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威 > 必威-艺术家 > 令后学者很容易辨析中国历代绘画的脉络,现在

令后学者很容易辨析中国历代绘画的脉络,现在

2019-11-23 05:57

临摹复制对于今天来说,其作用也大不如前,印刷术的进步也足以替代手工的描摹,不过尽管印刷术如何先进,它只是一种机器,对于修复及复原这方面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再者,论其价值,它始终只是印刷品,就算是日本二玄社和深圳雅昌精密度很高的影印复制品,它最低限度一个版也足可以印制一千张,那就缺乏了画家手工精摹以及复原的唯一性的价值了。

问:古代没有复印机,兰亭集序原稿也早就消失,现在看到的兰亭集序是如何流传下来的?

图片 1

唐太宗喜欢王羲之⑦的书法,并成为科举考试时一种官方认可的标准书体之一,民间竞相效法,于是集字、复制、及刻石、拓印王体书法之风盛极一时;而王羲之《兰亭序》更成为唐太宗的陪葬品,留给世人的只有冯承素⑧、禇遂良⑨两个摹品和虞世南⑩的临本.再者,元代画家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卷,在清初时,由于四王的极力推崇,使其奉为瑰宝;然而,这卷画一但落到清朝收藏家云起楼主人吴冏卿手中,就差点又成了陪葬品了; 恽寿平在其《南田画跋》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

图片 2

宋徽宗与米芾也是临摹的高手,徽宗出于对绘画的痴爱,米芾出于喜欢名迹然而碍于囊中羞涩,于是借回家摹一遍以作副本之用。

图片 3

传习保护

“纸寿千年、绢寿八百”,相对于五千年的华夏文明,古代书画的寿命非常短暂,加上天灾人祸等因素,古书画流传下来非常不易。文物界的一大重要课题就是如何最大限度地保护和传承这些文化遗产,惠及后代。

图片 4

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截图

虽然我们有各种修文物的大师,然而古文物每天都在老化、损坏,光靠修复是远远来不及的。

在没有电子存档的年代,临摹也是一种留存文物的手段。

规模最大的当属敦煌壁画的临摹。上世纪初,敦煌石窟成了外国冒险家的乐园,大量经卷、佛像被一车车运走,连壁画也被粗暴地切成小块剥下带走。“敦煌者,吾国学术之伤心史也!”1944年敦煌研究院成立之初,就有专门人员临摹、复制敦煌壁画。

图片 5

《法华经变幻城喻品》

莫高窟第217窟主室南壁经变壁画(常书鸿临)经过几代“敦煌人”辛勤艰苦的劳动,敦煌研究所现拥有壁画临本2000余幅,彩塑50余身,复制原大洞窟11个。

图片 6

《都督夫人太原王氏礼佛图》,敦煌莫高窟第130窟 南壁 盛唐(段文杰临)

因为保护,敦煌的许多洞窟均不对外开放,这些精彩的临摹作品,就是我们欣赏敦煌艺术的主要方式了。

②顾恺之:(348 409)字长康,小字虎头,晋陵无锡(今江苏无锡)人,约364年在南京为石棺寺画维摩诘像,引起轰动。366年当上大司马参军,392年为殷仲堪参军,405年升为散骑常侍。义熙初官散骑常侍。博学多艺,工诗赋、书法,尤善绘画,凡人物、佛像、禽兽、山水皆能。时有才绝、画绝、痴绝之称。

图片 7虞世南摹《兰亭序》(部分)(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双勾廓填要求线描细腻而精准,把原作的精神面貌完全表现出来,不失为下真迹一等。

为什么冯承素的版本好呢?

因为双勾完以后,需要往空心字里面填墨汁,这需要对于书法有很深的理解,同时拓工也需要会书法,而冯承素本身就是一位著名的书法家,现在出土的冯承素的墓志铭就证明了这一点,它对于书法和王羲之的书法风格理解比较深,自己会书法才能拓出原作的精气神来。

谢谢邀请,喜欢书法的朋友麻烦点个赞,关注一下啦。

谢谢你的提问和邀请。复印机是一个现代概念,出现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复印机也不是完全就复印一模一样大小,再说复印出来的质量太差。

出现复印机的这个时候,距离《兰亭序》已经1600多年了。如果想看到可信的真迹,最早也就是照相技术发明以后。而照相技术传入中国,只有一百多年的时间。比起《兰亭序》流传存在的历史,简直等于无用了。

中国古代的,书法绘画作品,流传到今天。一个是靠装裱,一个是靠复制。

这两个办法,都是延长纸制书法绘画的最有效办法。

例如,比王羲之《兰亭序》还要早60年的《平复帖》就是一个书法真迹,如今已经有1700年的历史了。这么长时间,陆机的《平复帖》是怎么保存下来的的呢?当然是装裱之功。如果装裱好,又没有破坏装裱,那么,完整保存书法作品一千年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如果没有装裱,那么,保存一百年也是非常困难的。

我国对书画作品的收藏,从魏晋时代已经就开始了,特别是东晋以后,造纸广泛使用,几乎达到普及的程度了,纸制书法、绘画作品越来越多,为了保护书画作品,就要对纸制书画作品裱褙一层或者几层纸,这样,书画作品就不容易损坏了。

到了唐代,装裱技术已经非常发达,而且质量非常好了。

唐太宗时期收藏的作品都要装裱,如果不装裱,那么作品就会受到损坏的危险。

《兰亭序》这个作品当年是不是装裱好的?我们不是很清楚。

但是,到唐太宗时期,这个作品已经将近300年了。如果不是装裱的书法,损坏程度一定是有的。

根据开元时代何延之《兰亭始末记》的记载。

《兰亭序》一直是王羲之家族后人的书法珍品,传到辩才这一代人以后,辩才也非常珍惜这件书法作品,生怕意外失去,就在自己居住的卧室的房梁上,打了一个木涵,把《兰亭序》暗藏在房梁的木涵里面了。

没想到,唐太宗要得到《兰亭序》,辩才一不小心,就把《兰亭序》从房梁的木涵里拿出来了。

根据现在我们看到的《兰亭序》字迹非常完整的情况,千里马我个人认为,《兰亭序》流传到今天的第一次保护措施就是装裱。

应该说《兰亭序》在辩才之前就已经是装裱的书法作品。

唐太宗拿到这个《兰亭序》书法作品以后,非常欣赏王羲之的书法艺术,就令大臣组织人员进行复制工作。然后把复制品分增给王子、大臣叫他们都学习这个书法。

那么,唐代书法家是如何把这么精巧的书法作品,复制的跟原作一模一样的呢?也就是说,像复印机复印出来的一样?

这个办法,古代叫“晌拓”,就是对着光线明亮的窗户,这样的地方,用黄蜡纸把字的轮廓描写下来,然后填墨,就会得到跟原件一模一样的一件书法作品。

古人“晌拓”的方法,我们现代叫做“拷贝”,就是一张玻璃面的桌子,里面装一个灯,在草稿上蒙上一张纸,就可以复制画稿和书法了。

古代没有电灯,所以无法用“拷贝箱”来方便复制,但是,古代的“晌拓”技术已经与“拷贝箱”没有本质区别了。

《兰亭序》就是靠着古代这样的复制智慧,完全准确的把《兰亭序》流传到今天的。

唐代著名美术理论家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记录了复制古代书画作品的详细情况,并且称赞复制技术能够达到“一丝不差”的地步。

冯承素摹拓《兰亭序》的唐代摹本,就是一个“晌拓”本临摹复制品,被历代评论家认为是“下真迹一等”的临摹作品,这也验证了张彦远唐代临摹可以做到“一丝不差”的程度。

在古代,文艺作品多流行于上层社会,而所用材料又多是纸张、绵帛或者竹简等,这让文艺作品的流传变得颇为困难。秦朝时期的焚书坑儒,就让无数典籍被付之一炬,令人惋惜。《兰亭集序》作为书圣王羲之的得意之作,同样面临流传艰难的困境。原稿早已丢失,又未被大批量复印,那《兰亭集序》是如何流传至今的呢?

《兰亭集序》虽然原稿已失,临摹本却并不少。王羲之的书法作品本就名扬天下,他的《兰亭集序》更是有如神助。他去世之前,将《兰亭集序》视为传家之宝,传于后代。唐太宗时期,已经传至辩才和尚。由于酷爱王羲之书法,李世民将王羲之的真迹视若珍宝。《兰亭集序》作为举世罕见的佳作,李世民对它更是觊觎,他最终设计拿到了真迹。李世民得此佳作,便想与王子群臣共赏。他令宫中拓书人临摹数本,赠予臣下,一时间引得“洛阳纸贵”。王羲之作品本就难得,就算是临摹也价值千金,加之帝王御赐,这些临摹本都被珍之重之,自然也就流传下来。

除了临摹于纸上的《兰亭集序》,还有刻于石上的。石上刻字,不易腐朽淡化,自然容易流传。唐太宗当年不仅下令让宫人临摹,还让欧阳询将其拓于石上,立于学士院。欧阳询的《兰亭集序》的石刻帖本,也是存世最佳的。此石曾被契丹所得,掠夺北上,但是中途又流落在定州,庆历年间才被发现。此石被呈入宣和殿,金兵入汴梁后不知所踪。直到明朝时,寺僧淘井时,发现石刻,但是已经缺失一角,后来又被人一摔为三。这就是定武兰亭序。不过就算如此多灾多难,石刻也总算流传至今,这也跟书写的材质息息相关。

《兰亭集序》的临摹本并非只在国内留存,在海外也有,这也让《兰亭集序》不易成为绝迹。赵孟頫乃是宋末元初的大书法家,其书法成就极高,行书更是著称于世。赵孟頫赶往大都赴任时,朋友为其送别。好友独孤淳朋与吴森恰好都携带了《兰亭集序》的摹本,如此一来,赵孟頫得以观赏两本佳作。在途中,赵孟頫临写了《兰亭集序》。但是令人可惜的是,后来发生火灾,此本仅余三小片拓片,也流落到了日本。现在仍然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王羲之乃是书法史上的一座高峰,作为其得意之作的《兰亭集序》自然也被看作珍宝,无论是临摹本还是石刻本都被典藏。何士英乃是明朝声名远扬的清官,皇帝曾将定武兰亭序赠予他。何士英携此刻石回到故乡东阳,珍藏此石。后来东阳县令欲将其偷走,却被发现,恼羞成怒下将其摔为三瓣。后来,刻石更是被严加保管,何家三房一人一块。只有修族谱之时,此石才被合为一块。然后拓印,赠给好友。《兰亭集序》被如此珍重,流传下来自然不难。

秦火虽然烧毁了无数典籍,但《诗经》等经典不毁,《兰亭集序》纵使多灾多难,也终归为后人所见。追根到底,能够令它们流传下来的还是其艺术魅力。正因为其艺术魅力,人们才愿意将其视若珍宝,甚至以生命看护。

我们知道,《兰亭集序》是大书法家王羲之最著名的作品,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但是据史料记载,《兰亭集序》原稿有很大可能作为唐太宗李世民的陪葬品而永远的无法重现天日。那么在古代没有复印机,兰亭集序原稿也早就消失的情况下,现在看到的兰亭集序是如何流传下来的呢?

其实这也与唐太宗有关。

相传唐太宗对于《兰亭集序》非常的热爱和痴迷,每天都要把玩几番,甚至得到《兰亭集序》的手段也不太光彩,可见一代明君对于一代名作的喜爱之情。

而既然是好东西,唐太宗当然想让其更好的存留和保护起来,于是便找来了当时最著名的几个书法家来临摹。其中最著名的当属冯承素采用“双钩画法”所摹写的,而现在流传下来的和我们学习欣赏的也是这个版本。而如今冯承素的摹本也成了故宫博物院的镇馆之宝,由此可见《兰亭集序》那登峰造极的艺术价值。

真的是令人惊叹的,摹本尚如此珍贵且广为流传,要是真迹现世,不知要陶醉多少书法和艺术爱好者。王羲之被称为“书圣”当之无愧!

我是萌之帆,热爱文化的小青年。

古代没有复印机,兰亭序原稿早就消失,现在看到的兰亭序是如何流传下来的?

古代没有复印机,但他们有摹拓技术。以双钩制模,然后填墨。这种方法,叫做”双钩墨填”。也称为“郭填”。这种技术在唐代非常成熟。高明的工匠,所制的模达到了乱真的程度。贞观时期,李世民的宫廷中,有专门的拓书人。赵模,韩道政,诸葛贞,冯承素四人,就是郭填的佼佼者。我们现在看到的《兰亭序》,传说为冯承素所摹。当时便有“下真迹一等”的赞誉。

唐太宗一生酷爱王羲之书法。除了王羲之问疾悼丧的书信外,全部搜罗殆尽。其中,《兰亭序》又是他的至爱。他让赵模,韩道政,诸葛贞,冯承素分别摹拓《兰亭序》,赏赐给王公大臣。真迹则作为陪葬品,一起埋入昭陵。

现存于北京故宫里的《兰亭序》摹本,虽然不是王羲之真迹,但其高度的还原了《兰亭序》的全貌,形神逼真。在历经一千多年的沧桑巨变之后,奇迹般的和褚遂良、虞世南临写的《兰亭序》一起保存在故宫博物院。

现在对故宫博物院收藏的这件《兰亭序》还有许多争论。有认为是后人临的,理由是其中的毛笔虚锋是任何摹拓都无法模仿出来的。也有人认为是冯承素采用了临与摹的方式。更有人认为《兰亭序》完全就和王羲之无关,是隋唐时的人冒名写的。其实不要想太多。要去证明一千好几百年前的真伪,非个人的能力可以完成。《兰亭序》一千多年都没有人怀疑出自王羲之之手。现在的人怀疑的东西,又岂止是《兰亭序》一件!

古代没有复印机,但他们有摹拓技术。以双钩制模,然后填墨。这种方法,叫做”双钩墨填”。也称为“郭填”。这种技术在唐代非常成熟。高明的工匠,所制的模达到了乱真的程度。贞观时期,李世民的宫廷中,有专门的拓书人。赵模,韩道政,诸葛贞,冯承素四人,就是郭填的佼佼者。我们现在看到的《兰亭序》,传说为冯承素所摹。当时便有“下真迹一等”的赞誉。

下面是我临写的多宝塔

欢迎关注我的火山小视频书法直播!

其实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古人的法帖,都不是原作,很多都是高仿的。《兰亭序》是王羲之一生中最得意的作品,早在唐代就被李世民搜刮走了,至今下落不明,不知是在他的墓中还是遗失在民间。关于《兰亭序》的众多传闻和考证可以去“翰墨今香”的头条号中阅读。

李世民在带走《兰亭序》之前也干了几件好事,让人对《兰亭序》又是临摹又是钩摹的,留下了不少复印件。但毕竟离我们现代有些遥远,而即使是《兰亭序》的复制品都是后世争抢的至宝,因此到我们现在,留下来的有价值的《兰亭序》复制品没多少了,大概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双沟廓填的墨迹摹本,以唐冯承素的《神龙本兰亭序》最为精致,堪称神品;还有一类是李世民让几个书法名家临摹的作品,后来刻成碑刻,然后反复拓了很多复印件。碑刻摹本以欧阳询临摹的《定武兰亭本》为最佳。

《定武兰亭》的刻石在宋代靖康之变中遗失,后来很多人根据《定武兰亭》的拓本,有复刻了很多石刻。最后就是刻了又拓,拓了又刻,于是后来就面目全非,真假难辨了。目前以北京故宫博物院藏的宋拓本《定武兰亭》最好。

《神龙本兰亭》是唐人冯承素采用双沟廓填的技术复制的。所谓双沟廓填就是用黄蜡纸覆在原作上,对着光源用极细的笔在黄蜡纸上小心的钩出原作的轮廓,然后再填墨完成。古人用这种方法复制出来的作品可以说仅仅就“下真迹一等。”我们现在能看到唐之前的法帖很多都是唐人用这种技术复制出来的。例如王羲之的《丧乱帖》、《奉橘帖》等等。

而这些复制品如果不是用高度放大镜是很难看出来的,可见古人的智慧有多厉害。后世很多书画的赝品也很多都是采用这种方法山寨出来的。

文献流传有很多途径,比如秦末焚书坑儒,汉代恢复儒家经典就是靠着当时人们的记忆背诵然后再记录下来。这种记录不准确演绎的成分大,比如炎帝黄帝和蚩尤的大战,细节肯定有问题什么风伯雨师,但打仗了是肯定的。

还有就是文字记录,甲骨文,金文,石鼓文。你听说过摩崖石刻吗?比如说陕西宝鸡的石鼓(鹿鼎记里提到过),西安碑林,陕西汉中的汉魏十三品。竹简,丝帛,兽皮,都可以记录。只要能流传下来。

还有就是实物也能记录一部分信息,比如腿骨做的笛子是咱们考古挖出来的,通过这个就知道咱们祖先对音乐的起源是很早的。

所以记录一篇兰亭集序没啥。只要古人想把它记录下来,就一定有办法。

最后,就是我很自豪我们中华文明,早早就有文字了。不像西方伊利亚特,奥德赛都是口传历史,我们文明的时间比他们长的太多了。

现在所看到的《兰亭序》皆为后世临摹版本,最为出名的有虞世南的神龙本。相传真迹存于李世民的墓内,也有说,一半在李世民墓一半在武则天墓。反正,你现在看李世民和武则天的字皆受二王所影响。

还有句话:写字不学王,白在纸上忙。我看到后来才发现字和一个人的性格很有关系。王羲之为人不拘小节,性格豪爽性情中人。写出来的字很是潇洒飘逸,无人能及呀。小圣王献之则为人敦厚少言官至中书令,写出字自然是圆润厚重。李世民后期的字深受王献之影响。

不知道这样子解释您满不满意?

我建议看一下三希帖,下图为王献之的中秋帖,我个人认为是米芾临摹的!

古代是有“复印机”的,只是这个“复印机”是人,而不是机器。

作伪图利

用以练笔的临摹作品,临摹者通常会署上自己的名字,若连署名、题跋、藏印也一一复制,不用说,就是刻意作伪用以牟利。

图片 8

伪作:赵孟頫款行书洛神赋卷

▼ 赵孟頫行书洛神赋卷

图片 9

正在故宫博物院举行的赵孟頫书画特展,就专门开辟了一个展厅,用来陈列赵孟頫款识的书画伪作。

图片 10

伪作:佚名《富春山居图》(子明卷)

▼ 黄公望《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

图片 11

一些仿造精美的艺术品,虽说是商人牟利的工具,很“不光彩”,但不可否认,它仍具有一定的收藏、研究价值。

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的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就有真假两个版本,伪作本是明末文人临摹,后人为牟利,将原作者题款去掉,伪造了黄公望题款以及邹之麟等人的题跋,由于画工精细,连乾隆皇帝都被骗过,将伪作视为珍宝,在画上数次题字盖印。(这就很尴尬了)

图片 12

现今许多书画的真迹早已不存,我们只能通过摹本去捕捉那些神作的笔墨气韵,不得不说是一件憾事。也正因为无法见到真迹的神采,世人又多了无限的遐想。

比如王羲之和他的作品被裹上一层朦胧的浪漫主义色彩,加上后世文学艺术作品对他的描绘,或许在许多人的想象里,他衣炔飘飘、自在风流,好似并非这红尘俗世的人儿。

图片 13

文徵明《兰亭修契图》

看了这么多真迹和摹本,有没有觉得眼已经花了?最后萃花上一道送分题:以下是各版本《兰亭序》局部,请从中找出冯承素的版本:答案可以在评论区留言哦

图片 14

更多内容,请关注”艺萃”
本文为艺萃原创,转载请私信艺萃

注:

图片 15

古代画家都以临画居多,所谓临,就是面对着原作来勾画学习,并不一定要求与原作的位置一样;而摹画则兴起于唐宋,最有名的是唐冯承素摹的王羲之《兰亭序》,《兰亭序》真迹却成了唐太宗的陪葬品。书法的临摹,就是用零号描笔印着原作来过稿﹑双勾﹑填墨,这叫双勾廓填。是较忠实原作的一种方法。

王羲之的《兰亭序》是怎么消失的呢?

王羲之的《兰亭序》确实早已经失传,他的《兰亭序》真迹先是传给了他的七世孙智永的手里,智永是一个和尚没有后代,便把《兰亭序》真迹传给了自己最信任的弟子辩才,当时的皇帝唐太宗李世民非常喜欢过王羲之的书法,是王羲之的忠实的粉丝,便派人从辩才和尚哪里骗回了兰亭序,据说唐太宗死后把《兰亭序》带进了自己的陵墓,也有人说后来《兰亭序》又被李世民的儿子李治偷了出来,放进了自己的陵墓,反正从此以后《兰亭序》就这样在江湖上消失了。

不过幸运的是,李世民得到王羲之的《兰亭序》以后并没有自己独享,而是和朝中的大臣和王公贵族们分享,他让人复制了很多本分给大臣们,我们今天看到的其实是王羲之《兰亭序》的复制本。其中冯承素的复制本和真迹最为接近,我们平时练习的《兰亭序》就是冯承素摹本《兰亭序》。

奉旨临摹

中国历代书画珍品,有一大半都进过宫,属于皇家的私人收藏。皇帝有时对某些作品喜欢得紧,命搨书人、宫廷画师来临摹。清代《千里江山图》的两幅摹本,便是奉旨临摹。

图片 16

清,王炳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卷,清宫旧藏

方琮的版本用笔工细,比较忠实地保留了原作的整体面貌。王炳突出了勾勒山石轮廓线、侧皴以及波纹线,石青、石绿等颜色的对比也更强烈,更富有装饰性趣味。

临摹界最著名的事迹当属唐太宗和《兰亭序》。唐太宗得到《兰亭序》后,不仅自己临仿,还找了一堆大V,如赵模、韩道亭、冯承素、诸葛贞,制作了数个摹本,用来赏赐皇太子和诸王近臣。

图片 17

诸多摹本中,冯承素摹写的《兰亭序》

被认为是存世最佳的兰亭摹本,他将若干有“破锋”、“断笔”、“贼毫”的字摹写得细致入微,改写的字迹也显现出先后书写的层次。用笔俯仰反复,笔锋尖端锐利,既保留了原迹勾摹的痕迹,又显露出自由临写的特点。

图片 18

《兰亭的故事》特展,萃花摄

可是那本真迹去哪儿了呢?没人知道。

目前比较公认的说法是:《兰亭序》藏于陕西昭陵唐太宗的棺材里。

图片 19

宋代是画家的黄金时代,由于“画院”兴盛,许多名画摹本均产生于宋代。

图片 20

北宋,佚名,《洛神赋图卷》局部,辽宁省博物馆

《洛神赋图》,东晋画家顾恺之所绘,现主要传世的是宋代的四件摹本,分别收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二件)、辽宁省博物馆和美国弗利尔美术馆。

图片 21

《虢国夫人游春图》,宋摹本,现藏于辽宁省博物馆。

图片 22

《捣练图》,传为宋徽宗赵佶摹本,现藏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

图片 23

《韩熙载夜宴图》,五代十国时期,南唐画家顾闳中的绘画作品,现存宋摹本,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临摹、收藏、鉴别、修复往往不多不少会扯上一点关系;在古代,学画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必得认识一些收藏家,而所谓的收藏家又鱼龙混杂,有心人一定要练就一双火眼金睛,通过不断比较,分清优劣好坏,才可以辨别出好的名家精品,如遇到好东西,没有钱买,又没有今天摄影技术之便,那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动手着手临吧,历代画家中不乏这方面的人物;诸如:米芾、赵孟頫、戴进、董其昌、清初的四王,乃至于近代的张大千都属此类;他们都身兼多职,既善收藏,又是临摹大家,鉴赏家,并对古画的修复有一定的认识。

二是冯承素用什么纸勾描的?当时有透明度好的类似如今拷贝纸吗?

2009-4-16

那么,当时并没有复印机,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

那时候其实有复制技术,比复印机还厉害,只不过要费很大的人力功夫。当时的技术叫“硬黄响拓”和“双勾填墨”。

“硬黄”是一种纸,它的上面涂了蜡,是半透明的,“响”的意思就是向着阳光,大概的过程就是就是用半透明的纸对着阳光,把书法作品每一个字的外轮廓用勾线笔画出来,然后再往里面填墨。好的拓工基本上能做的和原作一模一样。

围观《千里江山图》的人人人,萃花摄

⑦王羲之:(303361年),字逸少,号澹,原籍琅琊临沂(今属山东),后迁居山阴(今浙江绍兴),官至右军将军,会稽内史,是东晋伟大的书法家。

五、冯承素用什么笔填写的?为什么看不出有重复描写修饰的痕迹?

前面说过摹画有两种形式:其一是画家的临摹方法,不但要尊重原作还要修补﹑复原。旧画最怕是重裱,每重裱一次,也就必然会使原作更加失真,很多裂开的小绢块或碎裂的纸块难以补上,霉烂会使画面原迹的幅面越来越小;随着时代的久远会逐渐模糊或难以分辨出线条及颜色块面,加上一些装裱师傅本身不具备修复的技艺,在原作上胡乱连接线条及色块,经这么一弄,很容易把原作搞得面目全非。

临摹方法

临和摹是学习先辈书法的两种方式。所谓“摹”,首先得要“描红”,然后是“影格”。描红具体的步骤是这样的:用不透墨的薄纸蒙在要摹的书帖上,然后用很细的红色线条钩成空心字,此谓“双钩”,然后就可以“描红”了。“摹”一般是对笔法、字形结构来熟悉,所以“摹”帖在先。而“临”则是用自己的脑海记忆来完成,先是“格临”,即九宫格或者米字格,书写在相应的位置,熟悉了之后还有“对临”和“背临”。


“双钩描红”是最还原书法的一种形式,传世名帖的高仿本就是这样临摹而成,这种方式还原度当然很高。《兰亭序》的摹本就是这样来的,有时候修理书法类的文物也用这种方法。正因为李世民拿到了真迹,然后由人力”复印机“的努力,所以我们看到了高度还原的摹本。

兰亭序流传下来是因为有大量的摹本。比较著名的有褚遂良,虞世南,冯承素。其中以冯承素版是在流传至今的《兰亭序》摹本中很精美的一本,因其是双钩摹法最得其神韵。

“孤篇绝冠”的《千里江山图》即将从故宫博物院撤展,传世名画要回库房休养生息了!故宫将在10月30日换展,此后我们将只能看到《千里江山图》的清代摹本,下一次再见千里江山的真迹,还真不知是猴年马月。

此次展览是友人提议办一临摹展,我等父子三人也不行此道久矣,勉为其难,重操旧业,每人临写十余幅,以示同好.

双钩填廓?何人所见?证据?

绘画同音乐也相去无几,大凡有名的大画家都有着过人的本领,而能够流传下来的作品,多是该画家硕果仅存的杰作。特别是宋以前的绘画作品。

得感谢唐太宗和一代代书法家

《兰亭序》的真迹到底是不是在陵墓中,现在还不能百分百确定,现流传于世的《兰亭序》临摹本众多。首先《兰亭序》并不是正规手段到的唐太宗手里面,而是御史萧翼骗来的。唐太宗在得到这幅书法帖之后,就派当时的临摹高手广为临摹《兰亭序》,此后临摹《兰亭序》的书法家络绎不绝。现在传世的临摹本中,神龙本广受好评,也是很多人第一印象的那个版本。所以说我们如今能看到《兰亭序》也确实多亏了唐太宗,若不是他叫人广为临摹,然后一代代书法家的努力,我们后世才得以见到《兰亭序》的样子,虽然可能和真容还是有差别,但也是佳作了。

古代书画的真迹和摹本,真的差很多吗?

萃花同时观赏过真迹和摹本,摸着良心说,清代摹本并不差,原作的山水、渔船、房舍,甚至那些不足一厘米的小人儿,均作了细致地刻画。

图片 24

清,方琮仿王希孟江山千里卷,清宫旧藏

但有王希孟珠玉在前,即便绢布泛黄,颜色剥落,看完真迹后再看后世摹本,仍察觉出些许不对劲儿,仿佛喝了一杯上好的明前龙井,满齿留香,回味甘甜,之后又被灌了一杯茉莉茶,虽然花香清柔,滋味甘美,却愈加让人惦记着龙井的那股甘醇。

图片 25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局部

要知道,我国的十大传世名画中,接近一半的作品,原作早已不存,博物馆收藏的均是后世的摹本。传世书法名帖中,“书圣”王羲之无一件真迹存世,现存的均为摹本或拓本。

现状如此堪忧,书画真迹便显得尤为可贵。

既然有机会看到真迹,那么萃花建议喜欢青绿山水画的朋友,一定要抓紧这最后两周的时间。否则以后只能对着摹本YY真迹,场景未免太过凄凉~万一真的错过了,也别太过失落,古代书画出现那么多临摹作品,有着各种不同的缘由和价值所在。

临摹古代书画剧迹本来是学画者在学习阶段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在清朝初期,更成为画界的一种好尚,为学画必经之途,通过临摹古代名家书画剧迹,可以轻易掌握前人如何用笔、如何用色,乃至于构图、立意等等诸方面的基本知识;从而避免盲目摸索,不失为传承优秀文化的一种手段.

问一下这个是不是真的

学技艺一般是先模仿再创造;记得以前那些私塾的老学究们强迫小孩子们念四书、五经,那些懵懂的小孩又怎么知道个中意思呢?可是,当一个人来到不惑之年的时侯,以前背诵的古文就一一明白过来了。不但印象深刻,而且明白到那些语句原来是至理名言。学钢琴大概也是从钢琴诗人肖邦的曲子入手,反复训练,令初学者先有一个乐感;也就是先学学游戏规则吧。

临摹练笔

临摹属于中国古典画论的“六法”之一,即谢赫在《古画品录》中提出的“传移模写”,是评判画家功力的一个标准。

西方绘画教学中,临摹也是极为重要的一环。那些著名的书画家也曾是无名小辈,必须通过大量的练习,功力才能日渐精进,临摹名作练手也就很平常了。

图片 26

赵孟頫临玉枕兰亭

图片 27

米芾临兰亭序

图片 28

文征明临兰亭序

图片 29

乾隆仿赵孟頫《红衣罗汉图卷》

▼ 赵孟頫《红衣罗汉图卷》

图片 30

唐寅临《韩熙载夜宴图》(局部)

▼ 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宋摹本

图片 31

图片 32

张大千临石涛

▼ 石涛花卉山水册页

图片 33

临和摹是两种不同的手法,宋代张世南在《游宦记闻》中写道:“临谓置纸在旁,观其大小、浓淡。形势而学之。若临渊之临。摹谓以薄纸覆上,随其曲折婉转用笔曰摹。”

历史上许多卓有成就的书画家,如赵孟頫、仇英、董其昌、张大千等,都是临摹的高手。

一般民间的裱画师傅都不具备古画修复的技能,遇上任意妄为者就会把原作搞得面目全非;这也难怪,裱画师傅并非画家,也非书画考古工作者,没有对古代具体画家作过深入的研究和探讨,以导致重装一次破坏一次的现象也是必然的.

