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必威 > 必威-艺术家 > 本展览是徐冰在北京地区最全面的回顾性个展,

本展览是徐冰在北京地区最全面的回顾性个展,

2019-12-10 02:24

7月21日至10月18日,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在大展厅、中展厅、甬道和大堂呈现个展“徐冰:思想与方法”。本展览是徐冰在北京地区最全面的回顾性个展,梳理了徐冰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至今四十余年的创作历程,囊括以版画、素描、装置、文献记录、手稿、影像、纪录片等为形式的六十余件作品,勾勒出其艺术探索的完整轨迹。

摘要:徐冰:思想与方法2018.7.21–2018.10.18UCCA大展厅、中展厅、甬道、大堂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于2018年7月21日至10月18日在大展厅、中展厅、甬道和大堂呈现个展“徐冰:思想与方法”。本展览是徐冰在北京地区最...

必威 1

必威 2

必威 3

必威 4徐冰:思想与方法

《析世鉴——天书》 展方供图

“徐冰:思想与方法”展览展出了徐冰的代表作品《天书》

展览现场

2018.7.21 –2018.10.18

徐冰,1955年生于重庆,1977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著名版画家、当代艺术家。1990年接受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邀请,赴美18年,现为独立艺术家,同时担任华时代全球短片节艺术顾问。1999年获得美国文化界最高奖:麦克·阿瑟奖。代表作品有《天书》、《蜻蜓之眼》、“烟草计划”、《地书》等。

必威 5

“思想与方法”这一标题也源于在回溯式呈现徐冰艺术创作全貌的基础上,通过作品来展现徐冰的艺术方法和艺术理念。在此基础上,展览分为三个部分,以呈现 艺术家创作思想中的重要转折点。《天书》《鬼打墙》《背后的故事》等作品展示徐冰对于意指系统、文本性与语言困境的冥思,《A,B,C……》《艺术为人民》与《英文方块字书法》等作品记录了艺术家在文化杂糅、文化差异和跨文化语境等方面的实践探索,《烟草计划》《凤凰》《地书》以及艺术家的首部电影长片《蜻蜓之眼》则共同探讨了在过去的百年间席卷中国及整个世界的经济与地缘政治转变。

UCCA大展厅、中展厅、甬道、大堂

《大轮子》,这是一幅永远都画不完的版画,只要给轮子涂上油墨,版画就可以无休止地延续下去。《大轮子》是一次对当代艺术的实验,也是一次传统艺术与当代艺术的结合。

主题沙龙嘉宾(从左至右:主持人《三联生活周刊》主笔袁越,当代艺术家徐冰,中国第六代导演代表人物张杨,北京大学电影文学系教授戴锦华)

此外,展览还将展出徐冰于中学时期摹写的《多宝塔碑》临帖,艺术家依据北宋郭熙的作品特地创作的“背后的故事”系列新作《树色平远图》也将在大展厅中呈现。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于2018年7月21日至10月18日在大展厅、中展厅、甬道和大堂呈现个展“徐冰:思想与方法”。本展览是徐冰在北京地区最全面的回顾性个展,力图全面梳理艺术家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至今四十余年的创作历程,囊括以版画、素描、装置、文献记录、手稿、影像、纪录片等为形式的六十余件作品。

自当代艺术涌入人们的视野以来,与之伴随的一个争论就是:如何才算“看懂”当代艺术?或者说,它是能被“看懂”的吗?

艺术家徐冰40年个人回顾展“思想与方法”于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开展。22日,UCCA与HISFF华时代全球短片节联合举行了徐冰实验电影作品《蜻蜓之眼》放映会,会后徐冰与北京大学电影文学系教授戴锦华、导演张杨、乐评人袁越就《蜻蜓之眼》的短片理念、传统与当代艺术的关系等进行探讨。

徐冰谈道,“你生活在哪,就面对哪的问题,有问题就有艺术。”徐冰的艺术创作在多条不同线索上交叉进行,从早期研究的文化、语言及传统知识体系,到1990年代至纽约后开始关注的跨文化与全球化议题,再到本世纪对于不断飞速发展的社会新现象的探讨, 他专注于寻找新的艺术方法以回应新问题;其创作媒介多样,在世界当代艺术中具有很高的辨识度,也在不同层面上影响着中国当代艺术整体面貌的构成。

必威 6徐冰于北京大兴采育乡古籍印制厂制作《天书》,1988。

一方面,当代艺术轰轰烈烈;另一方面,人们的调侃也总不会缺席——《看不懂的艺术,就是大便》、《当代艺术编瞎话速成指南》,这些流行网文颇为冒犯的名字,有意无意地透露出公众对当代艺术的“偏见”:很多时候,与其说它太艰涩,不如说它太唬人。

