容易理解,欣赏起来也直观, 雅俗共赏,艺术欣赏门槛低,“鸿儒”和“白丁”都能从中得到审美感受;写实油画的创作过程也较复杂,不像抽象绘画或当代艺术中的观念性绘画那样可以一挥而就,技术含量高。油画家终其一生创作的作品不过几百幅;油画的复杂创作过程也使它的作伪难度较大,赝品较少。已经进入市场的国内写实油画作者大部分健在,为辨别真伪提供了有力的人证。写实油画的市场经过十几年的积淀,形成了巨大的藏家群体,相比当代艺术品要稳定得多,适于长期投资。此外,大多数普通的艺术品投资者认为“画的像”便是“画得好”,根据他们的知识结构和认知水平,写实油画比抽象油画更易接受。

神,不仅是纯洁、清澈,还有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期盼和渴望。”

betway体育 4杨飞云 小学教师 1988年 布面 油画 60.5 × 50 cm

出版:《艾轩》P37 香港亚洲艺术出版社 1994年

betway体育 5

琼白的眼睛

betway体育 6靳尚谊 竹竹像 1980年 纸本 油画 40.5 × 30.5 cm

《陈逸飞》P39 天津杨柳青画社 2008年

陈逸飞《模特》

“我更多感受到的不是壮丽和辽阔,而是作为人的孤独和渺小。人在自然面前显得太单薄、脆弱和无奈,地平线特别辽阔,人是那么渺小,被远方严峻的地平线回收和释放。”

betway体育 7段建伟 发烧 1996年 布面 油画 130 × 110 cm

betway体育 8

近年来,在艺术品拍卖弱市中,写实油画宠辱不惊,走势稳健,成为拍场中坚力量。

“你在西藏看到了怎样的人和自然的关系?”

《威尼斯之晨》可说是此系列的代表作品。在作品中,艺术家呈现了意大利威尼斯的独特城景观,城内交通不只有陆上的街道,还有交错的水道。透过精确的透视法、明暗法和色彩关系,艺术家如镜涵影的捕捉了水上之城威尼斯早晨安静、平和之景,观众彷佛与画家同游。作品以朦胧视觉效果营造气氛,制造一种如梦似幻的效果:元曲中的“小桥流水人家”,在欧洲找到了相近的美学印证;两组古建筑之间的运河上,两艘贡都拉安静停泊,颇有“野渡无人舟自横”的诗情逸趣;金色而柔和的晨光洒在建筑的墙上和水上,即使对于未曾到过威尼斯的观众,依然能够勾起错觉、引起共鸣。

betway体育 9

betway体育 10

艾轩不但是个画家,还像他的父亲艾青一样,是个诗人。不信,你试着读读以上的题目,读读他的油画,它给人足够的遐想空间。那不是一首首很美的诗吗?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靳尚谊的画笔开始转向了普通人民的生活形象。本件《竹竹像》创作于1980年,人物肖像在一笔一笔的色块叠加的基础上,在行云流水般的节奏中,跃入眼前:人物暗部轻薄透明,如青玄丝弦;亮部厚重肯定,用色明朗有力度;阿堵之中的一点高光,流露出了人物的智慧之思。靳尚谊借助西方油画技巧,以柔润的笔触、单纯而强烈的色彩,偏暖的灰调子,烘托出女性人物的肤色和温润的气质,描绘了一位大方稳重而又亲切温柔的东方女性。《竹竹像》正是靳尚谊先生这一时期创作理念的最佳体现和代表。

 

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刘孔喜说,从艾轩的西藏情结、陈逸飞的古典韵味到冷军的《世纪风景》、王沂东作品中浓郁的乡村气息,中国写实油画表达的是当下人们对生活着的土地、对日思夜念的故乡、对逝去的时光和历史呈现出的某种情愫的追寻。画家试图用他们的作品,来唤起人们对往事的缅怀和追忆,而这种带有强烈的汉文化特征和浓烈东方气息的作品,也成为当下写实油画的一种独特面貌。

和命运的多变。”

betway体育 11杨飞云 琵琶女子 2003年 布面 油画 146 × 97.5 cm

陈逸飞《 预言者》 布面 油画   尺寸:116×138cm

写实油画的支持者认为,从目前中国的国情和大众的审美需求看,写实油画仍然受到欢迎。写实油画在西方已经没落,大多数美院不再有严格的写实油画训练,而中国由于美院体制,仍然有一个庞大的研究写实油画的群体。尤其是以艾轩、杨飞云、王沂东等人为代表的写实画派,他们的作品具有很强的学术性和示范性。他们的创作,代表了中国油画市场本土的艺术品位,这是从乡土、人情和社会变迁中产生的生活认知,他们用作品唤起人们对往事的追忆。这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写实油画,是西方人画不出来的。

西藏是艾轩灵魂的寄存地。在他找到那里以前,他的灵魂,没有故乡,四处漂泊。但是,一旦找到阿坝,认识阿坝,他的心被藏区强烈地震撼之后,他的灵魂便被俘获。两者融合的结果,就是他那些以藏区为题材的油画作品。

编者按:中国嘉德2015秋拍将于11月11—13日预展,14—18日举槌。中国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秉承“拍品精质化、学术深耕化”理念,深化精品战略,在常设专场《二十世纪早期艺术》《中国当代艺术》基础上,还将隆重推出《中国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之夜》《’85新潮美术三十年纪念专场》《沙耆比利时时期艺术专场》,共计五大专场奉献给各界藏家。

王的画提示我们对待文明所持的姿态,原始质朴的文化也许具有一定的劣根性,不为我们所接受,但劣根性并不是不好的东西,它保佑我们不致走向死亡,是值得我们尊重,是最接近我们生命本真的文化。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他的绘画体现的是中国艺术传统中天人合一的观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