问题:《冯承素摹王羲之兰亭序》是“双钩廓填”吗?

每种物质都有其寿命期限,常言道:绢寿伍佰,纸寿仟年。唐以前的书画作品几经风霜,兵灾火劫等因素,能留存至今的渺若星辰,就算有一张半纸,也大多是后人摹本;比如最负盛名的晋王羲之《兰亭序》,剩下的有冯承素勾摹本﹙此为最忠实原作者﹚,褚遂良的摹本和虞世南的临本;此外王羲之其它的书法作品几乎没有真迹能留存下来;《快雪时晴帖》﹑《上虞帖》﹑《平安。如何。奉橘》三帖,《远宦帖》等等都属唐代无名氏所摹;绘画方面则有:现藏大英博物馆的晋顾恺之《女史箴图》卷,实为唐人摹本;北京故宫藏的《洛神赋图》﹑《列女图》均为宋人摹本;日本大阪市美术馆藏的唐吴道子《送子天王图》亦为宋人所摹。唐代画家张萱《虢国夫人游春图》﹙辽宁博物馆藏﹚传为宋徽宗所摹。上述原作早已荡然无存,剩下的摹本亦不失为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复制品,它有助人们大至领略到原作的风华面貌,不失为下真迹一等。一般来讲,无论如何精彩的摹本,也不可能百分百地等同原作,而当一位当时赫赫有名的大书画家连一幅原作都未能留传下来的时候,能得到一个形神兼具﹑不失神采的精摹本,对后世研究古代书画名迹仍有着其极大的意义。

按上所述,首先是说唐朝时熟绢的制作方法,先把绢用热水汤熟,加白粉,再捶平如银板,使得在这种绢上能同纸一样细致,有效发挥画家走笔的灵动性,使其神彩得以有效发挥;话又说回来,如果经过这样的处理,对画家来说,绢虽然好写,然经不起时间的磨练,加上多次裱背,就会容易脆裂,从而损害到绢本身,使画幅呈现一段一段的破碎断裂残缺不全.裱背过多也会使画的精神色彩尽失.

回答:

近百年来,除了在台湾的原故宫精品外,上海博物馆与北京故宫经郑振择﹑张珩﹑谢稚柳先生等鉴定小组的苦心收集和整理,已筛选出一批较具代表性的历代绘画,令后学者很容易辨析中国历代绘画的脉络。自七十年代起,我不断有系统地临习这些历代名画,训练自己的作画基础,这也是苦中作乐的一法吧。

临画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反复去临,必然能够从中摸索出原作的真正用意及用笔法则. 恽寿平⒄在其《南田画跋》中评述王石谷临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卷时说,石谷初次临时则显生硬,继则娴熟,他一共临了五卷,第五卷就临得最好了.

回答:

临摹书画在未发明影印技术之前,是一个独立的科目,有保留及延续前人名作寿命及传播的作用,而在画家学习绘画方面也有几种不同的临习方法,正如口口声声要临古的清初四王,我看他们临摹的方法都是以意为之,部位不正确,也加入了自己不少主观的想法在里面,不伦不类,名符其实是一种练习,运笔的训练,不求学到十足。

⒃六法:南齐著名画家,也是中国古代著名的绘画理论家谢赫,第一次在他的《古画品录》中系统地提出了绘画创作之根本六法,流传千古。六法者何:一、气韵生动是也,二、骨法用笔是也,三、应物象形是也,四、随类赋彩是也,五、经营位置是也,六、传模移写是也。

应该是吧,把《冯承素摹王羲之兰亭序》放大后即可看出。
图片 34
图片 35
图片 36

常书鸿一派乃至后期的敦煌研究室所复制临摹的壁画,是较为忠实原作的一路,依样画葫芦,更有甚者就是连原作有裂纹﹑霉点都要加上去,这和故宫现时的复制方法同出一辙。这一方法其实就叫复制,是不能容许添加临摹者的丝毫主观想法在里面的,也不属于画家所为。

现代印刷技术可以用纸或绢来印,从而大大提高了仿真度;然壁画就很难做到这一效果了,更可况印刷技术再强也不能用国画颜色去印; 敦煌壁画的临摹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这方面张大千和常书鸿他们为此付出了十分艰辛的努力,并为敦煌壁画的研究工作作出了不少的贡献.

图片 37褚遂良摹《兰亭序》(部分)(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令后学者很容易辨析中国历代绘画的脉络,现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