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威 > 必威-艺术家 > 习近平总书记给中央美术学院老艺术家的回信引

习近平总书记给中央美术学院老艺术家的回信引

2019-10-05 10:31

原标题:靳尚谊:当代中国油画如何走出困境

从九十年代末开始,观念艺术出现,装置、行为艺术盛行,摄影和计算机普及,这些都威胁到了油画的发展,但是要明确的是,这只是威胁而不是替代。

日前,年近百岁的周令钊先生和耄耋之年的戴泽、伍必端、詹建俊、闻立鹏、靳尚谊、邵大箴、薛永年等中央美术学院的8位老教授致信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表达了他们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坚定决心,以及希望进一步加强美育、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的心声。8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给8位老教授的回信中指出:“长期以来,你们辛勤耕耘,致力教书育人,专心艺术创作,为党和人民作出了重要贡献。耄耋之年,你们初心不改,依然心系祖国接班人培养,特别是周令钊等同志年近百岁仍然对美育工作、美术事业发展不懈追求,殷殷之情令我十分感动。”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美术教育是美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塑造美好心灵具有重要作用,加强美育工作,很有必要。做好美育工作,要坚持立德树人,扎根时代生活,遵循美育特点,弘扬中华美育精神,让祖国青年一代身心都健康成长。为了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回信精神,进一步传承和弘扬中华美育精神,为新时代美育工作、美术事业发展提供有益启迪,《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连续推出了8位老教授的访谈专稿,以对老先生们的人生经历、从艺道路以及教育实践等不同方面的报道,呈现他们爱国为民、崇德尚艺、为中华美育事业殚精揭虑、奉献一生的优良传统和大爱之心,反映他们对当今时代加强美育工作的深刻理解和思考。这也是美术专业媒体对八位老先生首次进行的集中采访报道。

2009年于新中国来说是一个历史节点,于中国美术书法界来说,也可说是一个重要节点,外在呈现的高中低各种美术书法活动活跃、艺术品市场逆势而上,内在显现的从理念到体制机制乃至大生态的深层变动,都颇值得回味返观。2010年及更远的以后如何接续去岁及之前的良好态势,如何从内外多方面进一步推动中国美术书法的良性发展,令人期待。本报特开辟“艺术面对面”栏目,通过与美术界、书法界重要人士的对话,总结过往,提前捕捉中国美术书法未来的潮流脉动。

靳尚谊

靳尚谊;中国油画;讲座;油画;先生

习近平总书记给中央美术学院老艺术家的回信引起全社会的广泛关注,中央美院八位老教授耄耋之年仍然心系祖国美育事业发展的殷殷之情令人感动。近日,在靳尚谊先生那间布满画册和书籍又十分简朴洁净的书房里,这位德高望重、在当代颇具影响力的艺术家、教育家,20世纪油画中国学派的重要开创者之一,向记者讲述了自己与中央美术学院的缘分、油画创作的体会以及对时代的感悟、对教育的忧思,声音铿锵有力,思路清晰敏捷。在满头华发的映衬下,一股沉静笃定的力量弥漫开来。

——编者

编者按:“视野与使命——北京靳尚谊艺术基金会青年教师扶植计划创作研究展”将于今年4月、5月分别在北京、上海两地举办。作为该基金会的一个专门项目,这一扶持计划从2013年起,连续三年依次从全国各美术院校、综合性院校以及师范院校中共选拔9名青年教师,以资助他们出国考察、撰写论文、回国创作,并以举办作品展的形式向社会做出汇报。在青年艺术家平台较多的当下,这样以高校青年教师为重点予以扶持的形式十分引人注目。本报记者专访了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著名艺术家靳尚谊,请他以近70年的美术从业经验,谈谈对青年艺术家的期望和中国油画当下发展路径的建议。

betway体育 1

betway体育 2

近日,中央美术学院素描60年展览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素描这个曾在上世纪70年代末引起过激烈争论的话题再次进入美术界视野。作为一个向西方学习的成果,同时也是现代中国美术创作和美术教育的基础环节,围绕在素描周围的讨论,从油画引入中国的第一天开始就没停止过,并且与20世纪中国美术的两大主题——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相互纠葛。如今,再议素描,并非旧事重提,更不是简单的讨论素描教学,而是以此为切入点,在一个全球化的视野中,在大多数西方美术学院已经不再教授包括素描在内传统技艺时,面对中国美术发展中传统画种依然占主导并且各方面强烈呼唤反映时代的精品力作的大背景下,回到起点、理清思路、规划未来,就此我们专访了中国美协名誉主席靳尚谊。 记者:您说过教学中“素描解决的是水平问题,而不是风格的问题”。这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同时也有点疑惑,西方油画大家荷尔拜因和丢勒的素描都有很强的个人风格,这跟您说的是否有点矛盾呢? 靳尚谊:这里面有个大背景需要了解。改革开放后,整个文艺界都对“左”的路线进行批判,反对“文革”时期单一的文艺形式。那个时候,邓小平同志已经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搞政治运动了。在文艺方针上,把为政治服务取消,只提为人民、为社会主义服务。但是广大群众在“文革”中压抑的情绪依然很强烈,很多人都在发牢骚,说以前太窄了,艺术家没有个性,现在要提倡个性,提倡创造,这就是要有风格;并且认为包括素描在内的基础不重要了,特别是写实基础、写实风格已经落后了。我们要学生上美院,是要他们打基础而不是创造风格。上学是为了提高绘画水平,至于风格,那是平等的。风格是从个性中来的,不是老师教出来的,老师可以引导你形成自己的风格,但是更重要的是提高你的水平。风格是画的过程中形成的,好的老师既可以帮你提高水平又能够帮你形成风格,而这些都是以后的事。素描,首先解决的是好与不好、生动与否的问题,个性不必多谈,也不需要过多提倡。西方也是这样,随着艺术的功能改变,才逐渐形成不同的风格。我们可以看到,西方所有的一流画家,素描都是好的,没有好的画家素描画不好的,这也说明素描是个基础水平问题。 记者:中央美术学院副院长徐冰曾说素描可以让人从粗糙变得精致。这样说来,素描显然不仅是一个关乎创作的问题,您认为呢? 靳尚谊:素描里包含的内容很多,自然也涵盖徐冰说的使人变得精致了。为什么呢?因为有修养在里面。素描不仅仅是科学不科学、准确不准确的问题,还有生动不生动等,它的内容很宽泛。像老一辈画家徐悲鸿说的“尽精微、致广大,宁方勿圆、宁脏勿洁”,这都是素描问题。明暗转折要方不能圆,这是什么?是格调,素描要硬要结实,这是艺术修养的问题。此外,素描还包括画的构图、明暗、结构等构成问题,还要注意画面的韵律,综合说来,是科学性与艺术性的结合。但是“文革”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有一些人把素描看成是落后的、纯技术的问题,这是一种误导。 记者:正如您说,素描如此重要。可是我们知道有很多西方的美术学院,已经不再教授包括素描在内的传统绘画技巧了。同时,最近也有人表示,油画的希望在中国,对此您怎么看? 靳尚谊:油画的希望在中国?可以这么说也可以不这么说。油画是人家西方的画种,我们能学得像就不错了,这种说法缺乏科学性。只是说,现在西方暂时在学院里画油画的人少了,学校里面也不这么教了,但不是说他们就没有大师了,包括具象写实在内的领域也有相当不错的画家。 其实,出现你说的这种情况,里面有个更深层次的东西我们需要清楚。油画是工业化时代的艺术,中国画大体是农业化时代的艺术,他们的高峰在那个时代。现在的西方已经完成工业化走向信息化了。因而,后现代、观念艺术比较流行,但这不是全部,绘画依然大量存在。中国很多人不了解西方,以为他们只有观念艺术。其实,他们的艺术生态很平衡,有古典的也有现代主义和观念艺术,很多中产阶级依然在买油画,美国的风景画就卖得很好嘛。说到中国,改革开放后,我们到是各种风格都有了,但问题是速度太快了,质量难免会有问题。目前的中国从经济到艺术,都面临着重新调整。当我们什么都有了,就该考虑质量的问题了。我也想呼吁,大家该扎扎实实地做学问了,不要用以前的那种政治思维来研究艺术问题,所有的人做好本职工作,做好学问,打派仗的争论该停止了。 记者:一提到素描,我就想到了中国传统的线描。当年潘天寿先生对国画系该学素描还是线描引起过争论。这么多年下来,在您看来,美院国画系学生的素描训练对其也是大有裨益的吗?

扶持青年教师就是着眼艺术的未来

文化必须继承,科技必须创新——靳尚谊

人物名片:靳尚谊,1934年生,河南焦作人。1953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绘画系。1957年结业于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并留校任教。执教近60年,培养了一大批中国油画的中坚力量,其开创的中国油画新古典主义的风格影响深远。曾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艺术组评审委员、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主任、全国政协常委。现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荣誉委员。其代表作《塔吉克新娘》《青年女歌手》等被中国美术馆等多个国家机构收藏。

美术文化周刊:北京靳尚谊艺术基金会以三年为期,持续扶助高校青年画家的初衷是什么?有何独特之处?

2016年4月1日下午,“靳尚谊:中国油画的基本现状及未来”讲座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行。这一天对于中央美术学院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98周年校庆,而靳尚谊先生是央美的老院长,由他来为年轻的央美学子进行传道解惑显得特别有意义。

betway体育 3

靳尚谊:资助青年艺术家一直是靳尚谊艺术基金会的宗旨。青年教师是未来教学的主力,高校青年教师水平的提高对于中国艺术教育的整体发展至关重要。因为只有他们的水准提高,才能培养和影响更多的优秀学生。此计划扶持的主要是从事油画创作的青年艺术家。油画是源自西方的艺术品种,我们希望资助他们去国外考察,每个人带上自己的课题,回到油画传统的原生地、回到欧洲油画的历史情境中,思考油画的本体语言,重新认知中国油画,并找到各自在当代油画领域的发展路径。

讲座由靳先生的学生、造型学院副教授袁元主持。袁元表示,靳先生是我国美术界集创作、教学和学术带头人于一身的艺术大家,经历过新中国的解放、文革以及改革开放后的飞速发展时代,靳先生面对复杂的社会文化环境,却总能在艺术上不为现象所惑,不为潮流所动,并敏锐地找到自己的方向,冷静前行。“靳先生有着极清晰的艺术直觉和严谨的理性思维,他总能把握艺术的要领,用艺术的逻辑持续精准发力,在当下多元而复杂的艺术环境中,我们的学生特别是学习造型艺术的人,都很需要像靳先生这样的大家来教诲,从而理清思路、找准自己努力的方向。”

途中 (油画 ) 100×96厘米 2015年 靳尚谊

因此,除了每个人资助8万元人民币外,我们还提出了严格的要求。比如考察前,每人制定详细计划,考察过程要有针对性,3个月后回国不仅要撰写论文,还要落实到自己的创作上予以检验。一方面,这9人都是经过各校推荐和艺委会考察选拔的,另一方面,在创作期间,我们艺委会的专家还专程去他们的工作室交流指导,以此保证计划执行到位和作品最终的质量。事实表明,他们都比较用功,尤其是深入的实地考察为我们国内的研究尤其是油画研究提供了很好的一手材料。接下来,就是要办一个展览,请大家看看实际的效果。

靳先生首先梳理了农业社会、工业社会、信息社会的发展脉络,指出自己的成长年代和现在学生的成长年代有很大不同。现在的学生成长于改革开放后的新时期,这一阶段是世界经济、科技快速发展的时代。在互联网时代,学生们能轻易地接触到各种信息、各种观点,这一方面给大家带来丰富的知识,另一方面也带来思想的混乱。因此,在本场讲座前让基础部搜集的问题全是矛盾和困惑,对绘画本身的问题基本没有。针对这个现状,靳先生本场讲座主要介绍油画本身的基本状况、回答油画的前途问题和如何选择专业的问题。

与教育结缘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习近平总书记给中央美术学院老艺术家的回信引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