资料显示,《蜻蜓之眼》全片由监控镜头拼接剪辑而成,是一部实验电影,整部电影没有演员,由旁白、音乐讲述故事,促使观者反思监控系统、表演、假象等概念。

艺术家一辈子都在建造属于自己闭合的圆

此次展览为UCCA大展厅改建后的首个大展,展厅中呈现徐冰所有主要系列的作品,以勾勒出其艺术探索的完整轨迹。此次展览标题“思想与方法”也正源于在回溯式呈现徐冰艺术创作全貌的基础上,通过作品来展现徐冰的艺术方法和他保持不断思考的动因所在的展览理念。

对于这些争论,当代艺术家徐冰很早就在脑子里捋了千百遍,也因而,他能够在我们问出这个老问题的时候,给出很多新视角。

在放映后的主题沙龙中,徐冰与戴锦华、张杨、袁越共同探讨了《蜻蜓之眼》与短片理念。对于“中国传统艺术观念如何在当代激活”的问题,徐冰认为,传统和当代无法作为一个绝对的东西来判断,它们就像磁铁的两级,虽然相互转换,却又相互依赖。

在开幕式上徐冰谈道,这种展览给他提供了一个反思的机会和空间,把这些作品放在一起回过头看的时候,像镜子一样可以看到他自己,通过这些大大小小的镜子,共同构成了他的一个立体的形式,“最后我发现原来我对这种东西感兴趣,原来我是这样工作,原来我是这么一个人。我一直认为你艺术的倾向、风格其实不是计划所得,它是一个命定。比如说有人问你做完《蜻蜓之眼》下一步做什么?这个问题其实没有办法回答,我只能说如果我还有精力,我仍然是对一个社会命运关注的人,或者对中国现场非常关注的人。如果我有新的话要说,那我一定会去找新的说话的方法。”

必威 7

徐冰看上去有点累。

徐冰,版画家、当代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现工作、生活于北京。1987年获中央美术学院硕士学位,1991年完成成名作《析世鉴——天书》,此后陆续完成《新英文书法》《地书》《凤凰》等作品。1999年获得美国文化界最高奖--麦克阿瑟奖(MacArthur Award),作品见展于世界各地美术馆、博物馆。

徐冰谈道,艺术家一辈子都在建造属于自己闭合的圆。“只要你是真诚的,这些作品不管什么形式,或者大或者小,不管多早和近期,其实最后它们之间的这种关系都在建造闭合的体系。过去的作品其实完全是对后来作品一种解释,我从早期作品——早期的版画里就可以看到后来的《地书》《蜻蜓之眼》这些作品,即早期作品里已经蕴含了这样一种兴趣和一种手法。虽然它们表现形式和材料非常不同,而这个新的作品是对过去的作品中存在着一种有价值的东西、并没有被充分意识到的部分的提示。”

徐冰,《鬼打墙》,1990-1991,综合媒材装置,宣纸、墨、土、石,中央拓片:31 m /片,两侧拓片:13 m /片。图片由徐冰工作室提供。

站在《天书》旁边,两个来参观的观众进行了这样一番对话:

另据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官网介绍,此次徐冰个展将从7月21日展至10月18日 ,是徐冰在北京地区最全面的回顾性个展,力图全面梳理其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至今四十余年的创作历程,其作品类型囊括以版画、素描、装置、文献记录、手稿、影像、纪录片等,共计60余件。

必威 8

在此基础上,展览分为三个部分,以呈现艺术家创作思想中的重要转折点。《天书》、《鬼打墙》、《背后的故事》等作品展示徐冰对于意指系统、文本性与语言困境的冥思,《A, B, C…》与《英文方块字书法》等作品记录了艺术家在文化杂糅、文化差异和跨文化语境等方面的实践探索,作品《烟草计划》、《地书》以及艺术家的首部电影长片《蜻蜓之眼》则共同探讨了在过去的百年间席卷中国及整个世界的经济与地缘政治转变。此外,展览还将展出徐冰于中学时期摹写的《多宝塔碑》临帖;艺术家依据北宋郭熙的作品特地为UCCA创作的“背后的故事”系列新作《树色平远图》也将在大展厅中呈现。

——“你看懂了吗?”

地书

必威 9

——“没,可以看懂的话怎么叫‘天书’呢。”

1970年代,在北京山区插队务农的徐冰与当地农民和知青共同创办了手工油印刊物《烂漫山花》,艺术家在这个过程中积累了许多对于汉字间架结构设计中所蕴含的社会政治涵义的认识,而乡村民俗也为艺术家提供了吸收借鉴传统文化的土壤;1970年代末至1980年代中期,徐冰创作了以《碎玉集》为总题的袖珍木刻版画,并对版画语言特性进行创新探索,其作品《五个复数系列》具有突破性的实验特质。

徐冰,《艺术为人民》,1999,综合媒材装置/旗帜,电脑喷绘。图片由徐冰工作室提供。

但在徐冰眼中,“懂”与“不懂”并不是一组属于艺术作品的概念:“好的艺术作品,它里面一定有很多方向的阐释和意义的指向。”每个人都有对艺术作品的解读权,而对徐冰的作品而言,有时是当你感受到“看不懂”的冲击感,就意味着你已经“懂”了。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艺术家,转载请注明出处:本展览是徐冰在北京地区最全面的回顾性个展,

关键词: